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君不见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6章

13.

眼前似乎认识自

看着一个身形缥缈女子在自面前落地,如是想着。

据说渡魂使全身素白,不缀饰,不妆容。长发披散,不能簪饰。

想到自这一身碧色罗裙,虽说自记忆以来就穿一千年,在这女子面前可谓是很亮眼

却说这女子双手平叠,朝前给个揖礼。

抬起头,才得以细细打量。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觉得衬得紧。

还和些话,大意就是:看到你安好,我很高兴。

就更确定是认识自不由想:莫不是“桥上”传得太广

后面又来一个渡魂使,他一见,喜意一下子就溢于言表,不过还是埋头给个揖,便到一旁站着

不知道为什么,一时之间就红眼眶。不过只是瞬间感觉,并没叫他们看出什么。

刚才还在想,怕不是徐素没把给送回去,就先被这两个渡魂使给渡回去

却说那女渡魂使给男渡魂使使眼神,正是一副“果然如此”模样,神色间却带上几分哀戚。

觉得他俩些瘦得可怜,便将怀里纸袋子拿出去,问他们:“你们要拿些过去吃吗?”

那女子笑着婉拒,又叫保重身体

称呼自“您”,而且对自敬意和喜意都不像作假,想,难不成这是因为九辰缘故?

之前就说过,“九”字贵重。九辰名字里“九”字,必然就是那一族对此些模糊印象,自神以姓氏划分族群后,“九”字一族是极威严

沾上九辰这层关系,想必愿意对示好

这时候就又想,到底该不该是鬼?还是说现今没什么执念,所以渡魂使不渡

这时,便听见徐素遥遥地在那边喊:“!”

闻言,那男子一股子不悦赫然露在脸上。这番亲昵,未免逾越。若是可以,他必然要过去好好教训一番。

都说渡魂使是个高傲主儿,却见那两个渡魂使在那儿乖乖巧巧,一副任采撷样子,徐素就更觉自猜测是正确

听到徐素声音,才想起自烦恼来,手上丝线自这会儿可还不能解开呢。

不管是不是鬼,现在还是赶紧离开徐素为上,现在可不想满足徐素那养女儿恶趣味

于是,赶忙朝那两个渡魂使挥挥自胳膊,希望他俩能帮自把这丝线解

渡魂使知晓意思,那个男子便上前来,无非是伸手一捻,那线就彻底断。他对徐素不满,不只断线,还叫徐素一时之间灵力动乱。

对他而言,徐素如此大胆,他可不认为自下手多重。如此一来,能叫徐素长点记性。

徐素眼里那层蓝色顷刻之间散去,犹如被冥道打出,他一时痛苦地坐在石阶上调理自气息。

这没头没脑攻击让他些发蒙。

他确定自是被渡魂使攻击

徐素身上痛感这时候散去不少,才开始思考刚才是怎么回事。

他们在制鬼一术上,可以说是渡魂使合作伙伴。徐素还没听过被渡魂使主动攻击案例。

而且这渡魂使果真不是一般,徐素暗道他这时可没办法追踪下落

徐素又想,不论是什么身份,和这两个渡魂使是一定某些渊源

下次再碰上,他可不会轻易放

14.

欢快地和渡魂使道别,就去寻弋涟原们。

先前和徐素在外边逗留太久,这时找见弋涟原们时,已是回到住处。

远离如不夜天那条街道,身上又没徐素束缚,在这住所周围随意晃悠,心里是说不出闲适。

却说弋涟原在看来实在是一个别扭,虽然另一个朋友是——这该是臭味相投。

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弋涟原对弋湝原是打从心底恐惧,这样不顾一切地想要朝外走去,不知道是为什么。

弋湝原看向时眼里那股子温柔可不会作假,并不觉得弋湝原会害。只是身上妖纹,目前没法知道它确切来历,不过是在心里猜个一二。

还想起,今晚早些时候,弋涟原带着妹妹见一个同学。

当时心里一下子生出危机感——要是弋涟原被拐走该怎么办?

弋沫原那时表情挺耐寻味,暗里一直在打量着弋涟原这个男同学。

按弋涟原说法,们小时候在陵就是同学,已经多年不见。

在紧张地盯着他们两个,却瞧见往生线头,那股子紧张感才算是淡些。

到底还是记得自界来,是要投胎转生

现在,弋沫原显然又把话题带到转圜余地。

刚从窗口窜进来,就听见弋沫原在说:“姐姐,你真觉得,自能和家里断个干净吗?”

得到便是弋涟原沉默和凝着冷色深情,显然是打算,并不想多说。

窥探喜好,尤其还是现下这样尴尬场面。

便又从窗户边窜出去。

其实除去鬼乱,今晚不失为一个好夜色。

好花好月,好风好水。

觉得,自从界来后,格外喜欢透过手心看东西。透明是不为证据,所见事物带着这个世界温存。

此时,一个扑在院里大树树杈子上,隔着手心看月亮。耳边是叶片翻飞声音,身上带着清风鼓起袖袍,鼻尖闻着淡淡花香。

如果生成势必要好好珍惜这间。

是这样想

渡魂使给感觉很悲伤。

那些灵魂很易碎。

特意问今晚鬼动事情,渡魂使回答说这不归他们管。

他们说这话时候,脸上却是小心翼翼

便觉得,自是不是狐假虎威过头,竟叫他们生出这样神色。

15.

一把弋沫原送走,弋涟原整个好像都快活不少。

在一边看着,觉得弋涟原对心结还是早解为好。不然这投胎转世活计接下来可不好搞。

作为一只就要转生鬼,就是转生现在是无聊紧。

实话实说,在这屋子里转悠,竟然都没瞧见一个身上转生线头

不想去找别闲话,毕竟忙着堵情敌、拉情缘、夺生机可不在少数。这么闲着其实挺好

电视里突然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从现场临时画面里瞧出不对劲。

正在看着电视徐素空担忧地说:“槿今天去那里玩。”

视线在屏幕停留几秒,接着就窜身往那边飞去。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心里股直觉在催赶快过去,尽管觉得很危险。

这时候天已经入夜,除去夜风,游乐场里好像死寂一般沉默。

碰见等候在外渡魂使。

这一次,看来是会多,而且怨念不是一般大。

瞧见一个年轻男孩借势破阵——很羡慕他绝对力量。不过不太理解这个为什么要这般努力地隐藏自,好似在与什么划分界线一样。

还看见昨晚弋涟原给妹妹介绍同学,他身上似乎带着一些神力——而他分明是妖族。不过看他此行只为除害,不去多想。

这场危机在适宜时机被解决

便见到被带来清场晶烨,这块嗜血灵石。当然,“嗜血”是

这块灵石确实救回一些命。

便想,那么它到间来,总不能算错

这只看起来温柔又残暴精灵。

刚才看到一些记忆,关于晶烨,又似乎关于

能肯定是,以前来过这里,并且很失意。

晶烨给感觉很失意,很孤独,很不自由。

看着往来过来清场宫山阁,心里又些沉重。

视线些发散,并没具体聚焦在哪一个事物上。

坚信刚刚所见是不会错

终于经磋磨变得润滑玉石,日久天长生出灵智,化为精灵。

一入世便沾染鲜血,困步于死堆里,日夜看着苦痛。

这便是晶烨。

还沉在自思绪里,就听见,分明还些意外:“?”

一看,是徐素。危机感一下子油然而生。

昨晚对徐素可算不上友好,这时见他,心里忍不住发虚。身随意动,一下子往后窜出好远。

但徐素哪里会轻易放过,又不知使出什么法子缚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