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下情”翻车现场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二章

走进其中间吸烟室,发现地方设计巧妙,有悬空主体建筑之外的,像个延伸出去的玻璃容器。

其实吸烟站风景也挺好,郝么想。

他仰首往外,窗的周围嵌了彩灯,会儿变幻种颜色,外面的世界就他往日穿行的那个,此刻起来却点都真实。

个人安静地呆了几分钟,时间,还决定扫曾溢的雅兴,回去陪他。

他拉开吸烟室的门,却料迎面撞上个身材高挑的人。郝抬起头,只见正居高临下着他。

气势汹汹,高高上,傲然睥睨。

白天公司,大概也如此近的距离,郝却并未从对方身上察觉到如此强大的气场。

“刚挺帅的。”既然面对面撞上了,郝自然能再躲。

轻舔了下唇角,眼睛眨地盯着郝

那股让人安的氛围又来了,郝尴尬地微笑着点点头,既然对方回应,那他也当没到好了。

他刚往前步,只修长手臂拦住了他。嗓音含混,隐约夹杂些许耐烦,“你装什么装?”

被迫退回刚才的位置,目光闪躲:“唉……你说什么?”

迅速扫视前后,猛推了郝把,把人推进他刚才呆过的吸烟室。

种地方没有锁,就用只脚抵着门,声音嘶哑又急躁,“你有脸盲症?”

“没啊。”郝有点无辜地皱了皱眉,身上触即发的暴躁劲儿让他有点心虚。

耐烦地叹了口气,试图提醒郝,手指往地上点着,“上个月,个地方,发生了什么,你真忘了?”

上个月?

个地方?

发生了什么?

顺着个线索点点回忆,脸自觉就烧了起来。他怎么能忘了个,虽然他白天公司第眼见的时候确实没认出来,但随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上个月,他陪客户代表来里玩,遇到个挺对眼的小哥……要怪只能怪那天的灯光太迷幻,对方身上又好闻又温暖,然后他就亲手摧毁了单身多年的底线,知着了什么魔和那人去了宾馆……

虽然那天他喝了少,后面的事大多忘了,但依稀记得对方身材很错,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尤其亲吻他耳廓的时候,低沉的声线宛如暮色下的洪钟,让人安逸舒适。

决定装知道,然也太尴尬了,毕竟天亮以后再见面,他将的上司。

答,耐烦地靠近了些。他举动让两人间的气流瞬间流转,郝身上淡淡的香水味似有若无地荡漾开去。

吸嗅着那抹甘冽的香,眉头紧了又紧。

“哈……”郝无奈地偏过头。

却没准备给他躲避的机会,伸手扶正了郝的下巴,眼神肉眼可见变得狠厉,只胳膊撑上郝背后的玻璃墙,怒目直视的样子与刚才Dj台上呼风唤雨的夜场小王子形象判若两人,急喘间似乎有什么难听的话要蹦出来。

安静地等着,彼此凝视间他竟然还分了点神心里评价的长相,最后得出了个又俊又飒真挺好的结论。

然而什么都没说。他很快变了脸色,甚至还笑了下,露出酒窝的那种。

他拿指间掠过郝的耳朵尖儿,随后帮他把微微翻卷的衬衫领口理整齐。

“行吧,郝总监,咱们来日方长!”

说完句长腿收,吸烟室的门自动向内滑动,他潇洒转身低头出门,留下个漂亮的背影,只有磨砂门板微微晃动,映出外间走廊里七彩的光。

踩着个个光圈返回卡座,音乐依然沸腾,曾溢身边的女孩见了,他正和个男生聊得火热。

曾溢他过来,招了招手,“我表弟,夏泉。”

个名字,郝就知道曾溢想要做什么。他早就听曾溢说有个表弟叫夏泉,和他个gay,改天有机会介绍他们认识下。

自从几年前曾溢知道了他个精心掩藏着的秘密以后,总设法帮他安排种突兀的见面。大概直男眼中,个gay就能见钟情。

笑笑打了个招呼坐了夏泉对面,目光却下意识往台上扫。

已回到之前的位置,他禁松了口气。

夏泉大概常来种地方,加上性格内向,有些局促地握着啤酒,刚才和曾溢聊天时候的劲头全没了。

“刚聊什么呢,怎么到我就聊了。”郝想两人尴尬,没话找话。

曾溢笑着拍了拍夏泉的肩,“小子正跟我显摆呢,说把自己闷家里两个月搞出款游戏。”

“哇,挺厉害啊。”郝随口夸。

夏泉大概算得上种难得的肯定,眼里顿时冒出点光,“你感兴趣吗?我发给你玩玩。”

附和着点头,“好啊,我把邮箱给你。”

夏泉当即拿出手机,备忘录里记下了郝的电子邮箱。

台上,灯柱场内男女的身上游走,他眼就到郝个样貌清俊、穿着斯文的男孩手机对着手机。

股莫名邪火瞬间将他点燃。没等搭档暗示就自顾自推大了音量,紧跟着场内再次疯狂起来,尖叫声四起。

收起手机,心跳加速,他觉得刺耳的音乐针对他。

但当他再往台上的时候,丝眼神都没给他,只顾着跟随音乐挥动手臂似乎刻意避开了他的方向。

曾溢原本挺重视“三十岁生日”天,真到了其实也就那样,日子照常过,没什么特别的感触。凌晨点多他就蔫了,想到第二天还要去外地出差,呵欠连连地说如今天就到吧。

挽留,跟着曾溢和夏泉起出了“东宫”。

和里面火热的场面比起来,此刻外面的街头显得清冷许多。曾溢拉他们起等代驾,刻意创造机会给夏泉与郝多接触接触。

而夏泉明显辜负了表哥的番苦心,呵欠个接个,自己打了个车就先走了。

觉得小子挺有个性,笑着曾溢,“拜托兄弟以后别再安排种见面了,行吗?”

曾溢也有些悻悻,望着扬长而去的出租车冲郝耸肩,“我还为了你?”

“为了我什么?我为了满足当红娘的快|感。”

曾溢猛拍郝肩膀,“听说韩飞承要回来了,我得提前帮你找到下家。”

时隔多年,郝再次听到个名字,竟然时陌生到有点想起对方谁。

“他……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郝含笑把曾溢的手从肩膀推下去。

曾溢也出来郝真放下了还演戏,轻轻叹了口气,“行吧,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

两人正有句没句地闲扯,代驾跑了过来,拎着曾溢的车钥匙就去停车场取车。曾溢推郝的胳膊,“走吧,先送你回去。”

住的地方离直线距离远,走过去却要绕少地方。他正想着自己走回家吹吹风还蹭曾溢的车,辆出租停了脚边。

如就自己打车回去,往前走了步,从车上下来攥住了他的手腕。

和曾溢同时呆若木鸡,尤其曾溢,还参杂了副吃瓜戏的诡异神情。

“做什么?”郝已经顾上手腕被捏得生疼,声音变了调地问。

眼神清冷,甚至带着些屑,手下力道却重了又重。

没有要跟他上车的意思,压低声音他耳边威胁,“我给你个晚上的时间,来治治你的失忆症!”

心慌得厉害,比心慌更让他知所措的,他内心深处有点感受到那种徘徊男孩与男人之间的吸引力的。

总之,心跳的很快,本能却告诉他“糟糕”!

“有什么话好好说嘛。”曾溢上前,去拉的胳膊。他刚才店里大概也已经注意到了个长相和气质都很出众的Dj。

却连个眼神都给他,把郝又往自己身边拉了下,催促道,“上车!”

车门“砰”地声甩上,司机沉默着开动车子,连走过两个红灯,郝才反应过来自己竟鬼使神差地跟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