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章 意外的收获

生被迫地接了过来。

入手颇为沉重,单手接过来生差点没能握住,连忙改用双手端了起来。

既然已经接了过来,华生出于个老古董商本能,立即把马翻来履去地看了下。待看到马腹部处隐约印记时,眼里精光闪而逝,嘴角露出了个颇值得玩味笑容,然后掉头对四人说道:“来,们四个考古系高材生来看下。”

华辰阳伸出双手从其父手中接过了生满铜锈,也翻来履去地看了遍,然后传给了旁边姬南飞。姬南飞依样看了遍递给了秦颂。最后马传入程治国手中,入手先掂了下马重量,然后把马靠近鼻端闻了闻,再仔细地把马看了遍,就还回给了华辰阳。

生有意考考四人,就说道:“们都看完了,结合们所学考古学知识都谈谈,看古董?否值得收购?”

华辰阳首先说道:“从锈迹来看,我认为青铜马有些年成了,还些钱。”

姬南飞接着说道:“确实,铜锈较厚,造形奇俊,应该古物,还有收藏价值。”

秦颂接着说道:“从包浆和造形来看,我也认为青铜马货真货实古董,有收藏价值。”

程治国最后说道:“我也认为件东西有些年成了,有收购价值。而且,件东西才从土里挖出来不久。”

生听四人说完,就从华辰阳手中取过马,当着那个中年子,双手举着对四人说道:“大方向们都说对了,看来们在学校还学到了些东西们看,首先马入手沉重,符合纯铜密度,真正铜铸;其次,包浆较厚,且不人为作旧,说明年代较长;最后,也重最要、最能说明铸造年代在马腹部隐约个印记。”

生说到儿,副大义凛然地样子转身对着那个中年子接着说道:“因而,真正古董,很值钱。但,正如治国同学所说,件东西才从土里挖出来不久贼,东西得来吧?还想骗我们说什么家传宝贝。”

长相粗犷中年听华生说贼,如闻惊雷,边双手荒乱地摆动,边往后退,说道:“我不件东西我种地时无意中在土中挖到把它还给我,我不卖了。”

生好整以暇地收好马,故作声势地说道:“现在想收回去,晚了!盗卖文物犯法,我该报警了。”

听要报警,顿时慌了,着急地说道:“老板,别报警,我找钱太不容易了,就放过我吧!大不了我把马便宜卖给了。”

生等句话,也真不真想报警,做生意最怕与人结仇,所谓怨家宜解不宜结,遂说道:“那青铜马想卖多少钱?”

子说道:“我本来想卖10万块,现在老板给6万块吧。”

生摆摆手,扯高声音说道:“得来东西,我买有很大风险还要我6万块。出门去问问,看谁敢买?谁会买?我最多给3万块,不然就拿东西走人。”

子讨价还价道:“老板,就可怜可怜我吧,我来趟京城不容易,路费钱就花了不少。才给我3万块钱,除了路费剩不了几个了。还添点吧!”

本意也不想吃诈似买下青铜马,而想通过压价方式来揽到更多生意。于说道:“再加点也可以手里还有其货吗?”

子也通透人,立即答道:“目前没有了,以后有了我都卖给。今天就加点吧!”

见话已说道个份上,华生就锺定音地说道:“好吧,今天就给加点,给5万块。但要把身份证复印件和联系电话给我,若,我也好把自己说清楚。们四人都听到了,青铜马挖土挖到。”

生意做完,也该到吃午饭时候了。由于华生做了笔有赚不陪生意,心情颇好,在谨慎地把青铜马放入保险柜,安排小妹看好门市部之后,就叫上卖马共6人,兴冲冲地走向了潘家花园内家装璜很上档次中餐馆。

在走进餐馆过程中,长相粗犷子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似,好奇地左顾右盼,切都觉得新奇。

待在雅间坐定之后,华生也不询问几人意见,独自接过漂亮服务员手中菜谱开始点菜,副轻车熟路样子。

在等待上菜过程中,华生支走了服务员,关上雅间房门,问起了基本情况。在问之前,华生先对子表明,问其基本情况没有其,纯粹为了交个朋友。也许见华生极为坦诚,也或许为了维持条线生意,子也就没有任何隐瞒地说了自己基本情况。

原来,子名叫朱民,家住河南洛阳北邙山附近邙山乡,个地道农民。

北邙山,又名北芒、邙山,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北,黄河南岸,东西横旦数百里,秦岭山脉余脉,崤山支脉。此山自古风水宝地,成为历朝历代葬之地,山上古众多,甚至有不少上起情况。唐代诗人王建有诗云:“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洛阳人旧”,白居易则留下了“何事不随东洛水,谁家又葬北邙山”诗句,此山葬之多可见般。山上现存有秦相吕不韦光武帝刘秀原陵、西晋司马氏、南朝陈后主、南唐李后主陵,以及唐朝诗人杜甫、大书法家颜真卿等历代名人之

民因其长相敦实,被老家人取外号为“猪儿”。但虽被人叫作“猪儿”,人却点也不“猪”,反而很聪明,属于“面带猪相,心中嘹亮”人。本不,但次偶然事件,让也成为了个名副其实贼。

民在次耕种庄稼过程中,发现自家庄稼地里突然出现了个黑乎乎坑洞,其上庄稼均被毁坏,气得破口大骂。但在接下来用锄头回填泥土时,发现泥土中出现了个小小玉饰挂件,停止了对不知名漫骂。出生于盗盛行之乡民,意识到获得了笔意外财富。果然,在对外宣称在挖土时捡到块玉后不久,就有个人上门用3000块钱买走了块玉。兴奋不已,同时也让尝到了甜头。

从此,朱民在早晨人们都还未出门劳作时,就开始漫山遍野地游荡。还别说,在长期游荡中还真让在到处邙山发现了些盗贼才盗完留下盗洞。在开挖泥土中翻找,或深入黑乎乎坑洞找寻,终略有所获。不但进步带动了寻找葬品积极性,更胆子也与日俱增。

常常劳而无功,让朱民也挺而走险,学着盗做法,白天发现还未被开挖过,晚上就带着镐锹来开挖。在走上条路之后,朱民逐渐认识了两个盗同行,俩都同乡农民。三人结成同伙之后,让也结束了单打独斗捡漏、盗历程。

们非专业贼,盗而得葬品,往往因不识货和没有固定销售渠道而卖不出理想价钱。经三人商量,次就由看着老实、实则聪明民到京城来试试,看能不能趟出条路来。

待朱民说完基本情况,菜也基本上齐了。在华招呼下,大家就开始吃饭。

生为了进步拉近与朱关系,也为了进步探知其手中否还有有价值古物,就要了瓶白酒与朱民对酌。

华辰阳四人还学生,华生也没让们喝酒。四人边吃着可口饭菜,边听华生与朱对话。

随着三杯酒下肚,华生与朱民在双方都感到取得了对方进信任之后,就开始了所谓酒后吐真言。

生告诉朱民,今天青铜马虽然出自小户人家葬,做工算不上精致,但其胜在年代久远,从腹部隐约印记来看应铸造于代,还很有收藏价值。5万块收进,放放,将来卖个十几万也有可能

民告诉华生,今天交易也很满意。因为探路式来京,怕出问题,次就只带来了铜马来。家里还藏有两件瓷器,在适当时候再带到京城来卖给华老板。总之,认定华老板朋友了,只要手里有东西就只卖给华老板。

在注意倾听华生与朱民杯酒话交情过程中,程治国也没有放松对桌上美食进攻。只要次见吃饭人,没有不被食量所惊叹

就连朱种农村子都自愧不如,在喝酒过程中不自觉地放下杯子,惊叹道:“小伙子么俊,样瘦,还真能吃!”

以华家大业大与见多识广,不会在乎程治国食量在乎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