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九章 接连的饭局

程治才走到校门口,看到上身白色短袖、下身黑色西裤的表哥江春明正站在辆奥迪A6轿车前向他呼喊招手。

坐上副驾驶的座位后,江春明豪气地道:“治,我今天,才有时间过请你吃个饭。在京城,我们哥俩还是头次相聚。想吃什么,你尽管。”

对于校门外的京城,程治知道个京城烤鸭外,其他有些啥好吃的则无所知。因而他只好道:“哥哥,吃什么你安排好,只要有肉吃行。”

程治无要求,江春明却想将。作为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对于招待人吃饭还是用自己掏腰包的。

江春明本近方便和体现京城特色的原则,在京大远处找家外观颇显气派,名为“饕餮客”的中餐厅。在该餐厅大门口上的电子显示屏上滚动地显示:“京城特色,应有尽有,饱君口福,枉此行。”的广告语。

待泊好车,走进灯火辉煌的大厅时,位身材高挑亮丽的服务员迎,用略带四川口音的普通话道:“欢迎光临!两位先生是坐大厅还是坐雅间?”

身职业正装的表哥,手中拿个小夹包,看很显精神,也很显气派。这样豪气勃发的年轻俊杰当然是要坐雅间的。

在雅间坐下之后,江春明从尾随而进的服务员手中拿过菜谱,边询问服务员都有哪些特色菜,边开始点菜。

在点完菜等待上菜的时间里,江春明问起程治现在的情况。对于表哥的询问,程治能把自己拜张文教授为师,并与师傅起外赚钱的事告诉给表哥,只能简单地谈下自己现在学习的情况。

江春明询问的重点当然是想听程治学习生活的流水帐,而是想知道程治是否还在学习“算命”,是否有更大的进步。于是,他问道:“治,现在还在学习预测学吗?”

程治见表哥问这个事,自家兄弟用有什么忌讳,坦诚地答道:“我当然还在学习预测学,并且还有定的进步。”

,程治开玩笑地问道:“怎么,看你意气风发的样子,可能遇到什么难题?需要我算上卦吧?”

江春明笑道:“我现在倒需要算。但是我发现算命这门学问的用处很大,很多人、很多事都想算上算。比如我身边当官的人想算下官运,经商的人想算下财运,连给公司取个名称要请人算上算。我认为,你学好这个技术,将也许是很好的条挣钱门路。”

程治道:“预测学,也是你所的算命,我认为之所以让人觉得十分需要,是因为每个人对确定的未总想提前预知结果或希望未按自己所设想的样去发展;二是因为每个在拿定主意之时,都希望能找最佳方案作最利已的选择;三是每个人在处于困境时,都希望能找到化解的方法从而逢凶化吉。因而,对算命的需要与社会科技的进步无关,与人的文化水平无关,只与人的思想有关。由此而推,算命这门技术或职业是具有无穷生命力的,它将伴随人类生活的历程,贯穿人类发展的历史。”

江春明道:“你得很对,也得很深刻,所以我才你若真正掌握算命这门技术,找到条很好的生财之道。”

在两兄弟的谈话中,菜很快开始端上。江春明举起筷子,对程治道:“治,我们边吃边聊。”

程治自从开始练体以,对吃饭的热情亚于光棍对女性的热爱,听可以开始吃拿起筷子话只顾埋头大吃。

江春明边挟菜慢条斯里地往嘴边送,边讲自己到驻京办工作的历程及见闻。

到驻京办工作后,江春明所做的工作是上下联络和迎送往。这对于毕业在办公室工作只与文山会海打交道的他,无异于是走入个广阔的天地。原难得见的县领导,现在才近三个月时间见个遍;原碰见领导自己靠上想去打招呼却被睬,现在领导看见自己象见到亲人;原县里的部门负责人偶见趾高气扬,现在京办事时自己面接待;原自己想用下公车难于上青天,现在自己手里辆豪车;原羡慕同事常有人请吃请喝,现在自己可常招待人吃喝玩乐;原想象中高可攀的家部门,现在自己如窜门……

总之,江春明对现在的工作满意至极,在对程治谈起的过程中眉飞色舞、志得意满,简直如考中进士的孟效,只差吟唱:“春风得意马蹄急,日看尽长安花。”

表哥能在自己满意的岗位上工作,程治也跟高兴。他高兴的表现是在表哥的目瞪口呆中,把满桌的京城特色菜荤素分地全部吃进肚里。

待程治吃完,兄弟俩又坐闲聊会,同走包房到前台结帐。

今晚的京城特色菜令程治大饱口福,结帐时的金额却让他大吃惊。本想句“这么贵”的话,但在表哥潇酒的刷卡动作中咽回去。

被表哥奥迪A6送回学校的程治,深知天才源于勤奋的道理,既没有被随身挎包里自己挣到的第笔钱而沾沾自喜,也没有被肚里正在消化的美食而忘勿所以。

学习和练体是他永恒的主题。

待程治依平日习惯在图书馆学习专业知识至10点,然后再到足球场和小树林练龙象功至12点准时回到寝室时,同室的三人均未寝,还在兴致高昂地吹牛。

见程治走进寝室,平时非常活跃的姬南飞大声喊道:“程大师回帅星期六请我们到潘家花园去玩,我们正在讨论呢。”

程治进屋坐定之后,辰阳正式向他发邀请,希望他能与大家起去,也好尽尽地主之谊。

程治见大家兴致很高,也愉快地答应。闻名遐尔的潘家花园他也很想去看看。

同寝室四人经过年的相处,已培养较好的同学兄弟感情,个重要的标志是四人互相之间都有公认的调侃外号。辰阳因其长得帅,又以追求天下美女为已任,得名“帅”;姬南飞因姓名中有“姬”有“飞”,得名“飞机”,有时也被叫为“小鸡”;秦颂因名字中有个“颂”字,兼为人豪气,得名“送哥”;程治因易学学得好,早得名为“大师”

转眼间,星期六。早晨8点钟到,全寝室的人均起床,无人再如平时样睡懒觉。待收拾清楚,四人结队校门,走到地铁站坐上开往潘家花园的地铁。

九点后的潘家花园已人声渐起。辰阳家的门市部位置当道,面积近200平方米,装修得古香古色,门头上“大殷古宝”四字熠熠生辉。在辰阳的引导下,四人走进门市,位年近五十两鬓微白戴副金边眼镜的瘦高男子从柜台中走,向他们道:“辰阳,带同学,到里面办公室去坐吧。”

待在柜台后的办公室坐下之后,辰阳才向戴金边眼镜的瘦高男子道:“爸爸,他们三人都是我同寝室的同学,秦颂、姬南飞和程治。”

三人辰阳的介绍,立马站道:“叔叔好!”

“请坐,大家到这儿要拘束,想看什么、问什么都随便,中午我请大家吃饭。”辰阳的父亲道。

几人在办公室里聊会儿,在辰阳的带领下,都到柜台内,声地观察柜台内陈列的货品。柜台内陈列各种各样的所谓古董,珠宝、玉石、瓷器、字画等各种常见的及笔砚、灯盏、鞋等常见的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观看完所有柜台内的货品后,辰阳炫耀地道:“这些东西没有多少看头。走,到办公室去,我拿我家的镇店之宝给兄弟伙们看看。”

辰阳要给大家看镇店之宝,三人立即兴致高涨,都回到办公室,等待辰阳取鉴赏。

辰阳的要求下,其父拿钥匙打开办公室隐密之处的保险柜,戴上手套取个长方形的纸盒,然后小心翼翼地取其中的卷轴,如触碰才生的婴儿似的慢慢展开。

这是幅展子虔的山水画,尺幅较小,但展子虔的山水画被称为“远近山川,咫尺千里”,价值连城。其山水画山脚直接用泥金,树干直接用赭石,树叶直接用沈靛,特征明显,开“金碧山水”派,被后世视为“唐画之祖”。

这幅名家大作,脸的骄傲和自信,立时有股收藏大家的气势漫延开。虚空指这幅画中的山水,父从此画的画法、特点延伸至展子虔的画风、历史地位及如何辨认展画,洋洋洒洒讲个小时有余。四人听得聚精会神,颇有收获。特别是从未真正见过名家大作的秦颂、姬南飞和程治三人感觉大开眼界。

四人正在回味时,守柜台的小妹隔门喊道:“老板有人找。”

听有生意上门,父立即收敛起收藏大家的气势,小心翼翼地收起展子虔的画,谨慎地放入保险柜后,起身快步走办公室。

从事古董生意,是“三年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生意。听有生意,如蚂蟥听见水响,立即进入战斗状态。四人也尾随而

看,要找老板的是个农民打扮、长相粗犷的中年汉子,手中提个很大的人造革手提包。

见是如此装扮的个人,父心里顿时凉半截,穿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有闲钱买古董的人?如捡到麻袋钱兴冲冲地扛回家在点数时却发现是假币,这心里的落差难以言表。

脸问道:“你有啥事?”

人粗声但明显底气足地道:“老板,我有件家传古物,因家里急需钱用想卖掉换成钱,看老板收收?”

听,气道:“我这满店都是古物、宝贝,你要嘛?我都卖给你。去,去!我做几十年生意,你也在潘家花园访访,我寅生岂是你能骗的!”

寅生边做挥手赶的动作。

汉子的气势更低,如差钱过年的长工,嗫嗫道:“老板,我是骗子,我真的是有东西想卖给你。你下吧。我走好几家店,都被赶,你相信我吧!”

汉子边拉开手提包,掏匹锈迹斑斑的青铜马递给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