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3章 军中晨练

从傍晚时分开始,卫一直都在给江传授一些斥候经验,如何潜伏最隐蔽,怎么测量准确,遇到敌军如何摆脱。各种细节和方案都一一教授。 直到天黑,没见到他斥候,回营休息,留下江开始消化卫刚才传授的东西。

一会,一走出帐外,江有些走神。两年前,自己还是一为生计发愁的村小子,吃住堪忧,就连村,出去打猎要提心吊胆。两年后,自己已经算是一新目标的修行者,为更上一层而努力,真是时

帐外光晕昏沉,寂静的营地只有鸟叫声时响起。满天星垂,弯月如勾,清风偶尔吹动四周的树叶,刷刷作响。

夜晚的营,连来回巡逻的都没,一座座帐篷在这昏暗的月色下难以分辨。江跳到岩壁上一块突起的岩石上面,盘膝而坐,沐浴月光,感受真气。

一坐就是一夜,转眼间东方露白,太阳从遥远的地平线升起,推开天际的朝霞。光晕四散,柔和的红光迷漫间,远处的天空层层红霞,挤满大半天空,红蓝相间,如梦似幻。

跳下壁,回到自己的营帐,准备自己第一次的晨训。神锋营有规定,除外出执行任务的都要参加早晨的训练。

一会,听到周围响起轻微的声音,江便出营帐,等着一起。每军种的训练方式一,但都是为提高体能。卫军身负斥候职责,除需要锻炼身体,还有他各种细节提升。

一会,果然卫和他几斥候都陆续出帐篷。几一眼看去,除身着统一,他形象都大相同。

“这是我们卫军新来的兄弟,江。他还是完全的新,趁现在战争未启,大家需要多带带。”卫指着江,向他六介绍。

“新?”六头偏矮的看着江出声。

“对,统领说是好苗子,用担心。你们各自介绍一下吧,以后都要一起执行任务。”卫提到徐统领,果然,都收起的轻视。

铁鹞子,地龙,猎犬,伪装,独狼,破风。六报出名字,江一一记下,这些都是以后长期合作的战友,许还会是生死相交的兄弟。

“好,这都是为方便称呼,以后你就会熟悉。”

“既然今天有新兄弟,那就从攀开始吧,大家先热身,等下就开始攀。江,你要多留意,的细节昨天我给你讲,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卫看着江,这群只有江让他担心,都是老油条,攀对他们来说只是锻炼身体。

“没问题”江信心满满,对他来说,攀只是一种新奇的方式,几乎会有任何风险。

稍作准备,卫就指着一处太陡峭的壁,示意大家开始。

看着他几手脚并用,在岩壁上攀爬而上,江回想着卫讲授,开始攀

按照卫昨天的说法,攀需要注意身体和壁之间的距离,攀行过程,需要找好手和脚的落点,调整重心。许普通还要考虑体能问题,过对江来说,体力完全是问题。

一步一步的向上攀爬,刚开始还感觉有些别扭,但是过一会,就逐渐适应。手脚并用,腾挪翻转,速度亚于他几。百米高的岩壁,几很快就攀登而上。江站在一块石头上,甩甩手腕,感觉这攀岩,似乎可以锻炼身体协调,许以后他可以经常试试。

“江,行啊,这身手,完全像第一次。”他几看着第一次就顺利爬上岩壁的江都出声称赞。

错,江。下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然可就危险。如果你体力足的话,可以先休息一会,你们几动起来。”卫叮嘱江,俗话说上容易下难,尤是这悬崖峭壁,如果一留神掉下去,基本断送性命。

“多谢”江看着还留在旁边的卫,就知道他的意思,显然是担心自己下去。

说完江开始向下爬去,下去像上来一样容易,眼睛的盲区太多,容易踩空,所以江格外注意。幸好有惊无险的下到营地,途因为一颗石头脱落,幸亏江小心提防,没有出现什么可挽回的危险。

等几结束,又是另一番训练,射箭,勘察地形,核实并测绘地图。总体来说,这卫军需要用到的东西太多,学的多。过江自从被庆元灌顶后,智慧开悟,这些事情基本很容易学会。这使得他在他几战友的眼,似乎太过天才

“江,你这小子,要是刚开始看你确实什么都懂,我都以为你是敌军派来的探子”午时分, 众开始午餐,铁鹞子对着江打趣。

一上午的相处,江发现各自的同,果然是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这铁鹞子晨训善于言辞,平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是在战斗出招凶狠,愧铁鹞子之名。

他几各有特点,地龙擅长行军设陷,早晨的攀,他的速度远超。猎犬擅长追捕搜查,鼻子对气味异常敏感,可以根据同的味道,来判断和追击。伪装就是精于潜伏的,就在这壁之间,可以藏匿却被发现。破风是一神箭手,百步穿杨,箭虚发,刚才就展示一手双龙齐出的绝活,让江感叹已。

这神锋营的伙食倒还错,大块的肉丸合着知名的青菜,保证每都能吃饱喝足,能量满满。

“江,下午你和我一起出去吧,现在局势明,随时有可能开启战端。没必要的练习我觉得你就必要,我希望你能尽快成为一优秀的斥候,时间,要早做打算”卫和几围在一起,吃过饭后便吩咐江

卫,是是有什么消息?”铁鹞子看着卫,问出在场他几共同的疑惑。

“没有,只是感觉”卫摇摇头,没有透露任何风声。

“哦”他几再问,都狼吞虎咽般的解决桌上的食物。片刻间,一桌子的饭菜就被扫荡一空,几吃过午饭,稍作休息后开始行动起来。

纷纷钻出坳,消失在郁郁葱葱的

“走吧,我们要开工,唉,这战争,知什么时候才是头。”卫一马当先,领着江往神锋营的西北侧潜行。这千阳实年龄大,当时为从军时帝国给的一些安补费,才投身军营,家还有一位老母亲和刚过门的小妻子。

默默地跟着卫,一路上会教江一些斥候需要特别注意的细节,有时候去勘探水源,如何做记号和辨认记号等。

一路上走走停停,江学着卫的样子,或者上树远眺,或者探查沟壑,凡事有可能潜藏的地方,都要一一检查。

“江,你要记得,我们斥候一定要隐藏好自己,侦探过程,一定要掩去自己留下的痕迹,任何线索都能留下。”卫对着江强调。

“嗯”江声音低沉,控制在两之间。说完就回头看看,检查自己有没有留下线索,再三确认过后点头示意。

确认无误后,两再次开始行动。两身影很快的就消失在无尽的大。树枝垂落,落叶覆盖,无尽的大,两踪影难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