首页 > 君不见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9章

23.

阿君连游荡在辰溪院里,徐素云并没。再者他手头任务紧,候也抽出精力来和阿君打闹,索性让她自个儿玩去。

徐素云本想在阿君身上映证些事,奈何都抽出手,过的他心底的猜想是越来越强烈,总觉着那是真相。

徐素云正坐在竹林里石桌旁,等他的同伴到来。借着空隙,和阿君聊几句。

阿君自己在那边:“里设好多法阵啊。”

“伤到没?”徐素云知道些伤她,过是打趣句。

阿君直摇头:“是觉着辰溪院活着太累。”

“他们甘之如饴也是准的。”

“我听见他们要找澜珀回事。”

样子啊。”徐素云他们也常在讨论件事,因此对阿君句话没反应,只是想知道她的下句话是什

是觉得,个世界的东西,强留下来对自己没什好处。”

闻言,徐素云轻轻笑声,问她:“你听过五陵的传?”

“听过些。”阿君来久,虽然每天好像是只知道跟着人打转,但什八卦秘闻多多少少都听耳朵。。

“神已经很久没下界,据最近的是清源。后来他的尸身分葬五地,所以五陵。”

阿君见他神情些凝重,又好像派轻松,总之看起来并好,便问:“所以你们其实是守墓人?”

若是便好吧。徐素云无端地想。意识到个想法,他暗暗摇摇头。

“我去玩啊,会儿见。”阿君,她看到几个人已经过来完她个漂身知道又荡去哪里。

虽然她也听过关于五陵由来的法,但她每听到回,心里高兴回。因此,现在心里也闷闷的。只想着跑到哪棵大树上看月亮。

于是阿君在树林里撞见宇槿,还个人——准确来,应该是候显神格,神界人借着具身体传达他的意志,到人间来。

阿君脑海里下子闪过很多她抓住的东西。

她听见个人对宇槿:“她意予你性命,我会逆她的意思。”冰冰凉凉的,好像还带丝讽意。

阿君听见宇槿近乎痛苦地问:“她是谁?”

——原来是她啊。

阿君心里忽然想法,她心里又是万分笃定。

她想起千年前她刚到冥界的候。

她那个候其实见过宇槿,难怪她总觉着宇槿些熟悉。

原来她是那个和夜换命格的人啊。

阿君又觉得自己其实在更早的候见过她,比在冥界的候还要早。

那个人……似乎些顽劣,浑身像张开刺似的,好像周边都是恶意,她亦与整界为敌。

她是真的见过她。阿君想。过那个候对方还是个小孩子。

她那候觉着对方像什来着,好像是块冥顽灵的石头。

,她当还想着,人如其名。

阿君又看看对面的两人,心里直疑惑自己脑袋里怎冒出多东西。

她瞧着对面发呆,又知道神游到哪里。

然后她被对面那个人瞧见过他已经离开里。

只留下个宇槿还在那里无声落泪。

命格事,好像也谁对,也谁错。

阿君禁又想,那夜又到哪里去?她还记得辰在她耳边夜又被罚去泡千年的冰水坏身子。

而听刚才那个人的话,他是认识夜的。

阿君决定,她接下来要跟着宇槿看看。

起来,其实她觉得,她相对于那些往生人来,她很自由。

他们很脆弱啊。

阿君又想,她现在都瞧见他们

所以她现在很怀疑自己是是连往生人也是。

24.

宇槿身边并没事,除去偶尔几个奇怪的人,切都是日常,没什值得提。

阿君依旧自个儿跑树上看阳光,看月亮,透过她的掌心,她的指间。

宇槿她们的住所院里棵很大的枫树,阿君很乐意到里来。每当风翻飞叶片的候,她很喜欢听那种飒飒泠泠的声音。

知道是是在徐素云那里吃太多,所以她间以来没吃什东西也没觉着好像少

阿君段日子总是莫名闪过些记忆的片段。她确定那是自己的,但她又能真切地想起来。

里的几个女孩子都藏着自己的烦恼,可解的,无解的。阿君也并能知其二,算她知道,她也做,共情个东西,候只是泛滥,于事情本身并没益处。阿君想。

阿君在树上回看老房子眼,忍住想,如果徐素空遇见徐景荁,她会疑问?她身上实在没魂灵的气息,但她活生生的——她算个人。

阿君又抬眼看看上边的树叶,叶片的棱角好像切碎阳光,折出分明的光线来。

是她自己也算个人。

阿君心里又生出难过来,毕竟她本来知道

清源个地方,其实让她很是熟悉。阿君总觉得自己是来过儿的,并且做些什事——现在看来,她大概是后悔的,只是她什都想起来。

起来,宇槿身上并没她模糊记忆里的那种尖利,大概和花草般,移盆子,换土,生出它的别样艳丽来

所以,只是让换罢

夜又是什样的人呢?

26.

阿君觉得自己是混混沌沌的,又觉得自己脑子清明少。

天,她遇见辰。

辰显然没料到她会在儿,满心地以为她还在弋湝原身边。

阿君问他:“辰,你怎?”

“我来里看看老朋友怎。”些讷讷的。

“带我去看看吧。”阿君想知道是是自己想的那个人。

辰应声好,便又问她:“……您都想起来?”

阿君管他突然的敬称,只是老实答:“没是觉得边很熟悉,好像遇见老熟人样。”

样啊。”辰又好像是失望。

阿君又:“你是要去看?我在里遇见她以前给换命格的小孩儿。”

“是她。”辰倒是惊奇阿君还给记着。实话,按着阿君现在样的状况,他总觉着阿君其实忆起来多少事,也记住多少事。

答,阿君:“我记得你她被冰水伤身体。”

:“是没办法的事,夜本来投生,来人界,她投生的个人也是个普通人,应该到清源边来,但谁能想得到呢?”

阿君觉得些新奇:“原来神也能彻底地掌管命运啊。”

辰若所思:“大概真正的‘神’在掌握我们的命运吧。”

“啊……我傻话呢……”

阿君忽然瞬间觉得稳重成熟的辰其实挺幼稚的,总之是没她想的那成熟。

27.

日子天天的过,阿君而会瞅瞅宇槿,又而去瞅夜。

实在的,她很喜欢看夜摆在阳台上的那两盆花。盆莲台,盆岛锦。现在阿君常常是大半天。

阿君隐约是记着,夜和她的学生,她离开清源把莲台送给他。个学生是当噬魂的那个人。

阿君觉得吧,好多人都好多故事。

她自己也是故事的,只是她还没想起来。

真的,个人挺平和的,像阿君当在冥界见到的那样咄咄逼人,只能她那候是在盛怒之下。所以个人脾气好起来的候是极好的,但坏起来的后也够人喝壶的。

过阿君觉得自己没看错的是,个人是个烂好人。

真的是个烂好人。

所以当是什让她那样勃然大怒呢?

阿君还觉得,自己很久很久以前好像是听过“夜”个名字。只是“夜”字到底好,大概引来过少人的冷眼。

夜的邻居是个厉害的家伙,阿君在学校里见到他的第,心里知道他绝对好惹。她还觉得,个人和她们是天敌。

也许是所谓的“蛇蝎美人”。

阿君想。

阿君记得过,他次又罚下界来,是为解决她以前留下的烂摊子。他还,他们是见得她好,才在她虚弱又叫她下界来。明明是投生成普通人,又偏偏弄成如今局面。

阿君那在旁边听着,在想,神界也是乱啊。她又想,辰和夜的交情定很深,辰现在还在为夜愤愤平。

只是名字里已经冠上”字,还是样遭人奚落

到底,他们也只是新的神的后代。在以前还没姓字划分的候,那些辈分高的神其实也是谁都能瞧得上眼。

阿君想到都是极其直接地,并没怀疑,好像是常识样刻在她脑子里。现在她想到个东西,极其自然地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