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言怀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2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翔。问晓来谁染得霜林绛?总离人泪千行。”

“丫头就能上台,再怎没有用,真明白为什师父要浪费时间教,真赔钱!”

……”魏息急红了眼,冲上前和这口遮拦的小混账扭打在块。

旁其他的孩子赶忙跑去知会师父,会,孟咎匆匆赶来。

像话,这都第几次了!按班子里的规矩,打板子,给狠狠打!”

魏息疼的咬破了唇没有开口狡辩句,回了自己的房间,就床边躺下,师父还心疼自己的。行罚的叔儿早就给孟咎知会过了,息女孩,能像对男孩子那样打那重。

门外传来轻柔稳重的脚步声,魏息耳根子灵,极小的声能给她听见,她忙将被子裹,侧过身面朝里。

房门“吱呀”声打开,孟咎侧身闪了进来,走到床边背对丫头坐下,双手抱臂。

“别装了,知道?”

魏息没有起身,就这,说:“师父,取这个名儿就因为女儿身,能上台唱?”

“胡说,这名儿的意思指的只要还活就该直唱下去,听那些个没念过书的混小子瞎说。”

希望能上台,可这年代允许,息天就口好嗓子,学又可惜。”

“师父,想继续好好练,等以后老了,带小徒弟,等老的唱动了,唱给听……”

魏息下子来了神,掀开被子爬起来,额头抵咎精干的肩背,但讲到最后,声弱了下去。

知道自己对师父的感情究竟像对父亲般的依赖,还……

喜欢。

天理伦常她都懂,师徒之间有道渡过去的河。

咎十几年如日的待她好,本血缘关系,仅仅比自己大了十五岁。

师父长相显小,刚过而立之年,看上去却始终二十出头的模样,乾旦青衣唱的尤其的好,自己五岁那年便开始跟在师父后面咿咿呀呀的唱。

戏折子上那些生欢死悲的情情爱爱,初时她懂,只觉好听,唱开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