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9章 白蛇

离弦的利箭呼啸着射向绿色的蛇,箭即是报仇,又是解恨。

“啪”

结果乎意料,铁箭虽然射中蛇头,却没想象中的血花四溅,绿色蛇头上伸片灿如翡翠的鳞片。山射去的铁箭被鳞片所阻,掉落地上。

眼睛微闭,山心中想起关传说。

些天地间极其强大的血脉,为传承,才会用各种隐藏的手段保护子嗣,以免血脉消失。

传说,妖中皇者龙族脉,都会片护身逆鳞,遇到危险时才会显现,牢可破。凤凰族也其独特的保护手段,凡是凤凰血脉,全部身怀涅槃真火,可以浴火重生,虽然只次机会,但是仍然让其他族类眼红。

着那片可能是逆鳞的东西,山心戚戚。如果真是什么强大血脉,自己只怕会惹祸上身。但是到绿色蛇眼中的藏住的恨意,他又心里没底,只怕放过它,仍然会被记恨心,伺机报复。

索性做二休,反正两者已成死敌,先杀再说,以后的祸事以后再说。

再射箭,仍旧被阻。死心,箭射刀砍,管每次砍什么地方,总会块坚硬的鳞片凸来,抵挡攻击。那绿色蛇的眼中似乎也丝嘲弄。

筹莫展的时候,异变再生。那条蛇头部的鼓包缓慢鼓起,就像充满气的气球样,忽然鼓包中间劈道闪电,击中绿色蛇。

的闪电昙花现,但是威势吓人。就那闪电劈的那刹那,山浑身汗毛竖起,整个人仿佛被人刀架脖子上,寒从心起。尤其闪电击中绿色毒蛇的瞬间,山像个溺水的人般,只觉得被人掐住脖子,难以呼吸。

“啪,啪,啪啪”

闪电消失后,啪啪声音响起。定睛去,那块刀箭难侵的翠绿鳞片布满道道细的裂纹,仿佛件上好的玉石被打碎。

蛇,心余悸。没想到这两条蛇各神异,想起自己这两天都找绿色的毒蛇报仇,现来根本就是找死。

“嘶嘶”

虚弱的嘶鸣,断断续续。

,原来是蛇发闪电后,显得萎靡振,紧缠着绿蛇的身躯正慢慢松开。

心头惊,山手起刀落,狠狠刀砍向绿蛇,刚才还无可奈何的鳞片应声而碎,消失绿蛇体内。

又是刀,正中绿蛇头部,刀下去,绿蛇身首两分。失去头颅的蛇躯地上翻滚两下,便彻底动,紧咬着蛇的蛇头也无力的掉地上。

死去的绿蛇两只死死的盯着山,狂躁暴虐的双眼最终失去神采。

“嘶嘶”

半死活的蛇发低沉的嘶鸣,两个眼睛竖起,停地朝着山眨巴。

“你是死是活,就凭天命,我只能帮你到这里。”

蛇可怜兮兮的样子,于心忍,蹲下身将绿蛇的内胆挖,放到蛇眼前,然后便转身离开。

身后如何,已经和山无关,他新仇得报,正是大快人心的时候。于是路开怀,向西而行。

这广阔的平川,终于快到尽头,也知这平川的尽头到底是什么情况。帝国的西边就是沙族,如果意料,这平川尽头应该就是浩瀚沙漠。

山至今还记得他大爷爷说的那番话,帝国西部是片大沙漠,帝国东边是到尽头的大湖。现终于机会观沙漠

越是临近这平川尽头,山越是心忧。毕竟自己现的状况,既适合潜伏,又没足够的血气和人硬拼。如果被人发现,估计只能跑路,但是要想被人发现,又太现实。

“还是再恢复两天吧”

山左右为难,着自己的样子,又想起刚才死于刀下的绿蛇,稍微感到些安慰。

接下来山又是开始炼化毒能,然后狩猎野兽补充血气。天中,大半的时间用来打猎,烹煮。本来生熟忌的他,现随着烹煮手法见涨,已经开始些挑食,反正生的肉食,他现是接受的。

过随着他身体越来越强,打猎变得更加简单。现山狩猎,都用弓箭,随意的拿起地上的石子或者树枝,就可以当做箭矢暗器使用,可以说手到擒来。

“沙沙”

山拾掇着手中的獾子,忽然听到周围声音传,沙沙作响。这声音传进耳朵,山就觉得很熟悉,稍微回想,就想起前几天被绿蛇咬中的事。

屏息凝神,山警惕万分。现身体还没好,如果再次遇到绿蛇那种毒性强,又难以对付的东西,他就要抓住机会逃跑

来”

假意呵斥,希望可以吓唬到藏暗处的东西。谁知道还真些作用,条洁蛇从附近钻来,抖动草叶,沙沙作响。

着这条面熟的东西,山抽刀戒备。蛇钻来后,显得些呆头呆脑,直盯着动,两眼闪烁,好像计划着什么。

“噼啪”

压抑静谧,空气也仿佛沉重许多,略微些安静的矮林中,只烤肉的声音直响个停。

蛇对峙许久,终于蛇调头钻进枯草叶中,随着沙沙声窜去远处。

目送蛇离开,山长口气,收刀回鞘。再三确认蛇离开后,拿起烤的些焦糊的大肉,大快朵颐。

尽快解决身体问题,山也只能铤而走险,再次沉溺炼化毒能的工作中。这刚解决完个獾子,又开始打坐修炼。

山却知道,就他全身心投入到炼化体内问题的时候,那条蛇再次现,还是山,然后离开,唯同的就是没被人驱赶。

“沙沙”

山无奈,着再次钻来的蛇,四目相接,两两对峙。蛇也发起攻击,就这样着他,两只眼睛咕噜个停,让人难以揣摩其心思。

“你要跟着我,走开”

“信信我砍你”

接下来的天,蛇频繁的现。山走到哪里,蛇过会肯定现,任凭山如何吼骂,它仍然会现,就像跟屁虫。

“算,你要打扰我”

最终山败下阵来,任他如何驱赶,蛇总是会再次现,上去又没恶意,他也只能放任自然。

“嘶嘶”

蛇见状,粉红的信子吞吐定,双眼扑棱扑棱的眨巴停,就像挤眉弄眼样,然后主动慢慢接近山。

“哐”蛇接近,连忙持刀戒备,如果蛇敢袭击他,他可会留手。

“嘶嘶”

蛇再次退去,钻到草丛中知去向,临走之前还摇摇晃晃,好像喝醉酒般。

“唉,好心没好报,活该你!”

蛇离开,山恨得抽自己巴掌,早知如此,当初就该管它,让它和绿蛇同归于尽多好。

越来越接近平川边缘,原本星罗密布的老树开始越来越稀疏,比人还高的草垛也基本没,越来越多的荆棘现,成群连片。

中间,两边泾渭分明。放眼东侧,树冠成林,杂草丛生,偶尔还野兔林中穿梭。再西边,荒草枯杂,很难见什么活物的影子。

些荒凉的前方,山心底犹豫,现自己需要大量的肉食补充血气,才能炼化体内蛰伏的毒能,然身体难以恢复。但是如果再往西去,似乎没太多的野生动物供自己食用。

“还是先恢复身体重要,等身体彻底好,再做打算吧!”

踌躇会,他决定先这林中彻底解决身体隐患。

转身回转,随意找棵枝叶繁茂的树冠,盘坐上面。全身放松,吸取天地灵气,等到体能灵气沸腾,再次配合自身血气,糅合成股随心所欲的灵气洪流,攻伐体内毒能。

静静地盘坐树上,周围灵气围绕,体能疼痛袭来。身体中的青黑色力量终究是无根浮萍,抵挡住这天地灵气的攻击,点点败退。

山全身心投入其中,只想鼓作气彻底炼化体内所的毒素,却知那条蛇再次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