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君不见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7章

16.

云说:“你不是鬼。”

肚子气,听这么句话,回他:“我本来就不是!”

不过是求渡魂使帮把那线解,至于让他像现这样对严防死守吗?

又听他承认自己不是鬼,因此补句:“你是不是更应该放我走?”

都要破晓,这夜下来阿觉得自己就有离开过他视线,是往生人,睡不睡都无所谓,但看云这个样子,阿怀疑他是不是魔怔,要不然就只能是记恨向渡魂使求助事。

云挑挑眉,说:“急什么?我乖女儿还吃完东西呢。”

时间就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毕竟算吃人嘴软来着。如此,往嘴里塞零食手也慢下来,零食好像也有点不香

要说云也是怪,拘回来,路上不苟言笑房间,就捡各种零食往怀里塞。阿很怀疑云是不是还沉浸扮演父女家家酒里。

云见如此,又开包零食塞手里,还说:“唔,那包吃腻就换这包。”

看他面上实什么异色,就试探道:“我渴……”

就见云眉开眼笑:“哎呀呀,真不容易,乖女儿终于学会向爸爸撒娇。”说着就起身去旁给杯热水,放回来时,还说:“小心烫哦。”

又犹豫会儿,才说:“……厕所……厕所哪儿?”

不是只鬼。云如是想。阿和那两个渡魂使站画面下子又出现脑海里。

不过现不用术法开眼话,还是人能见

却说阿从卫生间里出来,莫名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实体化不由对着灯看自己手,不出意外地,还是透过自己手心看灯管。

此之前,虽然阿东西吃归吃,却从来有过要去上厕所冲动。

是以前吃太少?这又显然不是。爹弋湝原是很乐意投喂,他还说很乐意见这个样子。阿总觉得爹这是明晃晃地说犯蠢,也不知道这是他什么恶趣味。

不过阿觉得有点想

又想,既然是往生人话,就应该和别人样待自己父母身边才对。

也说不出来为什么,竟然也开始怀念桥边上时候。那里虽然有日子概念,像是有色彩世界,身旁也只有匆匆走上桥去鬼魂,也只能盯着下面那条静静黑色河,看看它什么时候会翻起朵浪花。

总该是那里待得太久,所以游乐场上瞬间看见那片红时,总觉得十分刺目。

天色熹微,云说:“阿,该出发。”

这话虽然是提醒,有商量意味。阿有挣脱办法,自然只能是他去哪儿,就跟哪儿。

17.

不知道冥道,因为云好像不用开眼也能看

他们坐个马车里,现路上。

马车里自然坐不止个人,还有他几个同门。

弋湝原身边时,阿爹耳边吐槽过,都已经有更快途径,不弄个瞬移术话坐个小汽车也可以,怎么还要坐马车上慢悠悠地走回?

爹就轻轻地笑声。

他说:“可是阿,总得要让人知道你来过呀。”

就嘀咕,合着马车他们就身份不成?

虽说爹更爱坐马车错,但阿还瞧见有人坐上马车后晕车,吐那叫个惨不忍睹。阿就觉得他们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桥边坐着时候,总归是瞧见还有人弄代步工具上桥去就想,难不成他们都知道大家死后都有太大差别,所以要生前极尽风光?

自然,这些都是阿爹闭目养神留车里车外乱窜时候,百无聊赖就发散思维用来消磨时光想法。

,该说是庆幸车里有好几个人,阿也能旁听他们说个热闹。

他们这次是把放宫山阁多日晶烨带回去,所以规格上还是要以马车来接待。

不过阿听他们说法,这次把晶烨拿宫山阁来似乎是秘而不宣,后来碰见游乐场事故就直接拿游乐场去,于是有足够理由用车队去迎回它。

……阿觉得他们做事是不是太不干净?还是大家都知道只是当做看见?但是连个鬼都能知道问题,别人会不明白?

马车顶上,看着底下疾驰几匹骏马发呆。

18.

宫山阁这么久,这次回去以后,可算不用再过来。”

“你这话是不是太不应该啊?多少人想来宫山阁还来不呢,辰溪院学生挤破头还有几个能过来,你这话叫他们听见不得打死你?”

“哎,你们听说晶烨事吗?就是四十年那件事……”

“不要乱说,这次噬魂阵残局还是用晶烨去收拾,这不是说明晶烨直好好吗?不要外面听风就是雨,家里有什么问题难道不该是我们先知道?”

“先不说这个,你们听说宫山阁这次要找澜珀吗?”

“每年不是都说找吗?”

“这次不样……哎,就是百年前宫山阁发生那桩血案你们知道吧?我听说有人发现疑似目标……”

“真百年前血案诶,宫山阁自己说法你们信吗?我看那件事就是他们自己作恶自食其果,有什么凶手,这些就是他们说出来糊弄人。”

“我说,宫山阁也有你说这么不堪吧……”

“那是你道行太浅,要我信他们鬼话,还不如叫我信晶烨又出什么事。”

“不说这个,辰溪茶会就要,你们时候去吗?”

“啊,我那时候要去看我妹妹。”

“我弟时也该结业,不过那时候我走不开。”

“我还是临渊花会时候去看看花吧。”

“你那是要去看花吗?怕不是偷偷地想人家姑娘好久呢!”

又是哄笑。

……

“阿云,这次回去你该休息。”

云自上车后就旁打盹,有人出声。

“对呀,阿云,这两天见你都什么精神。”

“上次清源观那里守完阵后,我回去也歇大半天呢,阿云这两天都是连轴转,肯定累。”

云应付他们几声,半张开眼看阿正盘着腿坐空中吃零食,俨然副吃瓜群众样子,于是又睡过去

车里渐渐安静下来,乏乏,睡睡。

毕竟是被云缚住,阿不能离他太远,于是又坐车顶上,吹着风,吃着零食。

两旁山花烂漫,有时迎来阵香风。

19.

想过自己云身旁醒来。

或者说想过自己会睡过去。想刚来人界时候,爹睡就满世界地去疯,站枝头上看看月亮,或者趴树杈子旁看看鸟窝,再不济跑山上去吹吹风,幸运点或许能听见几声狼嚎,天亮后再回爹跟前来卖乖。

这时候就要感叹马车宽大来,也不得不说云占个好位置。

眨巴眨巴眼睛,只看侧脸,来得及说什么,也来得及把歪他肩上头扳回来,就见车上人互相招呼着“下车”、“”、“回见”等,纷纷起身下车。

如此,阿赶紧坐直身子,又下子站起来。然后发现个问题,能碰云。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之前阿只能接触食物,却是接触不,就是爹也不能碰

难不成已经实体化

心里突然有些慌。

果然应该快点回爹身边去。

虽然怀疑爹是不是认为哪里疯去

试着穿过车壁去看看,于是下子就窜车外。如此来回几次,心里更觉得奇怪又是怎么就碰云呢?

云还当贪玩,虚虚地朝空中拉把,就被不知哪里来力道给拉住。阿就想,定又是给什么线,只不过这次有看见。

试着伸手搭云肩上,手掌就切切实实地落云身上。

云把手从肩上拿下来牵着,说:“下车。”

问:“这是怎么回事?”

云却说:“阿,你饿吗?我们这里菌汤很好喝哦,会儿你定要好好尝尝。”说着就带着马车,和别人路招呼,句话也不和

有心思想吃直觉这定是云做什么手脚。

还是想不通,他都亲口承认不是鬼,怎么还把身边?要除鬼也该找真正鬼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