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梨言怀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3

“师父,你说我裹上布,化上妆,穿着厚底的鞋,拌男装去外面,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去唱角儿,怎样?”

行,你身好,离了这戏班,往后谁照顾你。”

“师父,你这都多大岁数了,还给我们找个师娘。”戚戚然。

桌上捣鼓着倒扣的茶盏,食指轻轻敲打着杯边沿,发出脆脆的响儿。孟无咎侧坐着,撑桌边,右手扶额,气氛又回到了十六前,捡回带回家交给母亲的那刻。

“奶奶走之前就希望你早点成个家,都这么多了你还是……”

“够了,,你心里还有长幼尊卑么,师父的事情轮的着你来管?”孟无咎语气急了起来:“若我成了家,往后谁来照顾你,怎么保证你师娘对你视如己出?”

孟无咎刚过弱冠之便接过整个戏班的重担,师父故去后没几,母亲走了。

就连想离开……

长久陪师父身边,是绝无可想离开的,如今她已过二八,正是少女碧玉华,因为与同师父亲近,身边开始传起风言风语。

师徒伦。

孟无咎看时,眼神与旁人的区别,她是体会到的,似那些那些同龄男般轻佻或痴迷,而是带着割舍去的眷恋。

时间是解药,同样是毒药。

第十七天丑时,带着早就收拾藏好的行囊,多是些男儿衣物,两套轻便的戏服,又点了些许细软,悄悄走了。

从此人浪迹江湖,听上去错,如是想。

只愿没了自己,师父过上更顺遂的生活,没有蜚语流言,再吃苦受累。

两行泪无声落下,随风散无尽的夜里。

这已经是第八次提出要走,孟无咎这回什么没说。孟无咎彻夜未眠,躲繁茂的树丛后面,眼见着她抚泪离开。

奈何有缘无分,缘起与十七前,终于此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