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际之追妻指南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3章

客厅内,一名少妇打扮女人坐组合式沙发

女人一头棕红色大波浪被一个水钻发卡半束脑后,两只耳垂下方挂着一对和发卡相同款式水滴状耳坠。完全西方女人立体五官上脸画着浓重妆容。

从楼上下来时远远就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质收腰长裙漂亮很有攻击性女人面色不太好

手上端着一只杯茶,十根手指头上都被涂上了鲜红色指甲油,此刻正一脸不耐烦喝着茶。

脚下步子顿了顿,随即踩着地板动静被刻意加大了几分。

女人很快就听到了渐渐近来脚步声,挪动了一下身体使到半侧过来,微一抬头正好看到向边走来不修边幅

“哦,我天,安德莉亚,是怎么了?”女人脸上不耐烦情绪全都被收敛起来。

把手中杯茶随手放茶几上,人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快走几步来到没什么精神又不打扮面前,脸上全是担心,“两个月没有联系我我问艾力管家他告诉我说生病了原来我还不信,现看到样我是真相信了。身体怎么样?”

“我还好,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看着露人一脸担心不似作假当下以为之前分析出了错。当下心中不由生起一股愧疚情绪。

正当被对方扶着坐到沙发上准备收起那阴谋论从而好好招待位不错人时,却不想接下来话如同一只只手掌啪啪啪地打脸上。

“没事就好,对了再过一年亚伯就要从卡莱恩学校毕业了,准备好他住处了吗?”

可能是因为客厅面只有两个人,所以说话方面露关心了几句之前就开始什么话都往外蹦了。

不知道前几天亚伯突然跑来找我说两个月他一直都联系,但是却不接他打给通讯。他很担心恳求我过来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还让我给带了一封信,嗯,我很好奇所以就偷偷拆开来看了看。”说到人冲着好一阵挑眉弄眼,然后小皮包拿出一封开口已经被拆信递到了面前。催促道:“快看看吧,那是一封优美情诗呢!”

突然有一种反胃冲动,不想接露手中信封但是却被性子急抓住了手,一把把信封强塞进

为手中烫手山芋而苦恼时,别墅外大门自动开启。

克人就站大门边上冲着大门外站比直年青男人微微躬身行礼。“欢迎回来少爷。”

“好久不见,艾克。”年青男人冲着艾克打招呼。

他走进花园,边往别墅走去边问艾克,“人现干什么?”

人走进来后就又将大门给关上了,走年青男人身后,他道:“露人来了,人正客厅陪着露人。”

年青男人还往别墅走脚步忽一顿,湖蓝色眼眸斜斜地扫向站身后克,“露人?”

“是。”

年青男人眉头一皱,“不是说安德莉亚已经进入第二阶段了吗?怎么还记得露那个女人?”

艾克被问语塞,半晌他才出声道歉,“抱歉,私下我问过凯尔医生个问题,但是凯尔医生他也解释不出人眼下情况。”

年青男人脚步再次迈动了起来,只不过一次他再也不是笔直向着别墅正门方向走去,而是准备绕过正门准备从侧门进去。

克见此很是沉默地跟身后,两人通过厨房后门走进别墅。

厨房内年青男人突然进来把正厨房正闲着休息人狠狠地吓了一跳,就所有人准备出声欢迎别墅男主人归来时艾克最先开口,“们都各做各,保持安静。”

厨房内众人听了艾话后很是自觉闭上了嘴巴,只不过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好奇与探究让眼神。

然而很可惜克出声制止他们时年青男人已经大步离开了厨房。

厨房与客厅中间隔着很长一段距离,只不过周围摆设都不是什么特别大摆件装饰,所以年青男人从厨房出来后要是没有后手准备话,他必定会被客厅两个人女人发现。

年青男人走出厨房时目光飞快一扫周围情况,下一刻他人几个飞步人已经无声站了一楼楼梯背面,个位置正好斜对着客厅沙发,而只要他不弄出声音客厅两人也就不会发现他

克站厨房大门口挡住了身后一群人射过来八卦视线,他轻轻重新关上厨房门,自己则是从厨房后门离开了。

客厅可不知道费力应付露人时有人正暗搓搓地偷听着对话。

“快拆开来看看吧,伯亚写首诗真非常好。”露人还催促着,“他告诉我为了写首诗他几乎半个月都没怎么睡觉,他很爱。”

手一抖,就差没把手上信封给丢到地上去。

忍着一身鸡皮疙瘩没有办法只好人灼热目光下微抖着手抽出信。

展开纸页才发现手上触感并不是以往经常接触触感,它很光滑没有半点糙糙感觉。

可随即想通了,星际时代人类基本上很少有人手写字了,他们更多是直接通过星际来进行交易。像手上拿着纸应该是星际人类仿出来“古代纸”了。

稍稍集中了下注意力,看着纸上写字:当老了,头发花白,睡意沉沉,倦坐炉边,取下本书来,慢慢读着,追梦当年眼神,那柔美神采与深幽晕影......

只是看了短短四行字接下来再也不想看下去了。

因为会儿脑海图书馆自动将首诗后继文字依依显现出来。然而就连出处它都给标注了出来。

拿着那张纸思维发散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声音,“说,是亚伯花了半个月时间为我所做情诗?”

“没错。”露人没有发现变化,还为亚伯说着好放。

“做为情人,亚伯他是真很浪漫,还能忍住?”

嘴角抽了抽,什么别扭,什么羞愧,什么羞耻,会儿直想赶紧把眼前位露人打发出去。

至于亚伯,拿着地球上著名诗人诗来骗人,他是把所有人当傻子了吗?抄袭狗还是滚粗好。

一次直接对星际时代那群考古学家印象跌到了谷底。

直接把手中纸团吧团吧扔进了茶几旁垃圾桶分解了。

“安德莉亚知道做什么吗?”露人气急败坏冲着吼道,来不急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张写着优美情诗眼前被粉碎分解。

也是被露人突如其来变化给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将手中信封也忍进了垃圾桶

人准备再次咆哮时壮着胆子对着冷冷道:“露先别急着生我气,回去问问亚伯,他所让交给我情诗真是他写而不是他直接抄了古典名人诗?”

人显然没有想到会抛出么大一个质疑,然而心清楚被丢掉情诗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哪怕心中非常愤怒,但是此刻却找不到半句能给亚伯开脱话。

因为脸上已经很明确表现出了曾看过那诗原著,为亚伯开脱那不是帮他,而是害自己。

很可能面前失去信任,那样想通过从而来接近弗雷就要完全泡汤了。

人轻咳了一声,吐了一口长长气,一脸遗憾地转移话题道:“哦,好吧,我竟没有想到亚伯他竟然是一个人。人可不能当情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他背叛了。”

人顿了顿,打开自己终端,手上头点了几下下一刻一张年青男人照片映入两人视线中。

道:“我还有几个不错苗子,选选看,看上了哪个回头我把他给留下。”

说完不停手指划过照片,力求么多小鲜肉找到喜欢那一口。

看着那一个个长相各有特色却又非常好看青年男人照片,内心无比纠结与震惊当下看露目光都不一样了。

反复询问着自己,种如同妈妈客人面前推销自己手底下美人儿感觉应该不是错觉吧。

等到露人终于停下声音喘口气时间直接打断话,顶着头皮发麻感觉问道:“有没有结实一点?他们,看起来都细胳膊细腿连弗雷一根手指头都比上不。”

人被话一噎,看看终上照片,脑海中再想到那个身姿挺拔闪耀无比男人,觉得眼前安德莉亚终于眼光正了一回。

关上终端,一脸遗憾站起身,“好吧好吧,既然些小少年安德莉来看不上,那我就再帮找找吧,等找到合适人我再来找。”

:“......”其实一个男人都不需要。

目送露人走出别墅,再由一名侍者送走,整个人几乎软趴趴沙发上,呼出一口气,一副劫后余生地喃喃道:“终于走了,简直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