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四章 泄愤的劫机犯

国随着张国文教授登上了飞机,按登机牌所示找了他们座位,放好东西后,就挨着教授坐了下来。他们座位飞机中部,国坐了通道边。

张国文教授虽然颇家产,但仍然保持节俭,没如那些暴发户去选择坐头等舱,而是与普通人一样购买了经济舱机票。正应了当下中国贫富观:底蕴从容、烧包;爱显摆、炫富都是浅薄人。你可常见郭美美之流晒包包,何曾见过李嘉诚之类亮豪车?

坐好之后,张国文教授就开始闭目养神。国则好奇地往四周望了望,当他看机舱后边那个插队时,又产生了一丝心慌感觉。国以为是乘飞机让自己感紧张,就没去多想,也与教授一样闭上了眼睛,开始依脑中所记修习《易传》二重天见龙境中内容。

正当国两耳闻身外事、沉浸于易学天地时,“啊……”一声高亢而惊恐叫声如深夜惊雷响彻机舱中,随之惊叫声如沸腾开水自四周响起。

国立即睁开了双眼,转头向后看去,只见他后面通道上,那个插队正双手卡一个上。姐漂亮脸蛋上写满了惊恐,张着无法合拢小嘴无力地靠身上。

张国文教授也被惊叫声惊醒,见这种状况也自觉地显得些紧张。

双手死死地卡着,推着姐一边往前面驾驶舱走,一边竭斯底里地大声吼叫着:“我身上炸弹!我要劫机,我要劫机!”

疯狂吼叫声回荡机舱内,吓得机舱内小孩和一些妇女止开始哭泣。惊恐哭声一下使得机舱内安氛围如病毒般迅速传播,使所乘客都感安起来。

这时,一位穿着白衬衣、打着领带年轻男匆匆从头等舱内跨了出来,走面前说道:“我是乘,你别紧张,别紧张,你什么要求请与我讲,我们一定满足,请你先放开这位小姐。”

见前面人阻路,神情变得更为狰狞、更为激动,“你滚开!滚开!再滚开我就掐死她!我要劫机!我要把飞机劫台湾去!你再挡道,我就与你们同归于尽!”咆哮着,一只手卷起上衣露出腰上捆绑着炸弹,一只手推着姐向乘撞过去。

乘见推着姐撞过来,以为机可乘,遂伸出双手扑过去,想从手中把姐解救出来。哪知准备,乘扑过来时,就弹出了右脚,狠狠地踢小腹上。

“啊!”乘捂着小腹疼得如虾米似地缩成一团倒了过道上。

乘倒地上,又上前一脚踢头上,乘发出一声惨叫就昏了过去。遂迈过昏迷乘,又掐着往前走去。此时,他手中姐也已处于半昏迷状态,头无力地搭手臂上。

推着姐往前走中,另两个姐试图上前阻止前进脚步,都被留情地一脚踢倒。力气极大,被踢中姐都疼得昏了过去。

后面乘客中终一个年轻人忍住恐慌和愤怒,站起身来朝身后猛扑过去。但立即警觉了,回身一个侧踢,踢了年轻人胸口上,年轻人顿时向后倒去,跌倒过道上,引发了一阵惊恐尖叫。

踢倒年轻人后,状若疯狂地吼道:“你们谁再过来我就踢死谁!我是练过武术!这个社会公!我要报复这个社会!我要与你们同归于尽!”边吼,边伸出右手随意地击向过道边乘客,引发了更大尖叫声和哭喊声,机舱内顿时一片混乱。

国第一次遇人劫机,坐上也感觉一阵紧张和害怕,但踢倒年轻人之后,他感一股热血体内奔涌,去制服想法可遏止地冒了出来。侧目看了一眼略显紧张教授,心里又感一阵刺疼。想教授对自己好,国更加坚定了出手制服决心。

趁着乱拳四击引起一阵疼呼与尖叫时,国悄无声息地起身来身后。正沉浸击打别人带来快感中,丝毫没感觉人靠近了他。国运气于右手,然后举起手掌,看似轻飘飘地击向了颈部。

后面乘客看一个稍显瘦弱年轻人举起白皙手掌轻飘飘地击向,心里皆一叹,只认为国勇气可嘉却于事无补。

但当那只白皙手掌落颈上时,只来得及回头看了一眼,就软绵绵地向地上倒去……

看着软绵绵地往地上倒,国收敛了一下紧张心情,迅速地伸手扶住已被掐昏姐,顺手背上渡进了一丝精气,交给了旁边座椅上人,然后走倒下身边,伸出右手骈指胸口处点了一下,才长吁一口气,平静地回座椅上坐了下来。

国一掌切中颈项时,就立时被截断了头部与身体血脉流通,暂时失去了活动能力。待国蕴含精气一指点其胸口时,心脉立时被封,当即昏死了过去,再也能动弹分毫,顺躺了机舱过道上,成为了一只待宰羔羊。

见此情况,机舱内没击打一个姐找来绳索,男性乘客们帮助下,把昏死捆成了粽

让人灵魂出窍威胁消除了,乘客们逐渐平静了下来,开始救助被踢昏过去乘和姐们。

国坐回了座椅,张国文教授眼中安换成了关心,小声地问道:“国,没事吧?”

“老师,我没啥事,用担心。”国感受教授真诚关心,给予了教授一个放心微笑。然后闭上眼睛,回忆着刚才出手经过。

这是国第一次利用修练龙象功成果来打击别人,心里难免些慌张,但好他修习《易传》已达二重天见龙境,可以聚气点穴、封人血脉,然他只好如平常人一样运用蛮力强击至人丧失行动能力,能如现一指点出举重若轻地解决问题。

正当国闭着眼反复体会着刚才聚气于指点胸口感觉时,已别人救助下醒过来乘了解了制服经过后,走面前,先给国鞠了一个躬,然后说道:“谢谢您了!”

国只好中断第一次点人穴道体会,站起身来摆摆手,制止了进一步道谢后就坐回了椅

乘还很多后继事情要处理,道完谢就离开了。离开时,他告诉国请飞机达杭州时要急着离开,机长还要代表全体机组人员当面向他表达感谢。

国又坐位上闭目养神了一会,机舱内就响起了姐甜脆播音声,“本机即将达此次地——杭州,……”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与你们同归于尽!……”一个声嘶力竭叫喊声打断了播音,再一次引发了一阵恐慌。

飞机徐徐降落中,乘人员一边安排两人控制住,确保他会挣断绳索作出进一步动作;一边机舱内安慰着乘客,作出现一切都安全保证。

刺耳警笛哄鸣中,飞机稳稳地停了机场上。随着舱门打开,一队全副武装特警冲进了机舱。其余特警警戒下,两名特警冲向前来,如拎鸡似地把捆绑如粽迅速地提下了飞机。

特警们都退出机舱后,乘客开始离机。国没要求留下来等候机长前来道谢,而是提好简单行礼,与张国文教授一起随人群走出了机舱。

此过中,知是意还是无意,教授也没出声提醒留下来,而乘人员又忙着安慰受惊妇女、小孩及维护秩序而无暇顾及,国与教授就随着人流走了机场出口。而这正是国所希望,他想让人放镜头下来观看,更想去当人们眼中英雄。

“张教授,您好!深更半夜让您赶过来,您们辛苦了!”一出机场出口,一位戴着眼镜四十来岁蓄着平头颇显精神就迎了上来,紧紧握住张国文教授手。

此时张国文教授心情已经完全平复了下来,甚而内心还产生了喜悦。但遇劫机这种国内很难发生事情安然无羔,而且还发现国具高尚品德和他知晓能力。徒如此,安能喜?

于是,张国文教授边与来人握手,边微笑着说道:“陈市长,让你久等了!用你亲自来嘛,你安排个驾驶员来就好了。”

平头男连忙回道:“您是我所最尊敬老师,我必须来接您!走,我们那边。”

平头男引导下,张国文教授一行很快就上了车。车辆驶出机场停车场后,张国文教授才介绍道:“国,这位就是杭菊市陈旭市长。陈市长,这是我学生国。”

“陈市长,您好!”国连忙座椅上欠欠身说道。

陈旭向国笑着点点头道:“欢迎!欢迎!”

一行无话,宾馆时已深夜一点过,陈旭市长安排好张国文教授二人住进房间,就未作停留,约好明天出发时间后就离去了。

张国文教授与知道是,他们所乘坐航班全体乘人员此时正四处寻找出手打昏劫机分英雄。此次出勤特警队长了解事件经过后,产生了强烈好奇心,也要求见一见当事人。因为他知道,能看似很容易就制服劫机分一定是平常人。但,乘人员遍寻得,最后查看机场监控后才知国已出了机场大楼,只好作罢。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国躺宾馆床上,没去考虑当英雄事情,而是思考着当前太平大世中为什么还些人总认为天道公?社会公?命运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