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世界里的路人甲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九 谈钱说爱

摆平张峰,小刚心里终于松口气,毕竟他面对的金丹期修士,那种无形的压力简直让他有点喘不过来气来。

“装完比就跑的感觉真特么爽!”小刚感慨道。

回到新秀阁的宿舍内,小刚先看看李牧尘的伤势,发现他除左胳膊还要月才能恢复之外,其他的伤口都已经开始愈合大利的疗伤丹药果然有些门道。

狠话不多,当属牧尘哥!”毫发无伤的赵远非调侃道。

李牧尘左臂上固定着夹板,用条绷带吊在胸前,听到赵远非的话,他无的翻白眼。

“呵呵,说起来也奇怪,们三十多号基本上多多少少都受伤,只有小子毛都没掉根!”小刚对着赵远非说道。

“呵呵,哥这们羡慕不来!”赵远非嘚瑟道。

“切!”小刚和李牧尘起比中指!

小刚三躺在宿舍里开始呼呼大睡,因为昨晚确实太累,需要回笼觉。这觉就睡到中午,其实三被饿醒的。

去饭堂吃午饭后,小刚他们回到宿舍简单的收拾下东西,就动身前往新秀峰天灵洞。至于新秀阁的其他早已经陆陆续续的搬上山去,毕竟大家都想早点去洞府内修炼。

晃晃悠悠的沿着青石路上山,顺便欣赏着新秀峰的景色,小溪潺潺,鸟花香,令心旷神怡。路上不时有主动给小刚他们打着招呼,经过昨晚的天灵洞火拼,三现在有点战成名的意思,如今新秀峰上下没有不认识他们的。

都觉得小刚要成为新届的新秀峰扛把子,新秀峰即将开启小刚时代。但小刚并不想成为什么新秀峰扛把子,因为实在没啥实际意义,新秀峰屁大点的地方,而且都群渣渣,当上扛把子有啥骄傲的?这就在幼儿园里称称霸样,传出去只会被耻笑!

小刚三来到天灵洞,仔细的观瞧着天灵洞的内部构造。天灵洞的主体大概百平米的大厅,紧挨着大厅有两房间,用来当储物间,里面放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另房间应该颜雄用来起居和修炼的地方,这里的灵气最充足的。

正准备打扫下天灵洞,这时小刚的掌机收到条讯息,小刚看看发现齐诗发来的:的上品灵石呢?

小刚回条:天灵洞前面谈。

回完讯息,小刚对着李牧尘和赵远非说道:“下卫生,会儿有点事要忙。”

“卧槽,吧,意思扔下们俩打扫,其中残疾!”赵远非哭丧着脸说道:“还有没有性,去搞毛线啊?”

“呵呵,要去搞事情!”小刚回道。

“鄙视!”赵远非,李牧尘起竖中指,就开始打扫卫生。

时辰后,小刚在天灵洞外等到齐诗

淡黄的长裙披肩的长发,齐诗缓缓走到小刚面前,两对视着,谁都没有说话,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齐诗脸色微红率先开口道:“配合演出的还没拿到酬劳!”

“厄,这么浪漫的场景,竟然跟谈钱!”小刚嘴角抽搐道:“被这么搞气氛都没!”

发现最近有点飘!”齐诗摆弄着指甲说道:“再给次重新组织言的机会!”

“大佬!这块灵石请您笑纳!”

小刚双手奉上灵石。

“乖,小刚子!”齐诗开心的拿过灵石,收进随身携带的乾坤袋中。

“大佬,能否赏脸去旁边的亭子里起看日落”

“今天收到灵石,心情不错,给面子!”

小刚与齐诗起步入凉亭,在石桌旁坐下,小刚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事先准备的点心和果汁啥的。二静静的看着夕阳西下,随着太阳的最后丝余辉消失在天边,天色也黑下来。

“喂,觉得今天怪怪的!”小刚突然说道。

“哪里怪?”

“怪可爱的!”

“哼”齐诗红着脸瞪小刚眼。

接下来两句的聊起来,小刚拿出压箱底的各种土味情话和段子。齐诗哪见识过这些,不时被逗得哈哈大笑。小刚也解到齐诗的出身背景。

齐诗出身于莱阳府三水县的商贾家庭,家里经营着些不大不小的产业,祖上出过几筑基期的修士。其实齐诗的性格那种活泼开朗型的,只不过从小就被灌输着贤良淑德的思想,所有都希望她做淑女,于慢慢的她就给自己弄端庄典雅的设!

小刚知道当女孩愿意跟说出自己的些小秘密时,那就说明对感。于小刚真诚的说道:“诗,其实真实的更可爱更优秀!以后至少在面前可以放心的摘掉面具,做最真实的自己!”

“嗯,谢谢!”齐诗有些脸红的小声说道。

“诗修真什么?”小刚决定聊些有深度的话题。

“其实自己也不很清楚自己修真什么,家里希望天能够光耀门楣!”齐诗口气说道:“那呢,修炼什么?”

吗?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海,曾经拥有着的切......”小刚故作深沉的说道。

“说话可以吗!”齐诗说道。

“其实,希望有天能够修至大成期,然后带着心爱的起看遍天云大陆的山川河流,日出日落!”小刚认真说道。

“大成期么?感觉遥远呀!”齐诗感慨道:“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实现呀!”

小刚:“没事,觉得已经快完成!”

“啊?这么厉害的吗?”齐诗吃惊道。

小刚看着齐诗说道:“因为已经找到心爱之!就差大成期的修为!”

齐诗时脸红不知道说什么小刚趁机把身体靠近紧挨着齐诗坐着,右手轻轻的揽上她的小蛮腰。

齐诗身体微微抖,轻轻把头靠在小刚的肩膀上,两就这样静静的依偎在起,此时无声胜有声!

许久,齐诗开口问道:“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嘿嘿,跟心里想的样!”

小刚美滋滋的说道。

“呸!流氓!”

齐诗站起身来给小刚巴掌。

小刚捂着脸有点懵比,怎么流氓?合着心里开车

莫名其妙的挨巴掌,自己歹也新秀峰的扛鼎物,有头有脸的,叔可忍,婶儿不可忍!

想到这里,小刚站起身来恶狠狠的说道:“真太过分!”

“万的纤纤玉手怎么办?”

小刚脸痛心疾首。

“哼!还不都怪!”

!”

小刚满满的求生欲爆发,他知道女孩子大多时候要的不对错,而对她的态度,到底有没有在乎她。

“知道错,罚块灵石!”

齐诗抿嘴笑,眼中闪过狡黠的目光。

就这么点家底!”

小刚快哭

齐诗笑着说道:“什么的,的,的也的!”

“那什么,能给留点零花钱不?”

小刚弱弱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