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言怀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4

“……原姹紫嫣红开遍,似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赏心乐事谁家院。……”

魏息音立于孟无咎墓前,痴痴着,似乎能看见躺在里头的,对着那坟哑声说:“师父,我回。”

……

孟无咎自魏息音走后,饮冰茹檗,身体一如一,大夫说心病,郁结已久,只能自医。整个戏班子乱作一团。

只有知道,的药会回

奇怪的,死去之后,感觉自身体变轻,灵识脱离身体,只能在墓地周围徘徊。

久而久之,世间的记忆越越淡,忘记原先做什么的,又为何存在于此。看着墓碑,只知道自叫孟无咎,的坟,已经死

知几年过去,听见自坟头个女

“……观之足由缱,便赏遍十二亭台枉然。……”女道。

一曲罢,满面潸然。

“孟无咎,你给我取名儿,说我生该,还得到死,我魏息音后半生一直装作男儿,只为戏。”

她擦擦墓碑名字上的灰尘,继续说道:“可你知道,我学戏因为你,即使所有都说我,只要有你那一句话,我也坚持一生。只可惜,没能给你最后一曲。”

坟头的纸钱被火舌舔舐干净,碎成沫,风一扬,便吹散

“如今你,我的戏也。”魏息音眉头皱起,狠狠的说:“你我都敢说的话,今我在,只对你讲……”

“我下去找你,一起给阎王出戏,恳请许咱们世别再做师徒,到时候你可别再敢说爱我。”

“好。”

魏息音似乎幻听,她听见有应她,四处张望,然而荒林中空无一

孟无咎呆呆地看着坟前的知怎么,受控的开口冒个字,见她还做出反应,也一跳,仓皇逃走也跑远,就在离自的坟将近一里地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强大的力量拉进地底,回灵识真的该散吧,想。

一场萧瑟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