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2章 大丰收

震天的吼声再响起后,整个村再次炸开锅,毕竟刚才的异象和声音,很容易让恐慌。

这次议论声响起,即使老说破嘴,众也难以平静,也许此刻的心情就像天上翻滚的云层般,起伏难定。尤其里的汉出去打猎的几,女和孩脸恐慌,她们的心思,早已经飞到自己丈夫身边

“好,大急,再等,如果天后他们还没有回来,我们再次组织手,进去寻找他们。你们先去收拾做饭吧,孩们也饿,我相信世成他们,吉天相,会有事的,大先散吧。”老无力的劝慰到,说完话,自己拖佝偻的身躯缓慢的渡入自己的小房,刚才还精神十足的老,似乎这刹那间变得更加衰老。

如果真有妖怪出来,他们现只怕要收拾东西跑路,而进山救。村中强健的年轻都对付,剩下的这些老幼妇孺又能如何?

却说此刻,正深山中打猎的,处境和外面想象的样,甚至天差地别。阵阵吼声响起的时候,他们也提心吊胆,个个的缩树杈上,大气都敢出,生怕引来灭顶之灾。过等响声结束后,林中再次归于寂静。

这太青山中,迹罕至,林中铺满层层落叶,光影交织,枯枝错杂。有些灌木比还高,偶尔有点点花骨朵从中探出,伴随淡淡清香。落叶成毯,树冠为伞,要刚才的阵阵嘶吼,众也许早已忘类的禁区太青山脉。

“大哥,要要趁,先退回去?”

猎队中的背弓汉伏身根粗壮的树枝上,轻声闻到。脸上有汗珠坠落,但动,也伸手去擦,只轻微的转头四处,作为个老道的猎手,时刻保持警惕,这也他们长久操练所养成的习惯。

用,再等等,如果半刻钟后还没有动静,我们就开始行动,总能空手而归吧,老少娘们还等我们,大也都太久没有见过荤腥。”低沉的声音,幽静的林间轻响。

眨眼间便过半刻钟,山间依旧沉寂,没有任何动静,静谧的有些过分,难以想象这么大的山林,竟然没有丝声响。

“好,大都行动吧,我前面开路,老三你和老五负责侧边,三成,你还中间,注意四周,准备随时接应,小甲,你们两个跟最后,注意保护我们后面的动静。”世成开始指挥,自己也拎马当先的往前面探去。

只见持枪的两个男,分开左右跟世成后面,背弓的汉跳上树梢,时时的环顾四周。两个偏年轻的小伙则手握红缨枪,跟后方,几配合默契,开始这太青山找寻目标。

“左前方三十米处的灌木丛,有些坍塌,好像有野兽经过的痕迹”。背弓的汉出口指路,其他几个也开始往左前方靠拢。

“小心,这样。经过的算小,怎么说也得头野猪。三成,你先给它两箭。”世成挥手示意。

“噗,噗”

“后面没有东西”几铁箭没入灌木,却没有任何动静,很明显后面没有活物,这应该具备的基本判断力。

世成上前扒开灌木,却只串脚印。拳头大的脚印,落叶上留下明显的印记。

“跟上,注意警惕”

跟随脚印,路小跑,时的四周,发现切可能隐藏的危机。

“你们它?”

最前方的世成停下脚步。指前面远处的头野猪,有些紧张的确认道。

眼前的情景也脸疑惑,只见前方有头近两米长的野猪,身上的猪鬣犹如根根钢针,两颗獠牙长近两尺,点点阳光的映射下,发出冷冽寒光。只此刻的野猪却地上动,似乎根本没有发现来

“砰”

声闷响,原来铁箭射野猪身上,锋利的铁箭,此刻却只有半只箭头刺进野猪的身体。

来这头野猪已经死

“奇怪,这畜生浑身没有任何伤处,而且这毛色和体型,也太像病死的。真奇怪。”

“世成哥,会被毒死的?”

“有可能,我们试试。来,搭把手把脖摁住,我有毒。”两上前翻倒野猪,世成拿起斧野猪脖划,却只留下道白印。

“这伙皮可真厚,死也这么结实,”漆黑的斧划过野猪脖,穿过厚厚的毛,只皮上留下道白色痕迹,竟然没有划破。

“哈”

世成喝,手中大斧翻飞,野猪脖颈划过,只见条血线浮现,血丝殷红,滴落的血滴浸红周围的落叶,鲜红的血液还带阵阵热气。

“血液猩红,似乎野猪死于剧毒,鲜血温热,可以判断野猪也刚死久。可这山中也没有发现其他的踪迹,真奇怪。”世成滴落的血滴,皱眉低语。

“要我,先管这畜生怎么死的,只要确认没毒,我们就带回去吧,这伙可小,收拾收拾,可够大伙享用的。”

“也对,说定和刚才的动静有关系,既然碰到,我们就赶快带回去吧,要浪费这大块头。”

言我语,几立马敲定,先拖回去再说。毕竟出来打猎,这种捡现成的机会也可遇可求的。

“好,那先把它藏起来,既然进来,就再往深处探下,多解这里的情况。”

“得嘞”

起动手,两三下便把野猪绑好捆紧,放枝叶繁茂的个树杈上。

“大定要注意安全,现已经有收获,没必要去拼命,遇到危险,大定要保命为主。知道吗?”世成转头,脸色严肃。

“知道,哥”

“我们都会注意的”

“你就放心吧,大都老江湖

纷纷附和,重新排好阵势,往其他地方继续探去,偶尔留两个记号,以免找到回来的路。

“前面好像又有伙。”三成站得高,眼神又好,很快便发现动静。

对,虽然有动静,可也太安静,没有丝声响。”刚说完话的三成又眉头皱,弯弓搭箭,支铁箭破风而去,箭破风声,既试探,也伤敌。

“好像和刚才样,难道又死物?”

到箭矢没入,却见动静,几对视眼,都觉得莫名其妙。

“好伙,头苍狼,过这伙块头倒许多。”

分开草丛,匹狼躺地上,苍青色的毛发格外显眼,四只利爪寒光闪烁,只地上,已经没有应有的神骏。

对,再找,有些奇怪,似乎这山脚的野兽,都出些状况,这情形,八成和刚才的动静有关。”

分开,各自找个方向搜索,行动也小心遮掩,来来回回的翻找,打破山间的静谧。

“呜,呜”

半个钟后,随哨声响起,片刻间,几又回到刚才分开的地方,只每个都收获颇丰,有手中拎山鸡,有两只扭打起的巨蟒,每个都满脸喜气。

“这次可真大丰收啊,这么多猎物,以前可想都敢想。没想到这次费力气就有这般收获。”

啊,这些可够我们大半年的吃食,上天保佑。”

六个喜笑颜开,各自手中的东西,纷纷笑开花。

错,现天色也晚,我们赶快回吧,这次回去。可以大半年用出来,哈哈!走吧,收拾收拾回。”

互相帮忙,或拖,或抬,喜气洋洋的朝来处返回,丝毫知道村里其他早已操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