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根本停不下来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落井下石3

莫名其妙搞了这么闹剧,总之,站到了皇帝面前,在何太后和昌平公面前露了脸,还坐了决赛的牌桌。

决赛赛制是三国杀斗,一农民。三人都发到三张初始武将卡,依次叫分。如果拿到很好的武将就自信三分,否则叫分最高即成为可以拿到额外两张武将卡,每人每局有三次换将和三次气卡机会。每回合可以多摸一张牌多一张杀,体力限加一。

原本六十人刚好凑够二十桌同时开始,过斗运气一来直接秒掉两农民,运气好打十几二十轮的持久战也是常有的事,对时时刻刻轮换,开局有两人轮空并对比赛造成太大影响。

底分三百,桌摆着一沙漏,沙漏漏完战局还未结束则判胜利。

掀开三武将底牌,对面坐了两陌生人。他排在队伍里心在焉,眼神左飘右飘到处找决赛圈有没有美女,然而一坐到牌桌,浑身的懒散顿时收敛,一举一抬眉都透风范——用黄舒的话来说就是装逼。

面杀中的人状态同样能影响对局。他细细端详对神色,刷开折扇摇了摇,抓起三分的筹码:“我叫。”

穿越前,曾作为三国杀播参加线下赛事。直播网杀和线下面杀的感觉非常同,在网可以随时调牌记录查看,而面杀中对对牌牌型、牌堆结构的记忆和把控要求则更高。他是在直播中打惯了网杀的人,刚开始接触线下赛难免失误。

——“刚刚那五谷丰登,他拿的是什么牌来着?这酒杀要啊?要是杀中的话……算了,是男人就硬!”

人家拿的明闪。

——“咦?家火攻刚看过五号位的牌,是什么花色来的?红桃?对,好像是方块……”

人家亮的黑桃。

——“牌堆剩余多了。还有剩下的杀吗?要是我把的杀全部制衡,会会断杀啊?应该至于吧……”

恭喜,两桃三杀换六闪。

失误累累,错漏百,网对他骂声一片:“搞笑播,我我也行。”

是吧阿sir?人家是明牌啊,你这也能记错吗?”

“就这?就这?”

“输入九折水瓶鼓励播。”

……

,xx平台知名三国杀播,百万人气,三国杀线下全明星赛军八、国战、欢乐成双三项冠军,被三国杀玩家戏称为“三冠王”。

到底怎么熬过那段黑暗的日子,重新拿起勇气坐在牌桌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邵斤琦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怎么都来,杨淑慧敲了半天门,他在里面闷闷应了一声:“你们去吧,我没心情。”

杨淑慧朝身后的鲁欣妤摊了摊╮(╯▽╰)╭:“孩子多半是废了,我们走吧,比赛都快开始了。李睿就只有国战厉害,斗要是还选四害肯定得好死……”

鲁欣妤说:“我们走吧。”

“等一下!”邵斤琦的声音突然在房间里响起,杨淑慧一脚踢在门:“一会儿换一意,你是女人啊!神经病,我数到二十你再来就死定了!”

二十,十九,十八……叮叮哐哐一阵乱响,邵斤琦忙脚乱穿好衣服收拾得妥妥帖帖,照了照镜子,抹了把有些病恹恹的脸单扶着门框,摆自以为很帅的姿势:“早好~”

杨淑慧拧着他的耳朵往外拖:“欣妤!等等我们!”

三人从后宫专属通道溜进比赛现场,比赛早已开始。杨淑慧绕场环视一周,指着其中一桌:“在那里!”

邵斤琦看着一方向发呆,她拉拉邵斤琦衣袖,“走啊!你想看看他顶了你的名额能能顺利晋级吗?”

邵公子张大嘴巴,伸指:“你看那里。”

杨淑慧顺着望过去,每结束一局,选就一同前去负责官员那里登记积分,三分叫的局两农民胜利各是九百分,如果胜利则记一千八百分,两农民的积分各减九百,以此类推。随着比赛进行,选们的积分和排名公示结果都断刷新,两士兵跑跑下修改数据——

的名字稳稳当当排在榜一,超过第二名五千四百分。

“黄舒和杨恭谨都排在前八,唔,黄舒掉到第九了……”杨淑慧把认识的名字都找了一遍,“又赢了一把一千八!我们冷宫是是能许昌冠军啊?”

邵斤琦双抱胸,哼了一声:“那小子以前有这么厉害吗?”

鲁欣妤笑而语。

同样觉得可思议的还有昌平公。她费尽心思把挤下去,没想到他又杀了回来。她对负责官员连甩五六记冷眼冷哼冷笑,比赛开始久就蹭到附近。

哼,她倒要看看这混蛋凭什么晋级。

在昌平公印象里,一直都只玩玩军争八人,混在反贼队伍里躺躺赢。一届三国会盟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一路靠队友躺了许昌赛区的前八强。要是死太监从中作梗把他搞下来,他说定都躺到全国赛正赛了。

今年京城大师赛一重开,她立刻跑到韩修那里又是端茶倒水又是捏肩捶腿吹耳旁风,让他把项目设置成国战和斗这两从来玩,而且尤其着重选人能力的模式。

举起折扇遮住昌平公灼灼的目光,在折扇后翻开自己的武将牌。

群赵云,吴苋,鲁芝。

他抓起筹码往牌桌中央一丢:“三分叫。”

昌平公把三人的武将卡都瞟了一圈,看着怀好意怪笑,她的得意实在太露骨,连用三次换将卡,结果三标换三标。换做平时,他肯定要言刺昌平公两句,但是在牌桌他的涵养奇的好,神色自若摇摇折扇,令人看他的心思。

倒是邵斤琦看下去,偷偷伸脚来把昌平公哐叽!绊了大马趴。

杨淑慧噗嗤一乐,鲁欣妤也抿嘴笑了笑。昌平公被侍女扶起来,鼻子磕肿了,头发也乱糟糟的,眼睛一瞪:“谁?谁绊的我!”目光一扫,杨淑慧板着张脸,邵斤琦……这死种马好惹,只有鲁欣妤脸还有笑意来及收起,身材又很火辣一看就让人来气,她火冒三丈拉住鲁欣妤衣襟,“是是你这贱人!”

“啊?”鲁大小姐真是躺着也中枪,连忙摆摆摇摇头,“我没有……”

昌平公哪里听她分辨,就算是她也要杀鸡给猴看,抓住她的头发用力一扯:“敢绊本公!本公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知道惹了该惹的人是什么下场!”

与农民各自翻开将面。

群赵云vs黄忠+曹纯=?

农民都克制他,这局还怎么打?正想找借口名正言顺逃跑,正巧身旁打了起来。他脸笑容,丢下牌冲进战局:“鲁欣妤你别怕!我来帮你!来人啊,昌平公仗势欺人殴打参赛选啦……”

孔子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跟女人打架简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万,何况还是昌平公这么泼辣讲理的女人。

加入战局十秒钟,仅脸连挨毫客气的两巴掌,还被昌平公知道几月没剪的指甲在脖子好几道血痕。加入战局三分钟,昌平公看准了他又抓又挠,抓住她臂,结果反被她一口咬破腕血流如注,要是太后震怒天子亲临,估计这场乱局还要继续。

皇族家丑可外扬,几涉事者迅速撤离现场,来到隔壁宫殿。

小丫鬟眼含热泪给包扎伤口,问他疼疼。昌平公声泪俱下扑进皇帝亲哥怀里,扭曲事实把死的说成活的,听得邵斤琦额角青筋一跳,大少爷暴脾气一来,顾就要冲去踢这女人两脚。

鲁欣妤赶紧拉住他:“你要干嘛?当着阳.痿怪的面打他妹妹?”

韩修似有若无的一眼飞过来,邵斤琦额头弹好几恼怒的十字,按捺住怒火:“要是老子从来打女人……”踢了一脚柱子气。

其实背只过看起来鲜血淋漓,伤得倒怎么严重。昌平公颠倒黑白,他也巧舌如簧当仁让,卖惨谁会?何况显然是他更加狼狈,和脖子淋漓的鲜血就是铁证!他无视昌平公火辣辣的视线,把活的又说成死的,同伴们向他投来钦佩的目光,小丫鬟伤心得甚至抹起眼泪。

韩修抓起他的看了一眼,似笑非笑问:“很疼吗?”

“呃……”

还没想好是回答很疼特别疼还是超级疼,韩修就照着他的伤口用力捏了一下。疼得他脸色发白纱布见红,一句痛呼脱口而

韩修对他温柔笑笑:“疼就要继续比赛了,反正朕看过你的积分,进前八早就够了是是?”

承认,韩修这一笑有如冰雪消融铁树开花二月江南的春风在柳枝间徘徊——好看是好看,但风里藏着剪刀,韩修的笑里也藏着某种让人寒毛直竖脊背发凉的东西。

他硬着头皮问:“那我刚刚那一局……”

韩修嗔了他一眼:“哪一局?”

“……”条件反射一抖,“就是我见义勇为,没打完的那一局。”

没错,明摆着能赢,所以见风使舵,找机会当场逃跑那局。

“哦~”韩修拖长声音,昌平公蓄力半天想插嘴说句话,被他一眼就重新缩着脖子化身背景板,“你虽然没打完就离场,过是因为意外,的确情有可原……”

眼睛一亮:“那积分……”

韩修,毫无商量余:“负一千八百分。”

:“……”

韩修走后,邵斤琦对杨淑慧说:“他要是再笑多一秒,我就忍住要跪下了。”

杨淑慧指指角落。邵斤琦望见小丫鬟已经五体投跪在,抖如筛糠。

“……”

故事告诉我们阳痿的男人大都心理变态,惹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