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八章 饭后游乌镇

沈达福能把个家庭作坊发展现代化企业,其经营管理能力是勿用置疑

很快沈达福就按张国文教授要求作好生产经营调整安排,风风火火回到办公室,接过张国文教授递过来设计图,边看图纸边听张国文教授讲解。

在确认沈达福完全明白如何施工来调整厂区风水布局之后,张国文教授要求沈达福立即组织人员开始购物、施工,明天午他将与治国来现场查看进度和作出指导,然后就提出告辞,此时已近中午。

沈达福在看到难题得以解决曙光之后,心情大放松,脸苦大仇深表情消失,痛苦虚假笑容露出欢愉,拉着张国文教授手,定要宴请众人。陈旭市长也跟着邀请,教授只好说恭敬如从命

临出门时,陈旭市长建议到乌镇景区内吃饭,吃完饭后方便游览乌镇景区,晚也住在景区内。以陈旭市长话说,既然来到杭菊市,就要好好感受下江南水乡韵味,也拜托教授回京杭菊市旅游多做宣传。

于是,行人在陈旭市长带领下乘车赶到乌镇西栅景区内。

众人走进间外看似古旧,内里却装饰堂皇如五星级房间。落座没多久,江浙传统菜与乌镇特色菜就如流水似来。在陈旭市长热情劝导下,张国文教授与治国都被倒杯乌镇“三白”酒。早就饥肠辘辘治国在大家举杯喝口酒之后,懂也顾应酬饭桌礼仪,埋头开始大吃。

略带甜味江浙菜吃在嘴里股特清香,红烧羊羔肉虽无川渝红烧肉麻辣爽口,却也细嫩*汁大快朵颐,只那内孕鸡仔喜蛋和臭气浓重臭豆腐让治国心生惧意敢下口。

治国顾形象大吃,引起陈旭市长和沈达福注意,投之以好奇目光。而张国文教授却是以喜爱和欣赏目光看着治国举箸进食。小呷口酒,张国文教授笑着说道:

“陈市长,我这学生是十分,虽然吃得多点,但俗话说吃得才做得,我是十分喜欢。沈总,麻烦你还点两个带肉菜。”

对于老师出言力挺,治国略微些脸红,但并没停下手中筷子。

由于大家喝酒较少,东道主沈达福心事重重,陈旭市长也急于回去处理公务,饭局很快就结束

走出房间,陈旭市长在承诺明天下午来送张国文教授与治国到机场后,就匆匆离去。沈达福也在二人订好晚住宿房间并约定晚来请他们吃饭之后快速回厂里去

张国文教授与治国在众人离去之后,就悠闲在景区内游逛。

乌镇是典型中国江南水乡古镇,“鱼米之乡、丝绸之府”之称,属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中国十大魅力名镇、全国环境优美乡镇、国家5A级景区,素“中国最后枕水人家”之誉,更是在2014年11月19日成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拥7000多年文明史和1300年建镇史。

乌镇景区完整保存着晚清和民国时期水乡古镇风貌和格局,房屋依河而筑,深宅大院,重脊高檐,石板小路,古旧木屋,青青江水,各型小桥,处处透着江南水乡特秀气和温润。景区主要分东栅和西栅,东栅景区以旅游主,由东栅老街、前街、河边水阁、廊棚等组成;西栅景区以商务旅游、休闲度假主,区内河道密布、小桥林立,明清建筑依河而建。

张国文教授与治国在西栅景区内信步而行。走在历经风雨石板路,入目是白墙黛瓦、小河轻流、垂柳飘扬、廊桥水岸、樟树花飘。

这美丽江南水乡景致,让第次到江浙来治国目暇接,惊艳万分,兴致盎然,情自禁想起中学课本中那首传颂千古词作:

“江南好,风景旧成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沿着河边石板路走阵,张国文教授日常均午间小憩习惯,感觉些困倦,就想回房间,遂对治国说道:

“治国,你自己游览下,我回房间休息。”

治国把老师送回房间后,就兴致勃勃继续浏览西栅。

两人行可交流,人游得独享。

治国坐在小桥流水边香樟树下秋千,听着流水潺潺,闻着香樟树溢发出来淡淡香气,轻轻晃着,感觉自己就要陶醉在这水明景秀水乡里……

午后乌镇游人稀少,静谧、慵懒,秋千轻轻摇晃治国,在淡淡花香中自觉困倦双眼。

十余分钟后,治国从迷糊中醒过来,站起身伸伸腰,看时间还早,而自己依然游兴颇高,就决定到东栅去看看。

进入东栅,治国顺着石板路,先后游览宏源泰染坊、茅盾故居、江南百床馆等景点。

继续沿着街道西行,治国看到个铺满石板广场,座道耸立其别于其他景点冷清,此处人声鼎沸、香火飘扬。

治国好奇走向前去,远远见大门悬挂着个很大木质算盘,算盘下牌匾书“修真”三字。

修真,自古以来与苏州玄妙、濮院翔云并称“江南三大位极尊崇。据(明)陈《修真碑记》:青镇朝宗门内,曰“修真”,肇自北宋咸平元年(998年),道士张洞明修真得道。传说张洞明在印家巷树丛里结草庐,每日在草庐中静坐,虔心修炼,辟五谷,用吐纳之法聚合提炼元神。年复年,得日月精华,天正气,遂得道成仙,青鸾来仪,羽化而去。里人就,以道士修真名,曰修真

如今修真共设三进,山门,山门正门方挂特大算盘,算盘两颗算珠下,喻“人之善只在闪念间”,下方书对联副:“人千算,天则算。”二进是东岳大殿,三进玉皇阁;两边分设十殿阎王、瘟元帅、财神等配殿。东岳殿柱联是:“红日无私,贫富般照顾;青天眼,善恶两样对待。”两边配殿又副楹联:“天堂可到,狱非遥,只在心头分路;国法能逃,冥诛赦,休怪神力远大。”

治国在内慢慢游逛,多次拒绝内道士烧高香和购买道家法器邀请,独自在游览中读着那几副发人深省对联。

在玉皇阁内,治国瞻仰神像正面,就绕到后面参两边小型塑像,此处已无游客。无意中,治国发现扇半开着小门,透过缝隙可见块空,隐约几尊人物塑像耸立。

治国怀着好奇心,打开小门走出玉皇阁。来到空,天光明朗,空气清新,扫道内阴暗、气杂感觉。治国伸伸腰,然后走到排人物塑像前。

排人物塑像共四尊,整石雕刻,大小,全身已斑驳凹凸,面容难辨,颇古旧,看就是经历过漫长风雨。知是谁把这四尊石像从各处找来摆放在此处,还在没底座塑像下用石块刻姓名。由左至右分别本立、张履祥、吕留良、太虚大师。

治国博览群书,知道这四位雕像名字均古人,都是杭菊市历史名人。其中本立明朝初期人,系颐之后,诗文集《巽隐集》传世。

在此处看到本立塑像,治国顿感亲切,仿佛什么东西在招唤他样,遂情自禁前去,伸出白皙修长手指去抚摸那斑驳像体。

历史再次重演。

斑驳像体在治国抚摸下,已分化石屑濑濑往下掉。在知觉中,治国指肚被尖锐石屑刺破,鲜血顺着手指流到石像

突然,石像中射出道光芒,直射向治国脑袋。治国来及躲闪,就感觉什么东西击在自己额头阵难以忍受疼痛及晕眩传来,以他现在身体素质也能控制倒在,只是这次没晕过去。

躺在治国痛苦闭着眼睛,感觉额头被什么东西穿透过去,脑中是乎又多件东西。

十来分钟,疼痛和晕眩渐渐过去。治国站起身来,拍拍身灰尘,再次站到本之石像前。望着面容模糊石像,治国充满疑惑:“知这次跑进脑中又是什么东西?”

抬起手来看看,出血手指早已再渗血,摸摸刚才感觉被穿透额头也摸到伤口或血迹。

治国再次伸出手抚摸石像,斑驳像体除些扎手外,也没发生其他事情。找到原因,治国摇摇头,只好返回玉皇阁内。

走过玉皇阁,穿过东岳大殿,在禅香凫绕中,治国来到大门。回首再次仰望门“修真”及那架硕大木质算盘。在盯着那架硕大算盘看时,治国突然感觉脑中什么东西跳动下。

脑中莫明突然跳动,让治国知晓这次跑进自己脑中是什么东西——架算盘!

知晓进入自己脑中是什么东西,但什么作用却还知晓。治国边转身往回走,边陷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