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下情”翻车现场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三章

出租车停在富丽堂皇酒店门口,郝玉琛不想当司机面让窦难看便车。

酒店旋转大门轻轻转动,水晶灯门童正懒洋洋地打呵欠,看到们连忙问好并热情地问是否有行李需要搬运。

完全忽视存在,推郝玉琛进旋转门,大阔步往前台走去。

“身份证!”窦回头,眼神冰冷,像把利刃将郝玉琛刺对穿。

郝玉琛喉头哽,“有什么话你说嘛,找咖啡厅也是样。”

副懒得听废话表情,自己上手往郝玉琛身上摸。

郝玉琛被窦弄得痒痒,再加上无意间看到前台小姐忍笑看表情,有点脸上挂不住,于是主动摸出钱包,抽出身份证递过去。

卡片,半眯眼睛看身份证上字,眼瞄到出生日期鼻腔轻轻“哼”声。

郝玉琛不知窦这句“哼”是什么意思,反正听进耳朵里有点怪怪

前台小姐很快办理手续,递上房卡时候声音甜蜜蜜地祝两人“入住愉快”,好像眼看穿们两今晚注定不会太平样子。

把郝玉琛身份证丢还给,自己顺指示牌先去电梯间。

郝玉琛磨磨唧唧跟上窦,走到电梯间时候有部电梯门刚好打开。

上行键让郝玉琛先进。郝玉琛顿时觉得自己像只待宰羔羊别无选择,低垂脑袋跟进去。

进电梯后并有与郝玉琛站得很近,两人间差不多还有距离。

郝玉琛因这份距离稍稍松口气,心想窦大概也只是因为自己假装有认出气。小公子要面子、脾气大,等进门哄几句,能哄几分算几分。

“叮……”电梯到们入住楼层,窦冷冷回看郝玉琛。

都已经到地步,再扭捏就显得有点作。于是郝玉琛鼓足勇气先步跨出电梯。

皮鞋踩在羊绒地毯上悄无声息软绵绵,郝玉琛问窦,“几号房间。”

依然冷脸,捏郝玉琛胳膊肘往前快走几步,找到房间推开门。

双人套房,布置温馨,空气中还有恬淡依兰香氛,郝玉琛觉得氛围有点不对。

只是想解释让小公子消消气,尽管依然准备好什么像样理由,而这氛围不管承认不承认更像是情人约会。

把刚插上卡亮起子全关,在漆黑中从身后紧紧抱住郝玉琛。

举动过于突然,让郝玉琛瞬间心惊肉跳、不知所措。

“大叔,你把年纪还扭捏什么劲儿?”窦浑厚低沉嗓音撞击郝玉琛耳膜,“那晚上你可这么假正经。”

郝玉琛眼睛稍稍适应黑暗,能大致看清房间内家具轮廓,心智也稍微恢复些。反手拍拍窦小臂,尽量别过头去,“咱们把灯开开,好好说话。”

轻笑,郝玉琛能想象到此刻浮现在脸上那种不屑神情,虽然有很煞气势酒窝,却依然充满装酷嫌疑。

“你不是不喜欢开灯吗?”窦手臂又紧些,郝玉琛咽喉被紧紧卡住。

此刻郝玉琛已经刚进屋时那份好好说话心情。喘不上气有点气恼,还受到不小惊吓和自年轻荷尔蒙刺激,心里乱,手底重起

手握小臂,另只手勾住脖颈。虽然已经很多年练过,但肌肉早已记过肩摔全套动作要领。

随后就听“哐”声,窦被狠狠摔在地上。黑暗中郝玉琛等小公子发出凄厉嚎叫,毕竟,就以郝总监有限搏斗经验说,这么摔子,十有八九对方是要嚎几

然而,等许久,窦愣是忍字都说。等缓过那股子疼劲儿,床沿站起身,抱郝玉琛纤细腰就是往床上贯。

郝玉琛被猝不及防撂倒,虽然有想象中疼,还是给惊

“伤到你有?”郝玉琛问窦

粗气,也分不清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别什么,反正就热烘烘地往郝玉琛身上拱。

郝玉琛从有像现在这么矛盾过。

本能上是期待与这年轻身体干点什么,但理智上又很清楚对方不是别人,是老总独子,并且,们之前还有过尴尬怎么记住夜情。

被郝玉琛摔,开始提防起,手力气大得惊人。

把郝玉琛两只手腕交叠在起高高压在头顶,另只手在黑暗中摸到郝玉琛脸颊,拇指从嘴唇上摩|挲阵,低头压上去。

郝玉琛被迫接受原本可以轻柔亲吻,大概窦刚摔倒时候磕破嘴,吻股血腥味从两人唇齿间弥漫开

自己也察觉到,停用纹那只胳膊擦擦嘴,又低头去亲吻郝玉琛眉心和鼻梁。

口中残存血腥味激发出郝玉琛藏在骨子里兽|性,挑起最原始欲|望,常年攀在墙头人,瞬间举白旗倒戈。

什么老板独子,什么尴尬夜情,什么小心翼翼级……都抵不过眼前这男孩给心跳与刺激。

亲吻就闭眼睛享受,被压手腕生出点痛,让这亲吻越发刻骨铭心。

黑暗中,窦,跪在郝玉琛身侧。窗纱只拉层,窗外淡淡光让行成好看剪影。

“郝、玉、琛?”窦轻轻叫郝玉琛名字,听居然有几分温柔。

郝玉琛微喘,用胳膊肘撑起身子,淡淡“嗯”声。

“你太伤人!”窦扬手,把T恤脱丢到边,“我要让你好好记住我!”

郝玉琛认命地闭上双眼,默默安慰自己,都是成年人,有次和两次其实也什么区别。

晚,窦始终有开灯,借口是郝玉琛不喜欢。实际上郝玉琛不大记得自己第晚与窦时候到底有有这么说过。

可即便是在黑暗中,们还是很尽兴,郝玉琛原本想找借口全都被丢去九霄云外,不得不感叹人生苦短,有时候就是需要及时行乐。

第二天清晨,郝玉琛手机闹铃响起床按掉,又身酸痛地倒进床里迷迷糊糊地合上眼。

房间里潮湿闷热,床铺也比家里绵软。郝玉琛脑袋“嗡”声响,突然记起夜发生些什么。

再次睁眼摸手机,从被窝里爬出左顾右盼。

身边有人,整间屋子目之所及地方有属于窦任何东西。

郝玉琛淡淡吐出口气,回身看自己睡过地方。只见枕头和床单上有几抹蹭花血迹,猜想窦应该伤得不轻。

点点愧疚感油然而生,郝玉琛活动酸软肩膀和脖颈从床上。腿又坐回去,这,顿时觉得浑身上哪儿哪儿都痛。

和年轻人玩不起!郝玉琛感慨去冲澡。

退先回趟家,换衣服、看简报又吃点东西。差不多快十点,才开车晃晃悠悠去公司。

在广告公司做到执行总监这位置,迟到早退人能管得,因为能做别人也未必能行。

这方面郝玉琛享受特殊待遇不好意思。

把车停在地车库,再上楼打卡,路上遇到不少冲打招呼后辈。

这家名叫“Universal Kelly”4A广告策划公司,前身是寰宇电视台广告部,后接受美国4A广告Kelly公司注资,窦父亲窦昌润占股75%。

所以,从这角度说,窦是当之无愧集团太子。

又跟集团太子睡,还把人给摔出血,郝玉琛自觉心里忐忑也是有情可原

往办公室走时候,脑子里全是这些乱七八糟事情,跟过电影般编排预先想到场景以及应对措施。

可直到穿过整员工办公区走进自己总监室,连窦影子都看到。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郝玉琛把从家里拿药水小袋子卷卷塞进办公桌抽屉。

“呼……”长出口气,打开电脑,微闭双眼靠在椅背上。

“咚咚咚……”郝玉琛助理唐宁端杯咖啡敲门。

郝玉琛隔玻璃门板扬脖子,唐宁进笑嘻嘻地把咖啡递给郝玉琛,“老大辛苦。”

凭郝玉琛对这姑娘解,她定是有事相求,大概率是工作上又出失误。

“说吧,又犯什么错?”郝玉琛疲惫地按压眉心。

唐宁立正站好连连摆手,“老大,我就是想周五请天假,闺蜜结婚。”

“就这么点事儿?”郝玉琛笑笑,抿口咖啡,和前晚激烈血腥味吻比起,这咖啡味道简直淡得品不出滋味。

唐宁抿唇含笑快速点头。

“行吧,”郝玉琛半眯眼睛点头,“批你天假,不扣全勤那种,去时候打扮漂亮点儿,别总惦记工作。”

唐宁是冒失鬼,进公司大半年大毛病有小错误不断,多亏遇到领导性格好,不然她早不知道被炒多少回

唐宁连忙道谢,转身拉开玻璃门准备出去,郝玉琛看眼依然有窦外间办公区,又把唐宁叫

“小唐,”轻咳,“我问你点儿事,上午有新员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