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4章 遥远的刀宗

随着道道光晕没入小山头顶,小山已经适应了疼痛,还疼痛在。小山再发出痛苦吼叫。只表情确实十分丰富,时而惊奇,时而愤慨,时而害怕痛苦。各种应该出现在一孩子身表情,仿佛蜀中变脸一般,在小山脸一一闪过。

“小山,你怎么了?你谁,快放开小山”

踉跄江母,随手捡起一根棍子就朝着男子身打去。即使再柔弱女人,当她绽放母爱时候,她们都勇敢人,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乓乓”

棍子打在男人,本来比较平缓光晕摇曳变幻,就像被风吹火苗一样,似乎随时熄灭消散。

“住手,住手”

随着后方声音传来,小山二叔急忙拉住了还想要抽打江母。

“小叔,小山,快救小山。”

江母看到男人出现,浑身气力被抽干般瘫坐在地,脸色煞白,拽着急声道。

确定看着小山和那名流血陌生男子,脸色几番变幻,最终好像确定了什么一般。狂喜说道:“要担心,好事,好事啊!小山要出人头地了。”

“嘘,等下我给你说,你要吵。就在里守着他们,我先去打发其他人。记住,安静守着,要打扰他们。”

说完便离开了,朝着往小山家过来人们大步迎了去,人越多反而越容易坏事,些事情,想搞得众人皆知。

,怎么回事,我刚才好像听到小山在哭叫?”

循声前来人们,看着,便停身问道。刚才小山呼叫声,在安静山间,传格外响亮。

“没事,小山说刚才做了噩梦,梦到他爹了。估计小子,今天受到惊吓了。现在他娘已经哄好了。没事了,都回吧。”

“走吧,没事就好了,今天大家都累了,小子,明天一定要好好地说道说道。三更半夜扰人清梦。”招呼着几人一起离开,脸喜悦难以掩饰。

“你要太苛责了,小山子毕竟还小,他爹早,情理之中。”

啊,你可要把几小子操练太过了,都小孩子嘛”几各自回家去了,小小山脚再次恢复平静。

看到众人回去后。自己再次返还,他要去照看着自己小侄子。江母一人,他还些放心下。

此刻江母,虽然听信了话,但一颗心在心口还停,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指节因太用力而发白。

“大嫂,用太过担心,如果我没看错话,种情形应该位先生再给小山醍醐灌顶。”去而复返站在两人跟前,对江母轻声说道。

语气轻微,生怕打扰到小山两人。

“嗯?什么灌顶什么?”

江母解,学着一般,轻声问道。她只通诗书底层妇女,种事情对她来说,就像天方夜谭一样。

“我原来从军时候,幸见到过一回。醍醐灌顶,就把自己经验和和一些记忆传给别人,醍醐灌顶,可大神通修者才会,一般修者传承时候会举行灌顶。”

过了一会,又听到喃喃自语地念叨些什么大神通,仙人之类碎言碎语。

两人焦急守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觉间两时辰已经过去。两人终于了新变化,锦衣男子身光晕逐渐开始流转变幻,紧接着便宛如烟花般彻底消失。

刚才还身形挺拔锦衣男子,突然开始,变得满头白发,皮肤松弛下垂,整人在瞬间就变风烛残年老者形象,面容枯槁,腰身佝偻,刚才还得体锦衣缎袍此刻已经变得松松垮垮,衣摆拖在地

要辜负”

老者抬手拍了拍小山肩膀,话还没说完,便栽倒在地

“老人家,你”

“已经没气了,应该死了”

江母和赶快前,伸手扶住两人,伸手探了探老者鼻息,缓缓说道。

“小山,你怎么样,哪里舒服?”

小山母亲抱住小山,两张脸紧紧地贴在一起,紧张问小山。儿子心头肉,半点差错。

“没,娘。我很好,先埋葬了师傅吧”

小山面无表情,谁知道他刚才得到了什么或者经历了什么,只此刻小山,眼中已经没了白天天真。

“好,听你

江母看了看自己儿子,再看看已经被放在地老者。

“对,先埋了他吧,唉,逝者为大”

应声附和到,说完便回家去拿铁镐之类了。

……

一会,三人便找了一偏僻地方,乒乒乓乓开始行动起来,三人合力,很快就挖好了坑。接下来小山擦干净老者身血渍,将老人头发收拾整齐,然后恭敬地把老人放入土坑,顺手把衣服摆弄整齐。

看着躺在坑里老人,三人一言埋土入葬。

佝偻身躯,最终被黄土掩没,许他曾叱咤风云,或者风流一,最终却客死他乡。真无常,祸福难料。一时朔风起,落叶渐飘零。

“师傅,虽然一切都来很突然,但,您终究让我开悟了,恩与我。弟子江山定会送您回刀宗,过往恩怨,愿能随您消散。您心愿,弟子会竭尽全力去完,重振刀宗,名动天下。”

看着逐渐隆起坟堆,小山缓缓跪倒。认真看着眼前黄土,似乎穿透了黄土,看到了黄土中人。神情严肃,像极了许诺让母亲过好日子时候模样。

“娘,二叔,你们先回去吧,我想一人待一会”

小山默默地矗在坟前,谁透他此刻在想什么,谁知道突然灌顶,对他影响多大。只明显感觉到,小山,再以前小山了。

“好,你用多想,照顾好自己就行”

拍了拍江山肩膀,摇着头转身离开,江山母亲张了张嘴,终究没说什么,跟着离开。过始终放心下,一人在屋子前站着,远远看着江山。

寒风轻拂,柳枝舞动,月光映孤坟,人影悄独立。

此刻江山,其实心思翻转,一点像表现那般平静。刚才埋葬师傅,名叫刘庆元,所谓刀宗,位于帝国东侧海域对岸,和太青山相距止十万八千里。

尤其江山小小年纪,就接受了刘庆元记忆和经历。种情况,相比夺舍遑多让,虽然别人记忆,但一下子涌入太多,让江山难以消化。一时间更清自己到底江山还刘庆元。

幸好刀宗门人光明磊落,即使自身即将命丧于此,行夺舍之事,然现在江山,只怕要叫刘庆元了。

江山记忆中突然涌入大量信息,涉及到各种领域,其中大部分都刘庆元修行经历,和一些刀宗功法,武技传承等,一部分关亲人和仇家事。

至于刘庆元为何会身在此地,根据他记忆,应该在探寻宝地时候,遇到了空间乱流,刘庆元仗着自己修为高深才撑下来,但却被空间乱流送到了太青山中。本就身受创伤刘庆元,掉落到太青山深处,一路被山中野兽飞禽追击,仓惶逃窜。最后被一声巨吼震晕,掉落在山脚树杈

本就伤势沉重,又被巨吼声重挫,刘庆元基本已经油尽灯枯了,能给江山灌顶,全靠一口气撑着。等灌顶结束,心中没了执念,他吊着最后一口气彻底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