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易霸天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五章 倒楣的老板

程治躺在床,脑中总在闪现劫机汉子眼中充满愤怒、绝望和狰狞面孔,久久能入睡。

在党坚强领导下,我已步入安定、繁荣、强大快车道,广大民只要安分守己、勤奋进都能过富足安定生活,按理说会有因生活绝望而报复社会。但现实情况却是常常有关于某某发生报复社会引燃公交车致多死亡、某某发生报复社会砍杀小学生致多死亡、某某发生报复社会开车冲撞路致多死亡新闻报道。

这难道是家出问题?但如果真是家出问题,能有我们长期安定团结局面吗?能有我们今天稳定生活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管是下岗生活艰难,还是强拆利益受损,亦还是生起、住起、病起或死起,这都只是牺牲部分利益来成全家整体利益而已,存在整个家、整个社会、整个制度存在大问题。

纵观新中成立以来发展史,为推动全经济发展,工业与农业“剪刀差”直存在,广大农民直利益受损,难道广大农民都说祖好?为推动现代企业制度建立和发展,改革阵痛使大量企工下岗利益受损,难道下岗工都说祖好?为推动城镇化建设步伐,政府以较低价格大量征拆迁,失农民和被拆迁户利益受损,难道他们都说祖好?而事实却是我们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

可否认是,当前社会是存在着这样或那样问题,常让感到无力和无奈。但要看到我实际情况,底子薄、太多,家高层时顾、管、看事情肯定会少,但这是主流,我党主流是推动民富足、家富强。……

程治漫无边际想着,逐渐进入梦乡。

当清晨缕阳光即将射出平线时,程治准时醒过来,忍住还想翻身继续睡念头,起身来到宾馆屋顶,开始纳入紫气、蕴养丹田、吸收精气、贯注经脉。

量变才能引发质变。程治深知坚持努力重要性,从来为自己找松懈理由。

赶在张文教授起床之前,程治收功回到房间,收拾清楚等待教授来叫自己起去吃早餐。

文教授也是十分自律,每天都在七点前起床,从来睡懒觉。

文教授叫程治起下去吃早餐,隔着餐厅玻璃,看见陈旭长已坐在餐厅临近大门椅子静待他们到来。

看来,成功都是勤奋

吃完早餐,就立即取行礼坐车往杭菊赶。

杭菊位于江杭省北部、杭嘉湖平原腹,隶属于杭嘉,东距魔都131公里,北离江州74公里,西邻天州65公里,居魔、天、江金三角之中,理位置十分优越,经济十分发达,是全首批开放县(),也是全工业百强县()。辖区内有乌镇、茅盾故居等著名景点。

在赶往杭菊路程中,陈旭长再次为张文教授二遍出事企业基本情况和出事经过。

出事企业是杭菊内很有名气羊毛衫生产企业,该企业创出个全比较有名羊毛衫品牌——“三喜”羊毛衫,直是利税大户,可以说是行业“领头羊”,颇受委、重视。

“天有测风云,有旦夕祸福。”就是这样火红企业,在没有管理和财务问题情况下,近两个月内接连发生三起员工无缘无故跳事件,使企业下子陷入困境。在接连发生事故后,除企业自己尽力寻找出事原因和解决办法外,政府也组织调查组入驻企业展开全方位调查,但均找到原因,更谈找到解决办法。

所有解该企业事件都感觉整个事件透着股邪性,让内心深感解和畏惧。未知才使害怕。现在,企业老板寝食难安,整天求佛拜神。

听完陈旭讲诉,张文教授与程治都陷入沉思。

程治在内心推算着各种可能,但未到现场实查看,也只能尽可能些预案。

在张文教授与程治沉思中,车辆很快到达杭菊境内。在张文教授要求下,他们未在杭菊政府去作停留,而是直接去出事企业所在

远远,程治在车内就看见“四喜毛衫”四个大字坚立在幢大屋顶

当车辆驶进企业大院时,位矮胖中年男子正站在办公大门前翘首以盼。

轿车停下来时,矮胖中年男立即走前来,边打开车门,边微笑着说道:“欢迎!欢迎!”可惜其脸微笑难掩内心悲苦,让见就知其“苦大仇深”。

长待张文教授与程治都下车之后,介绍道:“张教授,这位就是三喜毛衫厂老板,沈达福。沈总,这位就是内著名易学专家京大张教授,这位是张教授学生、京大高材生程治老师。”

在陈长介绍同时,沈达福前紧紧握住张文教授手,就如溺水即亡抓住救命稻草,“辛苦张教授,欢迎您大驾光临!切都拜托您!”

客套完毕,沈达福欲请众先到茶室喝茶,却被张文教授拒绝。张教授要求立即去查看下整个工厂布局和员工跳现场。

在沈达福带领下,行四就未进办公,而是顺着办公道路往后面员工宿舍走去。

边走,沈达福边就向张文教授介绍整个工厂布局。整个工厂分为两部份,呈三横三纵布局。进工厂大门左边为办公及员工住宿区,三栋房横向排列,其中办公栋八层高房,员工宿舍为两栋九层高房;右边为生产区,三栋房纵向排列,均为八层高房。员工跳处都是在紧邻办公栋员工宿舍顶。

在沈达福介绍中,沿道路往员工宿舍走去。程治走在最后面,边走,边向四处打望。当他经意看向紧邻办公栋员工宿舍时,看见正在顶徘徊。

好!”程治突然声大叫,然后就越过众,如离弦之箭窜出去。

见状大吃惊,知发生什么事。在楞下之后,突然想到什么,都抬头望向第栋员工宿舍顶。只见已从顶迈出,快速向下坠落。

“又有!”沈达福声叹息,情自禁以手捂额,全身无力坐到

而张文教授与陈旭长则在意识到有后,也潜意识跟着程治步伐向前跑过去。

文教授与陈旭长跟着程治段距离,见程治但迅速如飞,而且顾前面是否有障碍都绕而过或越而过,根本就无法跟程治步伐,只好停下来边喘气边绝望等待着惨剧发生。

而在后边坐长叹沈达福已在想象鲜血四溅情景再次呈现。

然而,三期待中重物坠声并没有随之响起,响起是程治使劲声音和声痛呼声。

“嗨!”

“哎哟!”

两声声音传来,提醒惨剧并未按他们想象中剧本样发生。这给予动力,特别是坐沈达福,立即如发条玩具跳蛙,从跃而起,充满好奇、惊讶与期盼跑向紧邻办公员工宿舍

见状,张文教授与陈旭长也跟着跑过去。

当三跑到员工宿舍时,只见程治坐在,双手臂弯中托着个年轻男子。此时,那男子正试图从程治站起来。

见程治坐到,张文教授十分焦急跑向,弯腰扶着程治问道:“治,没事吧?”

“我没事,我坐着恢复会就好。”程治对着教授摇摇头回应道。

扶起程治臂弯中年轻男子,男子边起身,边双手捂着腰,痛呼着说:“哎哟,我腰好痛。”

沈达福没好气说道:“李永利,你现在晓得腰疼?你死都怕,还怕腰疼!”

小心翼翼把李永利扶到程治躺下,沈达福立即拨打120。

此时,程治也慢慢起来,对沈达福说道:“沈总,麻烦您给我找个房间,让我休息会儿。”

“好,那就在这员工宿舍找间房你先躺会,救护车马就来。”沈达福忙答道。

打开底间宿舍,股长期无霉味扑鼻而来。张文教授体贴打开房间窗户。程治躺在床后,对三说道:“我没事,您们去忙嘛,让我躺会儿就好。”

闻言,三带着担忧退出房间,到外面去等救护车到来。

待三离开房间,程治立即盘坐在床,运转龙象功,让丹田中精气在经脉中流转,很快就进入忘我状态。

二十分钟过后,阵急促“呜哇,呜哇”鸣叫声就在厂区内响起。在沈达福引导下,救护车直接开到宿舍前面。在医护员把李永利放到担架抬救护车后,带着担架来到程治休息房间外,准备把程治也抬到救护车去。

当他们推开房间时,只见程治已站在房间中正准备往外走。张文教授趋步向前,关心问道:“治,有问题吗?让医生给你检查下。”

“老师,我没事,用着检查。”

“程老师,还是到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吧!”陈旭长与沈达福都关心劝道。

“谢谢,我真没事,用到医院检查。”程治让大家放心,边说边做出下蹲、弯腰和甩手动作。

同来医生见状说道:“他能做这些动作,脸色也正常,没有事。”

见医生也这样说,张文教授才放下心,没有再劝程治去医院做检查。

走出宿舍,送医护员登车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