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君不见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章

5.

对阿君来说,“界”可真是一个新鲜词。

又觉得九辰厚道。

之前九辰说,要走到桥上,现在又和说要带界。这么看来,困在这桥边上没过桥显得些可笑了。

九辰又和说:“已经替选好了命格,这会儿,好好地撮合爹爹妈妈,能够安心地过投胎了。”

阿君可没听说往生还这么麻烦禁问:“爹和该是早定好了么?”

九辰解释:“命格应运而生,多少都在抢这份机缘呢,然哪来命格好好、贵说法?”

阿君指着河面上新来一条船,道:“那他……那他都是先撮合自己父母,才能投胎么?”

“这是自然。”

“若是撮合成,或者被抢了先机,他该怎么办?”

“再回到这桥上喝一回汤,饮一回河水,坐一回船。”

阿君心里暗道,难怪说那汤是大补之物,想来在投胎机缘抢夺,必是一番激烈景象,劳心劳神,回来是该要好好补一补。

“所以说,很多都在和抢父母,爹还爹,妈还妈?话,他今生可能在一起了?”

九辰一脸“自然如此”表情。

九辰又说:“话,后面弟弟妹妹更没可能出世了。”

阿君问:“九辰,做那拆了姻亲棒子,还是做撮合红线?前者是是太道义了?”

这得伤了多少心?

过这也怪阿君这么想,现在实在是点无欲无求。

连离开这里投胎重生愿望也是没,自然见着什么都想发善心。

九辰说:“姑奶奶,要拆了他姻亲,他也要拆了姻亲,大家都是彼此彼此,往,没什么道义道义说法,没必要在这上边心软。”

阿君说:“可是投胎呀。”

听了那么多故事,界还没什么太多想法。

九辰复问:“要讲道义是?”

“自然。”

忍心弟弟妹妹无法投胎转世吗?”

弟弟妹妹。”

九辰禁想,哪里痴傻样子,脑袋分明还是清明

阿君还道:“鬼差大哥还交代帮着他办些事,这些事可要紧多了,办这些事心里也高兴些。”

九辰便想,他可当起您这一声“大哥”。过阿君在这里待得太久了,他好容易抽出身来,必须赶紧地把阿君带过

“是渡魂使吗?渡魂话,更合适了。渡魂单单是渡引执念极重刚离世魂,也渡无法转世投胎魂。心疼他,大可以试一试。”

九辰垂下眸子看向那河边渡口上船,又说:“他上了船,也未必真能如愿抵达界。河流湍险,总掉下河。若是幸运捞了起来,尚可以再回这桥上来。若是捞起来,流落三界,也是可怜很。要是在界碰上他,也可引一引。”

阿君问:“为什么还放任他掉下河?”

“命格允,与苦涅槃。”

能知晓在界时作为命格,却知晓自己本身命格。

九辰觉得,神也好,鬼也罢,都别自视甚高为好。

阿君觉得自己被说动了,因为觉得静如古井心里了一丝波动。

答应了和九辰界,却忘了同他索要“渡魂使”证明,尽管早把自己当做“渡魂使”了。

是直接被九辰带界,而没同他一般,还要经过上桥喝汤、河饮水、渡口登船这一系列操作。

还以为这是因为“渡魂使”方便。

其实,阿君是算上“渡魂使”

6.

一到界,阿君被阳光迷了眼。

对于习惯了灰蒙蒙色调阿君来说,碧蓝天空实在给了很大视觉刺激。漫山遍野鲜花叫住打了个喷嚏。

阿君擤了擤鼻子,紧跟在九辰后面。

九辰问:“还好吗?”

阿君老实答他:“还好。”

九辰说:“上次带一个过来,许久没闻到这些气味,一下子吐了出来。”

阿君皱着眉:“他身子太弱了。”

阿君又想到九辰说坐船时还会多颠簸,更觉得降生这条路太苦了。

从远处飞来,和招呼:“阿君,桥边阿君,是呀?”

都是鬼,往生后会断了羁绊,在鬼途中所遇终究是萍水相逢,所以鬼是交朋友

阿君自然也没交友,桥上停留时间都短,除却那几个痴心还能混个脸熟,旁都是还没打个照面已经匆匆过了。

更何况,算交了友,那也是留

阿君在桥边待了那么久,能叫出这么个名号来,觉得奇怪。虽然现在隐约觉得哪里对。

确认了是阿君,他说:“终于舍得从桥上下来啦。对了,找好父母了吗?没话可以到那儿看看,愿意话,到时做对兄妹未尝可。”

看到阿君还是状况外样子,他继续说:“呀?他这一对可只能生两胎了,话,另外找了。说,现在好容易才稳定了他俩感情,要是愿意,在后面捡个现成介意是想找个熟唠嗑。还天降现在还死心,过来话,要和一起防着天降孩子。觉得用太担心,现在见到天降他孩子也妈生。”

阿君还在捋着自己思路,隐约觉得自己被骗了。

阿君问:“怎么还记得是说在河边喝了水,把一切都忘了吗?”

那个说:“忘是生前事,等真正忘了,是出生时候……唔,如果非要说什么水让都忘了话……”

说到这里他还思索了一阵,接着带上了一抹笑:“那只能是羊水了……”

他看着阿君,又说:“知道要是愿意做妹妹话,很高兴。”

他上桥时候,听到指着说“桥上阿君”,他当时看着想,要是过了桥,他很愿意做哥哥。因为让他觉得些可怜。

他当时还走了过叫阿君和他一起走。

过阿君显然忘记了这一号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催道:“阿君,快一点,要回了,走远了能过来找了。”

九辰这时候出声道:“很抱歉,已经找好父母了,刚刚阿君还没来得及告诉,浪费了这些时间。还是先回吧,祝愿父母感情稳定长久。”

对面介意,好容易见到个认识说了一大段,他还是很开心过他没来得及道别,瞬间被一条线牵扯了回

阿君说:“九辰,身上没和他一样线。”

九辰说:“是渡魂使嘛,相对自由一些。”

“那条线是做什么?”

“是用来和父母牵绊。如果身上线能和父母绑在一起,说明和他缘分,只能另外找个目标试试。”

“要是非要和他在一起呢?”

“那是死胎了。”

“要是找了对喜欢父母呢?”

“在降生面前,喜喜欢多大用处呢?过,听说早夭小孩,大多是这个缘故。”

阿君问:“刚才那个为什么一副肯定适合做他妹妹样子?和他父母缘吗?”

“如果是合适血亲话,他之间是感应。”

合适硬要做血亲呢?”

“他生下来后,会和。兄弟阋墙,姐妹成仇。”

“他一生几个孩子都是定了吗?”

“这是自然。”

“换了伴侣,小孩?”

“嗯,比如说一个女子想要生个女儿,但连续几胎都是儿子,这是因为和现任伴侣命里没女儿。如果执意要个女儿,只能另外找一个了。”

“那这种情况?父母缘分,但生下来是个死胎。”

“也是。”

“还那些娶、孤独终老呢?那又是怎么回事?”

“要么是命该如此,和要降生鬼无缘,因此没给他配成对,是配成了对,命里没小孩,该分开还是要分开。要么是鬼太想往生了,硬给配成对,伤伤己,个好结局。”

九辰还补充道:“降生之前苦了些,得和他抢夺生机。还,将要入母腹中与肉身结合,还被临来一脚拆了,功亏一篑。选定父母是注定了天生一对,别是想拆也拆。”

阿君问:“什么时候才能和腹中肉身结合?”

“母亲临盆时候,到世来,那是必经第一苦。过了那关,只能回冥界,再来尝试。”

“婴儿到时候怎么争得过其他?”

阿君觉得,降生真苦,处处都是坑。

生前要找父母,牵情丝促成对,斩情缘结新欢。做了后,自己生轨迹也受自己控制,反倒像是玩物一般。仿佛是生前作弄了,成了来作弄自己,为前事偿还了。

九辰问:“还什么想问吗?”

选好了命格,现在到了这里,分明是自己随缘找,这又是怎么回事?”

和他。”

阿君觉得自己也问出什么,转而问他:“生前叫什么名字?”

见九辰一时如临大敌又好像左右为难样子,阿君又问:“叫阿君吗?”

“自然是。”

阿君觉得这是巧合。

也觉得,自己被九辰骗了。

又问:“父母是天生一对吗?”

“自然是。”

阿君觉得这可算是一个好消息了。

这时候已经走出了好远,远远地能看见一座城市落在山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