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二十二章 失而复得的包

阳失魂落魄站在路上,爬山游人络绎从他身边经过,都投之以好奇目光,而他顾,任由泪水漫下脸颊。

向着伊人离去方向站立了近一个小阳才循着上山路走上了山顶,坐临崖石头上无意识望着漫山舞动红叶。

停歇向程治倾诉完事情经过后,阳终于平静了下。程治没有恋爱经历,也知道怎样劝说,只好说给你算一卦,看事情是好是坏。

一听程治要为自己算一卦,阳顿了精神,期待着蓝玉烟回心转意。然而,程治早己清楚蓝玉烟将成为他过去式。

程治装模作样掐动手指,闭眼静默了两分钟后才按之前运转脑中算盘法器所预测内容开口说道:

帅,你本周气运顺,先有失恋后有失财,然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很快就会有新美女追求你,且之后你气运将蒸蒸日上。”

程治说完才忽然醒悟了过阳会失财,遂看向阳问道:“帅,你包呢?”

阳回想了一会儿,才回忆起他包放在与蓝玉烟谈分手坐在树林中石头边上了,由于伤心于失恋,就忘记了拿。他手机、钱包、学生证、驾驶证、借阅卡、身份证等物都放在那个包内。

二人急急忙忙往山下跑去,程治虽然知道阳会失财,但仍然希望还未有人走那个有些隐密树丛,能找回那个包。

待二人跑那个较为隐密树丛,只有一块光凸凸石头在迎接他俩,至于包却是踪影全无。阳见此,才有些云开雾散脸又阴云密布、叹气连连。于他讲,钱和手机丢了是个事,但相关证件掉了才是麻烦事情。

程治立即安慰道:“帅,你别着急,立起一卦看包在那个方向,相信捡人只会要钱和手机,其他东西是应该能够找回。”

程治掐动左手,立即依起出一卦。此卦用局阴五局,天芮星为值符落二宫,死门为值使也落二宫,日干、干同落坤二宫,又克天蓬、玄武落宫,且日干与干同在内盘,故可断定包未被人拿走,应在西南方向。

程治断完卦,立即朝西南方向走去,前行了十米,只见一个小背包躺在一束草丛中。

捡回包,阳检查了一下,发现除了包里现金和手机见了以外,其他东西都还在。看是捡人在拿了钱和手机之后,发现其他东西无用,就顺手把包朝西南方向扔了过去。

拿着包,阳在心里产生了一丝庆幸,又加深了对程治佩服。

二人已走半山腰了,就没有必要再爬山顶去坐索道了,就循着下山路走了下去。

当他们走出景区门口,姬南飞五人已在外等得有些耐烦了。手腕上包着纱布秦颂嚷道:“你们怎么才出?让们等了好久。行,作为补偿,大师今天必须要请们吃大餐。咦,帅怎么一个人?你大美女呢?”

阳如丧考妣似未作回答,程治连忙说道:“好,今天请你们吃好,你们要吃什么,方由你们选,菜由你们点。但是今天晚上大家一定要喝酒。”

秦颂还待继续问为什么见蓝玉烟,但在方思暗示下,闭上了已半张大嘴。

兰质蕙心方思拉着秦颂走程治近前,真诚对程治说道:“感谢你救了秦颂。”

程治摆摆手,“你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只要送哥没事就好。”

过正午,大家都又累又饿。在程治建议下,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餐馆吃午饭。

吃午饭阳精神难振、食难下咽,也影响了众人食欲,很快结束了午餐。

走出餐馆,程治征求大家意见是否还继续游玩,众人见平最为活跃阳还是一副垂头丧气样子,都失去了兴致,要求回学校各自安排。程治遂拦了两辆出租车,一同回了京大。

在京大校门外下车后,众人约好晚上集合间和点之后就各自散去。秦颂与方思去校园内“爱情林”补偿上午未秀完思爱,姬南飞与刘倩去逛街,叶霜偷看了程治一眼转身独自离去,留下程治这个单身狗陪着内心受伤阳往寝室走去。

程治陪同阳回了寝室,他也知道该做些什么安慰一个失恋人,只好让阳躺在床上独自去品尝失恋痛苦。

辗转声中,程治专心致志看着书,沉浸在自己世界里。

五点钟阳忽然坐了起,对着程治吼道:“大师,那儿去吃饭?要喝酒!”

,失恋犹如重感冒,虽然痛苦深、周期长,但总可以药而愈!

“那你马上起俩先过去,先陪你喝点。”程治放下书。

阳从床上爬起,也洗濑,拉上程治就往寝室外奔去。

校门外附近程治早已定好饭馆雅间,阳大声招呼服务员拿一件啤酒,也等程治点好几个凉菜上桌,就开了一瓶独自喝了起

等其他五人阳与程治已喝了六瓶啤酒了,阳占了四瓶。

待其他五人都坐下了之后,阳独自喝干了一杯酒,站起作痛苦状说道:“失恋了,你们今天必须陪喝酒!姬哥,送哥,准重色轻友哈!”

众人坐定,程治就安排服务员开始上热菜。姬南飞和秦颂开始轮流陪着阳喝着酒,而程治在招呼三位女同学之余也偶尔陪阳喝一杯,没好一会儿,阳就显得醉熏熏了。

在醉意矇眬间,阳嚷道:“大师,陈大师,你必须马上给算一卦,看可再找女朋友。”

程治望着众人无奈笑了笑,“好,马上给你算。”

喝了少酒,程治也懒得掐指以奇门遁甲预测了,而是抬起左手一边装模作样掐着指,一边运转精气驱动脑中算盘,想着预测阳何再找女朋友,一条简短信息立即显示在脑中。

“即有艳遇。”

这条信息,程治愣住了,心想脑中法器是在开玩笑吧?

众人都看着程治抬着左手既再掐动,也说话,而是一副吃惊表情,都十分好奇他底算了一个什么样结果。

最着急莫过醉意已浓阳,“大师,发什么神?底什么候能找女朋友?”

“即有艳遇。”程治因惊奇而无意识直接说出了脑中所显示那条信息。

“即有艳遇!?”、

众人都感觉可能,都在想程治是为了安慰阳而胡编乱造

“大师,你会哄开心吧?”阳也相信。

“这真是算卦结果,骗你们。”程治辨解

阳抬头朝饭桌上人都看了一眼,“三位美女都名花有主,可能爱;姬哥和送哥取向正常,也可能爱;只有大师还是单身狗,难道大师是你爱?”

阳边说边朝程治拥抱了过,程治见状只好躲了开阳却摇晃着往雅间外走去,离房门较近姬南飞立即起身扶住他一同走了出去。

待雅间房门关上了,程治略带歉意说道:“今天真好意思,让三位美女没能吃好,趁帅现在出去了清静一会,大家多吃点菜,看还喜欢吃点什么让服务员加点。”

见三位女生没说什么,程治就埋头吃菜。受其吃什么都感觉很香、很好吃样子感染,众人都出声开始专心吃菜。

吃得正香,房门突然被打开,姬南飞一脸兴奋冲了进

“大师,赶快加一副碗筷,出去上厕所碰见高中女同学了,帅就叫上一起了。”

话音刚落,已没有醉意帅就一脸酷酷样子走了进,其后跟着一位身材高挑、面容甜美、洋溢着自信和兴奋女生。

“嗨,大家好,叫汪一涵,是高中同学。”未待阳开口,同女生就自作了介绍。

程治立即让出了自己坐位,让汪一涵挨着阳坐了下

阳坐下之后,一一为汪一涵介绍了在坐众人。在阳作介绍,汪一涵用含情脉脉眼睛看着阳,一副郎情妾意样子。

见此情境,另位三位女生都以十分吃惊表情望向了程治,特别是叶霜尤甚。

在高中女同学含情脉脉注视下,先前萎蘼阳也再喝酒了,而是周殷情为女同学夹菜,言语幽默与同学们说笑。

由此看,忘掉失恋痛苦最好办法就是尽快再次恋爱,就如看伤疤最好办法就是遮盖住伤疤,哪怕是伤疤烂流脓也没人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