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九章 神奇的算盘

“哎哟。”

“小伙子,你怎么在路?看点嘛,你把我撞得好痛。”

一声惊叫声音和一声愤怒责怪声,惊醒了陷入沉思中

定神一看,在他脚前面,一位四十多岁中年男子此时双手垫在臀部之后正欲从地上站起连忙上前把这男子扶了起,在扶起男子中,脑中有什么东西动了一,然后一道信息就闪现在了他脑中。

“黄成瑞,福建长乐人,生于辛亥年甲午月已卯日丙寅时,父母健在,家中排行第三,公职人员,……”

“小伙子,你把我撞倒了还在发什么愣?”一声愤怒声音打断了正欲进一步查看脑中信息。

“对不起!对不起!”连忙道着歉。

中年男子摔开手,一边大声说道:“以后路看点!”,一边揉着摔痛臀部往前了过去。

站在路上,回想着刚才脑中闪现信息,揉揉眼睛,心里再次充满了疑惑。

脑中信息是怎么产生?这信息是谁?是刚才那个被自己撞倒男人?……

思考着。

突然,了一种可能。他立即站定,依平时练功方法,运转丹田内精气,然后看向对面一位妇女。只觉脑中有东西跳动了一,立即有一段信息闪现了出

“方怡,河北石家庄人,生于丙辰年丙申月己酉日乙丑时,父母健在,独女,企业管理人员,现离异未婚,……”

未待看完脑中闪现全部信息,在惊奇和兴奋中不住地看向对面人,顿时信息如电脑屏幕换屏似地不停地闪现。

“彭小兰,重庆江北人,生于壬午年己酉月甲辰日庚午时,父母健在,独女,公职人员,……”

忠胜,浙江义乌人,生于丙戌年戊戌月癸未日癸亥时,父母俱亡,家中排行老二,企业退休人员,……”

“任贤义,四川资中人,生于甲午年戊辰月辛酉日甲午时,母在父亡,家中老大,公职离休人员,……”

……

当看向第五个人时,突然感一阵晕眩,眼睛涩痛、眼泪溢出、周身泛力,急忙闭上眼睛,停止精气运行,才感觉身体状况略有好转。

在原地闭着眼睛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才感有力气继续路,遂揉着涩痛双眼边边思考刚才发生事情。

刚才能看被自己撞倒信息,可能是自己在思考时无意识地作出防范,导致体内精气自行运行,才激发了脑中东西显现出了对方信息。按照这个思路,自己主动运行精气,果然能看信息。但是,当自己看第五个人时感难受和体力透支,应该是看别人信息需要耗费精气缘故。由此看,从石像中主动跑入自己脑中算盘应是一件算命法器。值得高兴是以后自己为人算命不再需在指上布九宫格掐算了,只需运行精气激发脑中算盘即可立即知晓对方情况了。不好是每一次运行脑中算盘都需耗费体内精气,一次不能为太多人算命。以自己目前体内蓄藏精气量,最多为人算命人数不能超过七个,且还只是算对方基本信息,若要知晓对方更多信息,一次也许不能超过三个人。

想通了发生事情,福为他与文教授所登记住宿西栅内宾馆。入宾馆内,见文教授房间门是关着就没有去打扰老师,拖着疲惫身躯进入自己房间关上门躺在了床上。

疲惫人才最知道床舒服。全身放松地躺在床上,舒服得发出了呻吟。但他克制住立即倒头就睡诱惑,起身盘坐,开始依法练功。

当室内游离精气丝丝缕缕地进入丹田并在体内缓缓地运行了六圈时候,放在床头柜手机响了起只好中断练功,拿起手机接听起。电话是文教授打,原时间已午六点钟了,福已过请他们吃晚饭了。

吃晚饭了,已略显精神立即更显得有些精神了。打开房门出房间,福与文教授已在宾馆大厅等着了。

进入餐厅包间坐定,菜就陆续上齐了。陈旭市长有事没作陪,大家就没有过多客套,直接进入喝酒吃菜主题。福知晓了喜爱吃肉,就特意多安排了两个肉菜。

晚餐大家心情较为放松,就多喝了一点酒。在努力吃菜中,也不知不觉地喝了两大杯“三白”酒,在结束晚餐时,白皙脸透出了些红意。

结束晚餐,在约好明天上午厂里时间后,福就告辞离开了。

文教授与出餐馆,入了被灯光勾画得晶莹剔透西栅夜景中。西栅夜景,不同于一般水乡夜色,有一种低调而华丽感觉,在各色灯光照射,古旧房屋、葱笼树木、弯弯小桥、徐行木船都倒影在那清浅缓流水中。在印满年轮石板路上,足音在小巷里回响,宛如穿行在画里,也仿佛穿行在另一个世界。

文教授与没有作交谈,都不出声地在小巷里,静静地体会着这醉人江南水乡夜景,直完了整个西栅,才调头回住宿宾馆。

睡在临水房间床上,艄公摇橹声,守夜人巡更声,啾啾虫鸣声,依然透墙传入了耳中。此时,“宿在乌镇,枕水江南”才有了真正体验。

当天边出现微曦时,就起床了空无人迹小巷中,开始了一天练体锻炼。待他回宾馆时,福与文教授站在宾馆大门外小桥边上交谈着。见他回了,三人遂进宾馆餐厅吃早餐。

吃完早餐,在福急切目光中,收拾好老师和自己东西,上车赶往了工厂。

车在工厂大门前就停了文教授与车,步行进了工厂。

进大门,映入眼帘是一个新砌巨大花坛,其上已种满了开着红花各种花草,品种以红色月季和三角梅居多。种满红花花坛,不但让人一进入厂区就产生一种生机勃勃、生意盎然感觉,更是使人产生一种美好、高兴、放松情绪。

过花坛,顺着办公楼与生产区过道往后,一些工人正在过道两边忙碌挖掘着,两条曲绕水沟已初轮廓。步入生产区,一些工人正在墙上制作橱窗,一些工人正在架设通向生产车间音响设备。

查看完了生产区情况,文教授与带领了他颇显豪华办公室。按照设计,室内所有镶金戴银摆件都已移出,只剩办公桌椅和一套沙发,显得简约而空旷。几个工人正在往室内搬运墙砖和沙石,准备把空旷办公室一分为二地砌为两间房屋。

在准备作为福以后办公室房间内,拿着粉笔在靠墙位置画出了办公桌椅、沙发及绿植摆放位置,同时在朝东那面墙上画出了再开一扇窗户位置。

拿着粉笔画位置时,文教授在一旁注视着不时地点点头。待画完,文教授对福说道:

总,你执行能力让我很是佩服,完全是按我们设计施工,在整个施工完了之后,你就可以让工厂正式复工了。有一点要提醒你一,你早上办公室了之后,尽量把治朝东这扇窗户打开,让早晨阳光照射座椅上。我们回京航班是午1点钟,等会就麻烦你派个车送我们机场。”

“这次真是感谢您们了!请您们稍等,陈市长要赶过送您们,等他了我们再一起机场。我有事出去一,您们请坐一会儿。”福说完就出房间隔壁财务室里去了。

福再次进办公室时,手里拿着一支票,径直文教授跟前双手递给了教授,并说道:

“这是我一点心意,请您收。”

文教授点了点头,扫了一眼支票上数字,用含有深意眼光看了一眼福,没说什么就收了。

在大家再次坐沙发上时候,文教授对福说道:

总,你拿一纸和一支笔给我,我写一段咒语给你,你每天早中晚各念一遍。”

福立即亲自拿纸笔送文教授手上。

文教授一挥而就,在纸上写短短一段咒语递给了福。

福拿在手上,只见纸上写着:“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身形。急急如律令。”

福在默念完这段咒语后,有一种身体一轻感觉。

这时,楼响起了汽车呜笛声。福站起身说道:

“陈市长了,我们去吧。”

三人,陈旭市长已站在车门外。见他们了,陈旭市长立即上前握住文教授手,一边说着感谢话,一边为文教授打开了车门。

三人上车坐定正准备出发时,福叫大家稍等一,他要去开车一起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