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六章 就是人祸

待救护车驶出众人的视线,沈达福转过身,一脸正色地对程治道:“程老师,谢谢您!”

陈旭市长也握着程治的手道:“真的要感谢你呀!你但让沈总减少很大的一笔开支,而且也给们减少很大的一个麻烦,更重要的一条人命。”

听着二人的话,文教一脸笑意地望着程治,心中充满骄傲。

完感谢的话,文教要求沈达福继续带路查看整个小区的布局。

四人沿着厂区的分道线往前走,先查看整个厂区的布局,然后分别查看一个生产车间和一间员工宿舍,最后来到员工跳楼的那一栋楼房的屋顶。一路查看过来,文教一言发,只神情严肃地四处观望,其余三人见此也都闭口言。

查看完毕,文教边走边掐动左手。四人沈达福的带领下,来到沈达福的办公室。

沈达福的办公室但面积巨大、装修堂皇,而且摆着各种镶金戴银的摆件,豪华而奢侈,透露着有钱和奢糜的气息。

沈达福待公司员工为四人斟好茶水退出办公室后,立即迫及待地问道:“,看出问题吗?”

文教一言发,阴沉着脸双眼目转睛地看着沈达福。

文教的盯视下,沈达福感觉全身被看透,顿感心慌、难堪和,正准备话。却见文教举起右手作出下压的姿势,并严厉地道:“别动!”

完仍然盯视着沈达福,让他再次陷入胡思乱想中。沈达福即将要崩溃的时候,文教开口

“治,你怎么看?”

一直话,只跟着文教仔细观察的程治见老师问,略作思考回答道:

天灾,人祸。”

文教点点头,再次直视着沈达福,并道:“都你干的好事呀!”

沈达福见文教如此,忽然想到什么,脸上浮现出羞愧的神色,并沉默地低下头。

陈旭市长见状,心里明白文教与程治已找到员工跳楼的根源所,但心里仍然充满疑惑,而沈达福保持沉默,只好由他来

,您就直吧,要有所顾忌,相信沈总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早点解决问题也沈总和们所希望的。”

“陈市长,沈总的厂房建造时应该高人来设计的。整个厂区的布局但清晰明、赏心悦目、功用明显,而且气运流转、纳风聚财、循环往复,很符合风水布局的要求。沈总的企业自开工以来,应订单断、生意红火、日进斗金。因而,现出现企业员工连续跳楼的情况,风水的问题,而人为的原因引起的。所以治天灾,人祸。所谓‘祸福无门,唯人自招。’,正符合沈总现的情况。”

到此处,文教打住话头,又用先前的眼光看着沈达福,然后用哀其幸怒其争的语气道:“这个人祸由沈总引发,也只能由沈总来解,无能为力呀!”

一听文教无能为力,陈旭和沈达福就急,纷纷欲开口求教。而文教摆摆手道:“你们都别,这个事好解决,想接这个事,沈总你最好还把这个厂关掉。厂子关掉,一切祸事就自然没有。治们走吧。”

文教边准备起身向外走。沈达福一见,立马就急,站起身来拉住的手,以快要哭出来的语气道:“,您就救救吧!一时糊涂、追悔莫急呀。这个企业就的全部,死的心都有,求求你救救吧!只要您能救,让做什么都行。”

陈旭市长也很着急地道:“,您就救救沈总吧!需要们做什么您直接吩咐,作为您的学生,保证扣地做好。”为能让文教留下来解决企业的难题,陈旭市长也再次打出师生感情牌。

“陈市长,想为企业解决难题。这个事沈总自招的,他自己做有悖人伦的事情,招来冤孽,产生怨念,接受天遣理所应当的事情。若出手化解冤孽,解除沈总应承担的后果,但过程繁复、花费较大,更重要的阻断天道的自然运行,易受天遣、伤神折寿。”文教一脸无奈地道。

,求求您出手救救吧!管花费好大,只要您能救都愿意。”沈达福更用力地抓着的手。

陈旭也跟着道:“也求您救救这个企业,这企业们的纳税大户,沈总也们市内的优秀企业家,为杭菊市经济的发展作出重大的贡献,求您救救他吧!”

见陈旭市长也如此文教口气:“哎,那就勉为其难吧,若成功,你们也要怪。”

“沈总的企业之所以连续发生跳楼事件,应该两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这两个方面的原因都沈总自己促成的。一方面因沈总为完成追加的订单,让员工没日没夜赶工,使员工疲备堪,心生倦意;再一方面沈总做违背人伦的事情引来冤孽,产生怨念。这两个方面的原因一结合,使怨念缠上心生倦意的员工,从而连续发生跳楼的惨剧。因而,究其原因皆沈总自作自受而已。沈总,你这楼内先前发生过一女子跳楼的事件吧?且这女子与你关系非浅。”

文教决定出手后,进一步发生跳楼惨剧的原因。

完之后,文教对着沈达福问道:

“沈总,的可对?”

“教,您的都对!难道因那女人跳楼之后才接连发生员工跳楼的事?如果这样,那真自作自受呀!”沈达福面露羞愧之色。

沈达福自怨自艾地追悔一阵之后,终于道出事情的原因。

原来,沈达福与其妻生兰都农村人,二人结婚之后,凭着沈达福会裁缝的手艺,一同离开老家到桐乡城区开一家既出售布料也兼制作服装的小店。那时做生意的人还多,市场竞争激烈,二人很快就靠早起晚睡地辛勤劳动和真诚朴实的为人赚少钱,为以后的事业做大做强积累经验和资金。

正当二人沉浸于赚钱的快乐中时,噩耗传来,生兰的父母赶集回家的途中遭遇车祸,夫妻二人双双身亡,留下生兰小八岁的妹妹生香。二人料理完父母的后事之后,只好带上生香一同住进杭菊市城区的小店内,开始过上同一屋檐下的生活。

沈达福虽然长得其貌扬,但其性格颇好,对家人很好。店内但粗活重活抢着干,家务活也样样精通,煮饭、洗衣基本上其承包的。生香住入小店后,沈达福立即各方找熟人、托关系,花较大的代价让生香进入城区的重点学校读书,并生活上给予尽可能的关照。这使生兰姐妹二人都对他很信服,也很依赖。

这种信服和依赖随着沈达福事业的越做越大而达到顶点。生香高中毕业后,因没能考上大学而停止学业,顺理成章地加入沈达福的家庭企业。这时,沈达福的制衣厂已街道领导的鼓励和支持下由家庭式的作坊转变成专门生产羊毛衫的现代化工厂。

生香自小随姐夫姐姐一起生活,姐夫对姐姐和自己的好让其深为感动和难以忘怀,打小就心里产生姐夫天下最好的男人的认识。生香该谈婚论嫁时,她认为要嫁就要嫁姐夫一样的男人,总把别的男人与姐夫相对比,却始终未发现比其姐夫更为优秀的男人。经过百十次的相亲,仍未有男人入生香的法眼。

一来二去,生香的年龄也较大,好她身材高挑、容貌姣好,依然男人追逐的对象。相亲无果、邂逅无门的情况下,生香把对姐夫的好变成对姐夫的爱,日常的生活中处处关心姐夫、找机会靠近姐夫、无人时诱惑姐夫。对生香的示爱,沈达福内心知晓、心生向往,但他对生兰两姐妹的关爱真心的,且因其建厂时岳父母出车祸的赔款派上大用场,内心充满对两姐妹的感激。因而,沈达福还很有理智地抵制着生香的诱惑,一家人生活同一屋檐下倒也相安无事。

终于,一个炎热的夏天,沈达福外应酬喝醉酒回家其妻携子外出旅游未归时,天雷勾动地火。

沈达福躺客厅的沙发上酣睡正香,一条濡热的舌头带着醉人的香气其唇上生涩地徘徊。沈达福醉睡之中自觉地伸出双手,触动中只感到一阵温软,禁加大拥抱和触摸的力度,同时开大嘴含住那条濡动的舌头……

俗话:“男想女隔重山,女想男隔衣衫。”一切都顺理成章。从此,生香的投怀送抱中,沈达福也抛却伦理的顾忌,如干柴遇到烈火般地可抑止,时常创造机会与其幽会,家里、办公室、宾馆、车上、野地里……一切可逃避人们视线的地方皆洞房。

狐狸蹑踪前行,以为避开猎人的目光,迎接它的却一声响彻天际的枪声。沈达福的精力孜孜倦地用变得风情种的小姨子身上,交“公粮”延期就短斤缺两,长时间如此自然就引起生兰的怀疑。

生兰开始怀疑一直表现良好的沈达福因生意上的事外应酬而逢场作戏,但一次偶然的回家,让她如遭雷击。

生兰一天早上上班时,因发现手机家未拿而回家取手机。当他打开自家的房门时,一阵让人耳热心跳的呻吟声传入她的耳中。她一度以为自己走错房屋而退出大门,当再次确认自家房屋时,她忽然明白发生什么。

今早她出门去工厂时,沈达福昨晚睡晚今天想睡一会懒觉,而生香也她要到街上去买点东西晚点到厂里去,她也就没作他想匆匆往厂里赶。生兰怀着般的愤怒冲到自己的卧室时,看到听到声响的沈达福正从赤裸的生香身上拨出那仍然怒发冲冠的作案工具……

关上房门,沈达福与生香一言发地低着头听着生兰的怒骂和哭泣。骂够、哭够生兰知道家丑可外扬,一边自己相濡以沫、同甘共苦多年的丈夫,一边自己一母所生、无依无靠的妹妹,她又能把他们怎么样?最后,她只能让两人作出以后要再发生类似事情的保证,并要求沈达福立即去再买一套房让生香搬出去独自居住。

口头上的保证难以抵住肉体上的诱惑,生香的独自居住更方便两人的幽会。

一段孽缘双方能控制的情况下越演越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