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二十章 丰硕的收获

一路无话,两个小时后就达了机场。

下了车,陈旭市长与沈达福的感谢声,张文教授与陈治们告别后走入了航站楼。

与来时只有两个行礼包同,回去时程治还提几个印“四喜毛衫”的袋子,这沈达福另外赠送的礼物。

两人取了登机牌,过了安检,一路平安了京大。

京大校门外,程治下车时,张文教授吩咐寝室后就把银行卡的开户行和帐号发送过来。

拿上自己的背包和沈达福送的羊毛衫,程治欢愉的神情走回了寝室。

星期天的寝室一如往日一样空无一人,程治打开房门进入房间,简单漱洗后,就拿出银行卡把开户行和帐号发送给了老师,后就赶往食堂,去安抚已辘辘作响的肠胃。

走往食堂的途,程治猜想老师叫把银行卡的信息发过去,肯定要给打钱,只知这次老师会分给多少钱,想来会少于一万块吧?想自己的财富将会增加一万块,心里就有些喜自胜。

怀美好的期待,程治难得食堂炒了两份小炒,再打了两份红烧肉,就四个馒头开怀大吃。

畅快吃完饭走出食堂,习惯性往湖边走去时,裤袋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一条信息。点开信息,一下子停住了往前迈出去的脚步,揉揉眼睛,再次看向了手机屏幕。没错,100万!

老师给自己打了100万!

这个数字让程治欣喜余感震惊和可信。犹如一个穷汉单身了大半辈子,一个白富美突然半夜睡的旁边。

此时,电话再次震动了起来。老师打来的电话。

老师打电话来确认否收了钱。

电话里,程治反复说给的钱太多了。老师解释了为什么给打这么多钱,然后以用置疑的口气说这该得的,让若再拒绝就会让老师生气,只好心怀感激再言语。

此次浙江行,本来谈好的辛苦费100万元,但沈达福满意余却开出了一张200万元的现金支票,基于程治一路上让人惊奇的表现,老师就把这笔钱二一添五的予以了均分。

放下电话,程治依然感心潮澎湃,想自己也拥有100万的人,怎么也能平静下来。

为了尽快缓解激动的心情,程治加快了绕湖行走的脚步。

绕湖走了十来圈,程治终于平静了下来,然后依平日的习惯赶往图书馆看书。

待程治看完书、练完功回寝室时,室友们都已睡床上天南了。

程治与大家打过招呼,就把沈达福送的“四喜”羊毛衫拿了出来让三人自己按喜好挑选。三人的欢呼声,三人都快速从床上下来挑选、试穿羊毛衫。

嬉闹一阵后,众人都进入了休息模式。程治床上罕见难以入眠,回想这一趟浙江行,真可谓宕荡起伏、惊心动魄、收获满满。

乘飞机遇有人劫机,制服劫机者阻止了更大的良后果产生,获得一件功德;看风水巧遇有人跳楼,接住跳楼者救人一命,又获得一件功德;老师的指导下调整风水布局,化解怨念、阻止悲剧的再发生,再获得一件功德;逛景区有奇遇,偶得法器一件,进一步提高了算命的水平;与老师一起成功调整了风水布局,分得酬金100万元,使自己从此摆脱了没钱的担忧。

自己拥有了一件算命的法器和100万元这两项直接的收获,程治就兴奋得无法入睡。胡思乱想了一阵,仍然睡,程治只好起身盘坐床上练起功来。但室内浑浊的空气缺乏精气,无法让有精气入体的舒畅感,只能让内心逐渐宁静,进入了身心放松的睡眠状态。

晨曦微露时,程治准时醒了过来,起身来寝室的天楼上,开始吸纳那一丝东来的紫气和清晨空气浓郁的精气。

新的一天的来,带来了新的希望、新的机遇和新的收获。

程治随时为此努力、准备和期待

程治练体完毕回了寝室,洗漱后坐床上换衣服,此时三位室友才正准备起床。

怀对美好一天来临的向往,程治微笑看向坐床上穿衣服的三人,突然有了再次为三人算一次命的想法。

心随意动。程治运转体内的精气,感觉脑的算盘跳动了一下,遂看向华辰阳,一段信息如打开的网页显现了出来。

“华辰阳,生于己卯年壬申月辛酉日甲午时,父母俱,独子,三代经商,家有恒产,积蓄颇丰,生活富足,父早丧于母。其为人真诚,待人热忱,颇有女人缘。感情经历波折,三十二岁娶范氏为妻,育有一女一子。身怀技艺,三十五岁前有公职,后继承家业。守业有成,经历平淡,一生富足,九十二岁卒于秋。”

华辰阳的信息显示完了后,程治看向了姬南飞。

“姬南飞,生于己卯年辛未月戊辰日癸亥时,父母俱,已离异,独子,书香门第,为人师表,衣食无忧。其为人感情专一,多情多思,二十八岁娶刘氏为妻,育有一女。身怀技艺,有公职,波折起伏,终有善终,八十五岁卒于春。”

姬南飞的信息显示完了后,程治最后看向了秦颂。

“秦颂,生于己卯年丁卯月己巳日乙丑时,父母俱,独子,干部家庭,小康家。其性格豪爽,为人仗义,广结人缘。三十岁娶钟氏为妻,育有一子。身怀技艺,有公职,经历丰富,有始有终,九十八岁卒于冬。”

为三人算完命,程治略感晕眩,闭眼静坐了两分钟,才默出声下了床,收拾好今天上课须用的教材,与三人一同去食堂吃早饭。

阳光透过树叶,留下斑驳的剪影。四人走去往食堂的路上,青春洋溢。特别程治,身材挺拨、皮肤白皙,健壮而儒雅,斑驳的阳光洒其脸上似有光芒散射,频频吸引路上女生的目光。这既让其三人心生嫉忌,又与有荣焉。美人看花,又岂看花边的绿叶?

吃罢早饭,四人都坐教室里,等待老师来上课。姬南飞的女朋友就同班同学刘倩,因而上课时都挨刘倩坐而与三人坐一起,为此常被华辰阳饥讽为重色轻友。

姬南飞与刘倩坐一起,程治突然想的法器为人算命时自动显示出来的只一个人大概的生平,没有更多的具体内容,知能能如自己起卦一样算出一个人近段时间或某一件事的具体情况与运气。

此处,程治就悄悄运行丹田的精气,看向坐旁边的华辰阳,想预测本周内将会发生的事,脑的法器跳动了一下,接一则信息显示的脑

“华辰阳,本周气运顺,先有失财后有失意,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彖曰:钱财失去身外事,旧人离去新人来。”

然后,程治又看向秦颂,也想预测本周内将会发生的事,驱动脑的法器,一则信息立即显示了出来。

“秦颂,本周气运平常,好动难静,招血光灾,泄多余火。彖曰:血气旺盛好多动,一临险境成泄处。”

程治转过头,本想也预测一下与刘倩一起坐教室靠后边的姬南飞本周内的运程,但此时老师已走进了教室,只好作罢。

为华辰阳和秦颂预测本周内的运程后,程治知晓了脑法器的进一步运用。驱动这件法器主动为人算命,都显示的这个人的生平情况。若要预测一个人近段时间或某一件事的具体情况与运气,则需要自己主动来设定。这样看来这件法器什么都可以测算的。

为了进一步验证这个结论,程治继续运转丹田内的精气,驱动脑的法器,然后看向了台上正讲课的老师,想预测一下老师接下来的讲课会点谁的名起来回答问题。一个名字立即显示了脑

“汪俊声”

还真巧,这个叫汪俊声的同学找过程治预测过其父母离婚的事。

果然,老师讲了10来分钟的课后,点名要汪俊声起来回答问题。

本来就略显忧愁的汪俊生,一脸情愿站起来快速回答了老师的提问,然后默默坐了下去,一副很害怕引起别人注意的样子。

程治见汪俊声的样子,看来的父母一定已经离婚了,还未从父母离婚的忧愁解脱出。

程治验证了法器的进一步运用后,就开始认真听课了。

下课后,程治与秦颂一同走往厕所的路途,有意提醒秦颂运动要注意安全,警防必要的受伤。至于华辰阳的事既使发生了也见得坏事,程治就未予以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