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三章 游古迹得传承

在忙碌的习中,时间飞快地流逝,在京大习的第年很快就结束了。

在这年里,超高的习天赋和顽强的习毅力,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习和体育锻炼,没有如其他同样去耍女朋友和处游玩,因而在各方面都取了很明显的进步。不但各科专业成绩俱取了优,等奖金,而且在习《经》很有了些心,对奇门遁甲初通初会,对梅花算法也略有所成,身体也长更加匀称挺拨。

家乡渡暑假,遇时,别都会说:“哟,读了年大变化好大,不但长更帅了,也看起来更象是文化了。”

回家渡暑假,因经济的限制,除了为留守在家的爷爷奶奶买了只烤鸭和些糕点外,硕大的行囊里就只有书籍。

在家足不出户地看了两天书之后,静极思动,突然想了离家不远的长江边个小景点——点园,其中的点洞是大家颐点之处,自己立志好《经》赚大钱,还是有必要此凭吊下。

洞位于枳州城长江北岸北山坪南麓的北岩,是工开凿的石洞,背岩面江,系石砂岩工凿成的石洞,高4米,深2.2米,宽3.8米。洞门额镌刻“点洞”3个楷书大字,洞内有颐的塑像及朱熹游此的题诗:“渺然方寸神明舍,天下经纶具此中,每向狂澜观不足,正如有本出无穷。”。因我北宋著名理家、氏理派的创始、教育家颐曾在此地点注《经》而名,是“朱理”的发祥地。

园因年久失修,现渐已荒废,亭台楼阁已不复往日的辉煌,现在基本没有游客至此游玩了。

大早,就来了点园。在点园内,依次游玩了钩深堂、致远亭、碧云亭、四贤亭、三仙楼、三味斋、北岩题刻、流杯池等景点,再次抚摸了下鱼跃龙门的门顶之后,最后站在了点洞前。读洞门“洛水溯渊源,诚意正心,代宗师推北宋;涪江流薮泽,承先启后,千秋俎豆换西川”的对联,心中充满了对先贤圣哲的礼敬。待进入窄小的洞中,崇敬之心更浓。想先贤能于如此方寸之地枯坐注《》,将生平钻研所,写成《传》书流传于世,非大智慧大坚韧者不能为之,实为读书之楷模。

怀颗虔诚的心,腰在洞内用右手寸地抚摸已逐渐风化的石壁,破碎的石渣子刺手指生疼。

抚摸至斑驳不堪的颐塑像头顶时,根如针尖般的石渣子刺入其中指指腹,鲜血顿时流了出来,染红了整根手指,并逐渐渗透进了塑像之中。但对此毫无知觉,全身心地沉浸在了对先贤的崇敬和缅怀之中。

突然,斑驳模糊的塑像全身发出了刺目的红光,晃下子就失去了视觉和感知。

在红光的照射中,阵晕眩。待道更为强烈的红光射在额头时,他感觉额头被粗暴地撕开了道口子,有什么东西在强行地往额头里面钻。在巨痛难忍中,发出了声如受伤待宰的野兽的嘶吼,在天旋地转中倒在了地,并在痛苦的颤抖中昏迷了过去。

在昏迷之中,似有道苍老的声音在反复地咏诵:“渺然方寸神明舍,天下经纶具此中,每向狂澜观不足,正如有本出无穷。”,仿佛刻入他的灵魂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在头痛欲裂中逐渐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刺目的红光早已消失不见,映入眼帘的是斑驳的洞顶,如他进洞时所见。

躺在地待头痛略有缓解之后,用手撑弯腰站了起来。只见小小的石洞中,除了自己倒下躺的地方外,全是细碎的石子,原有的颐塑像已消失不见。

走出石洞,见洞外已是夕阳西下、落霞满天,脚下是“半江瑟瑟半江红”的江水,对岸城里亮起了稀疏的灯光,才知晓自己已在洞中昏睡了近十个小时。

摸了摸现在还隐隐痛的额头,觉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脑里,但没有摸有伤口,才略为放下了心。拍了拍了身的灰尘,定了定神,再次进入石洞之中,想搞清楚底发生了什么。

夕阳余辉映照下的窄小石洞中,除了没有了颐塑像和满地的细碎石子外,没有其他任何改变。朱熹游此的题诗:“渺然方寸神明舍,天下经纶具此中,每向狂澜观不足,正如有本出无穷。”依然模糊地显现在洞壁

默记首诗,抚模隐痛的额头,心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但在洞内仔细察看也不能看出底发生了什么,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返身走向回家的路。

家,爷爷、婆婆正脸焦急地在盼望,见他进了屋,不住地问他哪儿去了。为了不让爷爷、婆婆担心,只说家去玩去了。

从早晨出去现在米粒未进,早已饥肠辘辘,端起饭碗来风卷残云般地连吃了三碗米饭。害爷爷、婆婆在边不住地说:“慢点吃,慢点吃,别呛了。”

吃过晚饭,陪爷爷、婆婆聊了会天,依照平日的习惯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开始看书。在看了几页书之后,感觉阵疲倦袭来,双眼不受控制地挣不开,顿时倾金山倒玉柱似地倒在了床,立时进入了梦乡。

进入梦乡不久,就开始了做梦。在梦中,他化作小进入了自己的脑中,看了在点洞中化作红光飞入自己额中的东西。原来,这道进入额中的红光是本厚厚的书,此时正在他脑海中继续闪红光下沉浮

走进了红光中,看这本书的封面传”四字,伸手翻开第页,其:“大道无边,独显!此吾真传,非世间流传之之肉身无瑕,寿长百岁;知往晓今,经纶天下。然非吾血脉者,非年不过二十者,非元气未泄者,不可。既者,望吾子孙有大智慧、大毅力、大志向,传承吾之大道,成就旷世奇才,造福苍生大众,接续吾未尽之功,万勿使之泯于世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故,吾之道依乾卦六爻分为六大境,重天。每重天成,始可修重天。六重天毕,即全吾之传承。然,《》传本有缺,《连山》、《归藏》不显于世,故习《周》只可贯通事,之道,难以修仙之道、魔之道,实乃世最大之憾事!”

读完第页,小在红光中翻了第二页,只见其重天潜龙境”。小读了下去,每读完页,这页就化红光消散在脑里。足足整夜,小才在抓耳挠腮中知半解地读完了重天所述的内容。当重天的最后页也化红光消散在脑里时,小发现自己已全部记住了该部分的文字、图形和符号,就如隽刻在坚硬岩石的石刻样牢固、清晰。当小想接往下翻动书页时,却再也翻不动,随之红光消散,整本书就暗淡不见了。

整本书暗淡不见之后,小没有了红光的照射,顿时感疲惫万分,也随之消散在脑里。床的鼾声越加粗重。

“治,治,快起来,吃午饭了!”这是爷爷的声音。

“幺儿,幺儿,起来吃了饭再睡!”这是婆婆的声音。

阵晃糊中,似乎听了爷爷和婆婆叫自己起床的声音。自己是怎么了?自己向按时起床,从来不需要喊,今天竟然要爷爷婆婆来叫起床。

在爷爷婆婆的呼喊声中,逐渐睁开了眼睛,但依然还无力去回应他们的呼喊。待睁眼静躺了两分钟之后,才终于张开了口答道:“我马就起来了!”

打开房门走出来时,屋外灿烂的阳光晃他眯起了眼睛,原来已是中午了。这觉自己睡了十几个小时。

依然朦胧的双眼,了饭桌边,又是风卷残云地吃了三碗白米饭,才显略有精神。

吃罢午饭,洗了澡后,了自己房间的书桌前,开始思考自己身底发生了什么。昨晚的梦还能完整地想起,梦中小所翻看的书也能字不漏地记起。

房门,再次脱光了自己,照房内的镜子左右转检查身体,也低头、撇开头发检查头部,均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在百思不其解之后,只能想自己可能奇遇了,并自我安慰:“这或许是千载难逢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