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下情”翻车现场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三章

两人都喝少酒,没办法开车。

还好们吃饭的酒店地处繁华路段,附近找一家宾馆并是难事。

一次是窦拉着琛,而是琛主动从窦身上摸出身份证。

前台服务员望着醉汹汹的两人,虽然有点为第二天的保洁阿姨心痛,还是想招惹醉鬼,短短两三分钟内就为们办好入住,并请工作人员送们去房间。

琛刷开房卡,窦踉踉跄跄地跟进去。房门还没完全关上,窦就搂住琛的脖子。

一次,是你主动的,许摔!”窦声音低低沉沉,擦琛耳畔特别好听。

琛露出点笑,转过身捧起窦的脸颊,“你小子挺野,喝那么多还能自己走过来?!”

“哼”一声,琛听起来声音颇具少年感,甚至还带着几分奶气。

“那去洗?”窦本来就因为皮肤白皙,所以眼角看起来比一般人红,此刻喝酒,那两抹颜色就越发明显,像是被人给涂上去的,让琛忍住想拿手去摸。

“好,等你。”琛松开,指间划过纹着鲸鱼的小臂,心脏砰砰直跳。

转身往浴室走,一下撞上推拉门的门板,琛笑着追过去给揉太阳穴。刚走两步又“咣”地一下撞上浴室内的屏风。

屏风上绘着半遮半露的古代宫廷女子,一看就是现代人模仿古代压箱底的春|图,又俗又炸眼,却一时间把一小方地的氛围突然给暖热

琛,”窦私底下总是连名带姓地叫琛,好像只有样才能抹平们间算很小的年龄差,“你帮洗吧?”

琛喉咙干咽一下,心想小子也太过分,却也找到什么拒绝的理由。

帮你洗,你认真的?”琛含着笑问。

是性格扭捏的人,却面前,尤其是两人私底下的时候,非常容易和自己较劲儿。

有些事情顾忌太多,没办法顺着心意,于是反而推给对方来做决定。

“怎么帮你把几亿的项目都搞定,你帮洗一下还行?”窦确实喝少,听着有点大舌头。

一则公益广告惠泽万民,犹如星火之光,指什么时候就成燎原的野火,可就是几亿的项目。

琛轻笑着用手指勾起的T恤下摆,“好吧,你说几亿就几亿。”

握住琛的手,往自己胸口一拉,两人的距离瞬间变得极近。

身上暖到发烫,气息又是那么的好闻。琛一下子没能控制得,勾着窦的脖子就吻上去。

……

浴缸里的龙头一直开着,加上两人的份量,断有水从边缘往外溢。们的鞋和凌乱的衣裤全被打得湿透。

而浴缸里的人对些毫无察觉,只顾着忘情地拥吻。

琛想,反正一次、两次、三次,也没有差多少。横竖是招惹少爷,跑也跑掉,那如顺从地享受。

一夜窦终于如愿以偿。们从浴室出来之后,一人裹着一条浴袍依偎床头。

房间里依然没有开灯,只有窗外的霓虹映射进来,把们的世界照出斑斓的色彩。

紧握着琛的小臂,像是怕对方偷偷溜走,跟孩子似的。

琛由着来,然后暗暗心里计划着两人保持种关系的可能性。

种关系?!

随着脑中画面越来越细致入微,禁心里一慌。

差一点又要忘,此刻搂着的,放下酷酷伪装的,像孩子似的依偎着喋喋休的窦,是的大老板窦昌润的独子!

所以说,们之间根本会存什么特殊的关系。

只是贪恋对方,所以一次次的堕入魔窟。明天一早,太阳一照,又得夹着尾巴回到往日那虚假荒蛮的世界里

可是样,似乎对窦太无情

因为,琛确实能看得出来,也感觉到,窦大概是真的有点喜欢的。

儿……”琛轻轻叫窦的小名。

转过头来先是琛的额头落下一吻,而后才轻轻“嗯”一声。

“和一起好玩吗?”琛说出话,羞得脸颊发热,此刻突然有点庆幸窦开灯的建议。

“你什么意思?”纵使喝酒,窦里还是时刻保持机敏,像是立刻察觉到琛话语里一定暗含着另外一层意思。

就问问。”

捏着琛的耳垂,侧过身往脸上蹭,“好玩,能整天为看你一眼天天按时打卡上班,泡夜店都没么勤快过。”

“你想咱俩继续样吗?”琛干咽一下,犹豫着问窦

话一出口的那一瞬间,琛自己都觉得意外,本意并是想说句。理智告诉得拒绝,得放手,能跟着小孩一起瞎闹。

觉地,竟然说出相反的话,虽然是问句,但其中的暧昧意味暴露无遗。

承认,琛咬住下唇,三十岁的年纪,确实从身体到心灵都过于寂寞

“你是指什么?”窦却像是一直攥着老狐狸的尾巴,顺口要把对方的本意抖落出来。

“就……”琛轻磨后槽牙,一下子就被小孩子看穿真的让人尴尬,“就……的意思是,咱们样是对的。你能再诱惑。”

嗤笑一声,手臂向下紧紧箍住琛的肩头,“总监,你别想给耍花招,狐狸就能装大尾巴狼,知道吗?你刚才明明那么享受。是是想要再提醒你一下,你根本推?”

琛的心猛地瑟缩一下。承认,窦说得对,

但推开,着实还挺享受。

之前给你说过的,”琛决定从窦心目中拯救一下自己的形象,“没办法像你想的那样……那样和你谈……所谓的恋爱。”

“哼!”窦轻笑着咬住琛的耳垂,绵软的、顺滑的感觉,让顾一切地紧咬下去。

还是忍心,比起自己的渴望,琛的感受。

想明白,”窦口,声音听起来心情错,“么年轻,凭什么被你一老狐狸拴着,是是?也许你说的对,只是一时兴起。没关系,琛,再说什么谈恋爱那种蠢话,其实就是喜欢此刻的你,说上什么时候就厌倦,为一时冲动费精力谈场恋爱,真值得。”

“哦?”知为何,琛听窦么说,竟然稍微有点松口气的感觉。

“所以,”窦的手指一点点往琛的领口下探,“保持现种关系吧?偶尔能像今晚样,就知足。谁腻都可以直接提出来,双方都纠缠、耍赖。”

空气陡然凝滞几秒,而后琛试探着开口,问:“真的?”

如果是窦的心里话,那琛简直求之得。至少心里折磨自己,也用背负强烈的道德感。

没有拐骗窦总的宝贝儿子,相反是对方主动向提出种彼此互暖的建议。

瞬间猜透琛的心思。知道黑暗中琛无法看清的表情,所以一直肆无忌惮地勾着唇笑。

种畏畏缩缩,又怂又欲,欲拒还迎的姿态看来有点可爱。

其实,之前被琛拒绝过之后,就已经做过深刻的反思。

看来,喜欢就开口,藏着掖着是对彼此最好的尊重。但喜欢的人是琛,是爸爸手下勤恳耕耘着的一名职员。

虽然职员很能干,是公司可或缺的人才。但们两的份量窦昌润眼中肯定是没法比较的。

能冒风险,窦非常理解,并且,有点自责自己无形中成为琛压力的一部分。

所以,早就心中改变策略,谈恋爱件事情,从来就没有对等的付出,介意与一起的某阶段里,自己是付出更多的那

琛想和做,乐意奉陪,琛想和暧昧,也能玩得起。

因为,坚信总有一天,琛能像爱对方一样爱自己。

具体是哪里来的自信,窦自己也明白,但就是笃定有些结局,第一眼就已注定。

琛紧绷着的身体放松下来,转而抱起的胳膊,轻轻摸着小臂上微微浮起的纹身,笑:“很疼吧,幸亏当年比较怂,没有对自己下得去手。”

翻过身吻住,含着笑,心里骂,好像此刻怂一样。

从小就怕疼,更是有过打防疫针晕针的经历,但为朦胧夜色里抱着说往事的琛,还是去纹

尽管那时候男人叫什么都知道。

喘息间,琛的回应越发的强烈,窦知道,自己目前的策略起到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