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言怀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0

因为刚怀孕不久,未显怀,紧急情况下书洛管那么多,才的剧烈奔跑时她什么事。然而这时,书洛的下腹传来阵剧痛。

她这时才道慌了,但她无暇此事,忍着痛问“为什么”。

“父母在这里,我办法很快带他们,洛洛你先吧,如果能活下来,我会去找你的。”

“呵。”书洛冷笑声,“天南地北都逃难的,兄长说要去扬州,最后不定会漂去哪。”

狠心,猛地推开。边往后退边说:“,你不和我我会恨你辈子。”说完,书洛转身回城,然而几步便跌倒在地,下腹的疼痛令她寸步难行,片血色从裤子上晕开。

体力耗尽,意识迷离,书洛下秒便昏了过去。

这才慌乱起来,横抱起书洛回了家。让母亲照顾好她,转身出门进城找了大夫。

大夫摇了摇头,什么也说就了。

看着床上躺着的爱,如鲠在喉,母亲坐在床边给书洛掖被子。

“孩子了就了吧,,可你不能负了家。”

“可娘……爹瘫痪在床,你腿脚也不好,我们得了么。”

“你不用管我们,和吧。”

“不行,我不能把你们丢在这里!”

“等丫头醒了你先送她回家去吧。”

“嗯。”

书洛回去,跪在府的正厅大堂内。

靠在易山的怀里哭个不停,易山和书河父子二愁眉苦脸,书洛身体抱恙,受不了车遥路远途中颠簸,不能马上动身启了,时不如何好。

直自惭形秽让书洛不要对你们说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家长辈坦白道。“我和她7,8岁便认识了,后来她学戏也因为看到我学才感兴趣的,都我的错。我不不负责任,而实在离不开北平,伯父伯母,有大哥。你们,你们赶紧带书洛吧。”

“我们从来就有说过会干涉她的感情,你们为什么藏到现在才肯说。”书河强忍着想打的心思,闭着眼捏着眉心调整心情。

“书洛不肯你们也得把她带,我……”

“你不道吗?这丫头从小性子倔,你不死也不会跟我们离开的。”

商量许久,个主意,先回了家。

母亲又和他秉烛谈了夜,劝说无法。

自古儿女最长情,书洛不过其中对。

母亲当晚便拿了主意,与父沟通过后,两为了儿子,下定了决心,这北平不日就要沦陷,穷苦活不下去的,与其苟延残喘不如趁早自我了结,当夜凌晨,二老便双双悬梁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