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6章 希望

“小发什么呆,没事吧?”

江世成进来,看思考,笑问道。

“二叔,您来了,您坐。”江立马起身迎上去,顺手摆好破木凳子。

“小,二叔请自来,主要想了解下昨晚事情。”江世成看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问道。两人毕竟为亲叔侄,身为血亲,什么恶意。江虽然还孩子,但知道好坏亲疏。

把给母亲说辞,又从新重复了遍,只过江世成懂得要多点,问比较多,过基本围绕后续影响方面问。

“小,其实二叔今天还件事想跟你商量。”江世成看些支支吾吾,似乎太好开口。

“二叔,什么需要,您尽管说就。自从我父亲离世,您对我们直多加照顾,现何必这么客气。”江说道,想起江世成对他们,确实照顾加,钱出钱,力出力。

“那行,二叔客气了。虽然咱们村子现搬到这太青脚下,算远离外界,但安全。打猎寻食,时候出去换买油盐,这都危险。我寻思,你现得到了你师傅传承,看看能能给村子里帮点忙。”江世成缓缓说道。

“没问题啊,二叔。我会挑本功法和武技给大家练。过师傅他们刀宗嫡传功法,修起来些麻烦。我从中挑选其他,您觉得怎么样?”江其实考虑,毕竟村子人都过得太好,只提供修方法就能帮助大家,对他来说乐意之至

“足够了,足够了,小,这次可真天降大运啊!。”江世成些激动拍手说道。

“好啊,那我要挑选下。师傅记忆些错乱,大部分都没,我今天中午挑选好了就去找您。”

“好,辛苦你了,小。那二叔就打扰你了。哈哈!”江世成开怀大笑,摸了下江头,便笑离开。

“适合大家修,又会容易出岔子,只能再看看了。”江他二叔离开,摸嘴角自言自语。

《大荒经》,引地陆灵气,冲穴凝脉,精于锻体魄,偏重防御。

《风灵心法》修到高深处,可以乘风而行,真气包含风灵之气,以轻快和灵活为特色,灵活类修者习练,会相得益彰。

接下来研究,什么《破魔正法》,《行露诀》,《风火真诀》等等,转眼已经到了傍晚。最终江挑选出了两套心决,搭配三种武技,以便村子里人挑选修

“就你们了,《大荒经》搭配《紫微正星诀》,锻体练气,雄厚稳健。错,错。武技嘛,那就《千里追风》,《煞气破》和这《惊鸿三斩》吧。攻守兼备,又能练人耳目,以后如果打猎,比较方便。”

心满意足,皱眉头终于散开,想了想便朝江世成家走去,他现就要将这些授给别人。早学早用,危险从来都期而至

“二叔,我来了。我已经挑选了些,我先写出来,给您解释下,明天您就教给大家吧。我毕竟还小,没威信,这样能避免必要麻烦。”江想了想说道,虽然大家都知根知底,但露白古语还道理

“哈哈,那二叔我就受了这份功劳了。这次二叔可算仰仗你了,哈哈。”

江世成乐开了花,从屋子里翻出来些纸张交给江,自己便坐旁看

整整下午,江些修细节,同时讲解挑选基本功法。江只能从刘庆元记忆中挖掘东西认真讲解,选比较适合没根基人修功法,《大荒经》地脉处修,效果才会更好,而《紫微正星诀》需要吸收紫薇星光,两种都堂皇正气功法,容易出问题。

个下午转眼就没了,等到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时候,两人才停下来,虽然些细节还没完美解决,过江世成已经可以教人修了,以后只能大家起修起研究。

“好了,二叔,我先回去了,明天您自己看教吧!”忙活了下午丝疲惫。起身伸伸懒腰,对江世成行了礼便独自离开,其他事情,已经太适合他这个小孩子参与了。

第二天,果然随江世成放出这些消息,整个村子再次喧闹起来。男女老少,懂得懂得全部聚起,纷纷讨论关修事情,商讨这些仙人学习仙法。

人们聚起,即使懂什么,或者修什么用,但仍旧热情高涨,起说个停。人聚江世成周围打听怎么回事,江世成笑笑说话。

“这世成。怎么会突然说起修事?”

“以前没听说过世成会修啊,平时就觉得他力气大点而已。”

“对啊,难道世成突然遇到仙人传授了?”

三三两两谈论断,大家疑惑断。好端端世成怎么会提出来修,还要教大家修。这简直就像做梦样,甚至比做梦还荒唐,偏偏这事就这样发生了。

“世成哥,你就别卖关子了。你怎么会这种仙人东西?这段时间,我们可都,难成神仙还托梦给你了?”猎队个年轻人开口问出了所疑惑?

“哈哈,小甲啊,就你小子聪明,猜就中。这还真昨天晚上,神仙托梦给我。昨天晚上,我迷迷糊糊了,就感觉个白胡子老神仙把我带到天上,说大机缘给我。要然,我哪里会懂这么多仙人东西。”

江世成半开玩笑说道,反正这种东西推到神仙身上,谁会去考证。再说百姓对神仙直保持敬畏,对神仙手段了解,仙人托梦,正最好说辞。

喧闹持续了将近个时辰,大家终于冷静下来,江世成开始教大家。其中什么胸怀正义,为人善良这些大道理涉猎。过大家知根知底,都朴素底层百姓,人会些小气,但无伤大雅。基本都胸怀正气,要他们早就落草为寇了。所以这正气事,完全成问题。

个上午,江世成都向村子里人传授讲解,时候会被些奇奇怪怪问题难住,过最终还尽数讲授清楚。

村子里人,个个盘坐地上,双足跏趺,脊背挺直,手结定印,双眸微闭。小小武场下子变得拥挤起来,江世成个个谁姿势对,便加以矫正,尽量让每个人都能成功进入状态。

“大爷爷,您怎么练?”江正打算盘坐练习,但武场后面老人,解。

“小啊,你大爷爷我已经把老骨头了,半只脚都踏进棺材里了,还修什么啊!再说,我人,只要看你们能修成,以后生活些。爷爷我就满足了。”老者看打坐人,些欣慰捋胡子说道。满头白发,胡须垂胸,身躯佝偻,江看者没再说话。

“好了。小。你快去修,对,修吧。你爷爷我可直都看好你。”老者看,笑呵呵说道。

“好,大爷爷”江应声答完,便找了块稍微空闲地方。盘坐地上,心里回想幻威无相口诀,结合他师傅刘庆元记忆,开始探索天地之气。过于投入,因为他师傅初学时候,被教导,需要安静,安全地方才能全身心修

觉见,天色已晚。落日余晖撒间,缕缕金光透过云层,穿过树冠,照武场众人身上,个个身影被拉长,拉长身影,还他们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