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二十三章 请表哥吃饭

日子在持之以恒学习和练体中飞快地流逝,转眼又是周未。

在星期六早上练完体后,给表哥打了电话说想请表哥吃顿饭。表哥在电话里开玩笑地说是发了财还是好玩,今天正好没有领导需要接待,在十点钟之后开车过来接他。

九点四十分过后,收拾清楚精神抖擞地走出了寝室往校门外走去。站在校门外公路边等了会儿,辆奥迪A6轿车就无声地停在了他面前。

上了车,见表哥依然副衣着光鲜志得意满样子,笑着说道:“看来还是京城才养,表哥日子是天好过天。”

还别说,现在这工作真很适合我,我也才发现接待领导和协调关系是我长处,现在工作很顺利,我也很得领导信任。”江脸笑意地说道。

说我了,今天要请我吃饭,是有钱了?”

“表哥,我真发了笔财,挣到了100万元,所以才想到请吃顿饭。”

“真发财了?100万元?大二学生能到哪里去发财?没做违法乱纪事吧?”激动,江明开着车行驶在车流中无意识刹气,引得后面车辆阵鸣笛,差点就被追尾了。

巨大喜悦需要来分享,就如小草总要破土而出。

赚得100万元,这难以让相信喜悦他直找到可放心分享能与父母说,说了难免产生联想;能与同学说,说了引忌妒和非议;只能与表哥说,表哥是亲可信赖,表哥是年轻可理解。

于是,详细地把赚得生第100万说与了江明听。

直处于震惊中听完了讲诉。他知晓了已被学大师张文教授收为关门弟子;知晓了在为短期培训班学员上课;知晓了偶尔在张文教授带领下外出挣钱;知晓了到浙江挣到了100万元……

没有把自己得到颐易学传承和得到算盘法器事告诉江明,也没有把自己能运行精气和望作断本事告诉江明。当然,这些事是能与他,也能让他知道,包括自己父母、师傅都能说。

明听完讲诉,心里既有惊奇又有欢喜。惊奇次能挣到100万元,高兴好有本事。

在兄弟两兴奋谈论中,轿车很快驶进了胡同,在起眼四合院门前停了下来。下了车,江明告诉这就是枳州县驻京办事处,他日常上班地方。

进得门来,院内景象与院外古旧破败样子形成了鲜明对比。小院天井中央种有株腊梅,四周有些盆栽,与房间红漆木门相映成趣、淡雅宜。室内中式装修虽说上奢华,但也用料讲究、古香古色。

,今天带来就是想让门,知道我上班地方,可以随便参观下。等会我们到我们省驻京办招待所去吃午饭。”走进办公室,江明对说道。

打量了下江办公室,然后在院子内随意地走了圈,再次走进办公室对江明说道:“表哥,我可以调整下院内花盆和办公室桌椅摆放位置吗?”

“怎么?想为我调整下风水?那我当然欢迎!”江脸兴奋地说道。

先是搬动办公室桌椅,让原来临窗桌椅搬至进门靠右邻墙位置。然后走到院内移动正对江明办公室那盆茂盛高大盆栽,与进入小院盆开着鲜花矮小盆栽互换了位置。

再次走进办公室,原本略显阴暗室内顿时有半间屋子洒满了阳光。坐在办公桌后椅子上,看着透过窗户照射进来阳光和院内开满鲜花盆栽,心情由得充满喜悦。

明看着只是简单地移动了下办公桌椅和盆栽,自己坐在办公室感受立即就发生了很明显变化,由得赞道:“真厉害!”

摇摇头说道:“表哥,这只是小道,足为奇。对于风水,或以为风水是迷信,持相信或以为然态度;或以为风水是很神秘东西,心怀畏惧。其实风水学是门真正科学,只是有些道理们所理解或掌握,才产生两种截然认识。就拿我刚才给调整办公桌椅和花盆位置来说,调整办公桌椅到进门右手临墙边,即可从心理上保护隐私,防止上班时因其他过路而让分心,也可让背部因临墙而被凉风侵袭,还可让看见窗外阳光和鲜花,愉悦心情;调换办公室窗前那盆高大茂盛盆栽,其实就是这盆栽阻挡了阳光照进办公室,搬开之后,阳光能照进办公室,但让光线明亮、心情愉悦,而且阳光可起到杀菌作用,从而有利于健康。看,风水其实真很简单,也很科学。”

“经这么说,讲风水还真是讲科学。看来以后我得向学习下这方面知识。”江副了然神情说道。

站在小院中继续讨论了会风水学,就已时近中午了。江明开玩着说今天本来是该请客,但因帮他调整了风水,就得由他来请客了。

在江带领下,二顺着胡同往前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了大门外立有两石敢当院子。进入院内,阵花香袭,沁心脾。这是规模颇大四合院,被改造成了餐馆。江明在路上已告诉,这儿是巴江省驻京办招待所,只接待本省各级领导和各部委领导,对外经营。他能带来吃饭,是因为他经常陪同县领导来此应酬与该招待所主管较为熟悉缘故。

明与招待所工作员打了招呼,站着与位干部模样年轻男子聊了几句,就自觉地带着进了位于角落里小雅间。

今天在招待所吃饭多,听到喧哗声,只有面积最大、装饰最豪华雅间内灯火通明,几服务脸严肃地进进出出。

在小雅间内坐下,江明压低声音对说道:“今天有省里大领导来此吃饭,本来是接待其他,但招待所主管孙主任与我关系错,私自安排我们在这小雅间吃饭。沾领导光,我们今天还能免费吃顿。”

对于在哪儿坐着吃饭,讲究,只要能吃好就足够了。

坐了会儿,服务员就端着托盘走了进来,把其上菜、大碗汤及钵米饭摆上了桌,然后匆匆地离去了。

明起身关上房门,然后才脸轻松地说道:“,今天我们只能简单点了,但菜品质还是。这些菜是厨师从领导要吃菜中匀出来,所以我们但能吃点好,还能白吃顿。”

兄弟二吃饭没有多余讲究,立即都顾形象地吃了起来。招待领导吃菜确实色香味俱全,让大快朵颐,虽然只有简单三四样菜,却让有吃大餐感觉。

喝酒,吃饭用时就很少。兄弟二很快地吃完饭,因有省上大领导在,就想再在此逗留,出得门来,正准备悄无声息地走出大门。

老师?”突然声招呼声止住了二脚步。

满脸疑惑地转头朝声音传来方向看去。

“真是老师!”位穿着西装、官员模样中年快步朝着走了过来。

“您是?”握住对方伸出手,疑惑地问道。

老师,好!在京大我听过课,还向请教过。”来紧紧地握住手热情地说道。

看来这位官员是京大短期培训班学员,出声地想到。

听到外面交谈声,先前与江明交谈干部模样年轻男子,也就是招待所主管孙主任从大雅间走了出来。

明,这是省商委齐主任。齐主任,这是枳州县驻京办小江,这位是他表弟。”孙主任快速地上前为双方介绍到。

明在朝孙主任投以感激目光同时,趋步上前紧紧握住齐主任手,说道:“齐主任,您好!我叫江明。”

齐主任与江明浅浅地握了手,就再次拉着手说道:“老师,走,进去起喝两杯。”边说边拉着往雅间里走。

看向表哥,而表哥却看向孙主任,孙主任出声道:“没关系,走,明也起进去。”

进得屋来,齐主任兴奋地向坐在主位男子介绍道:“万省长,这是我在京大参加培训班时老师,今天有幸偶遇,未经您同意我就请进来起喝两杯。老师,这是我省分管商贸万省长。”

齐主任这样介绍,虽然对官场只是知半解,但也知道万省长只是分管商贸副省长,而是省长。

“万省长,老师是枳州县,您别看他年轻,本事可小,在易学方面是专家,断事如神,是我们巴江省骄傲。”齐主任见万省长面无表情地端坐着就继续介绍道。

也许是听见断事如神这四字,万省长坐着伸出手示意道:“坐,大家起喝两杯。”

被齐主任拉着坐在了他下首,而江明却被孙主任安排坐在了近门处坐位上。

大家重新调整坐位坐定之后,齐主任拿过没有任何标志白色瓷瓶,先为主坐上万省长倒满了小杯酒,再为倒了小杯,然后示意先敬下万省长。

作为学生本是很讨厌饭桌上这些礼仪,但为了表哥作想,他还是站起来双手托杯敬了万省长杯酒。

在齐主任有意为之之下,整饭桌又开始在觥筹交错中热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