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9章 救人

“小,那们等你一起,还们先回村?”三人离开宝来商号,另外两人,有些不太确定。

“两位叔叔,你们先回去吧,暂时不会回去,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本来就增长见识,磨炼自己才离开,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家。

“好吧,不过你也要注意,这外面人心险恶,别掌柜满脸和善,这人黑心很!”两人不忘提醒

知道叔,你们也多保重,回到顺便带话给娘,就说很好,让她不要担心。”

“好,那们就先走,你自己保重。”两人说完,便拎置办东西转身离开。

目送两人离开,突然有些意兴阑珊,一人独自闯荡,前路如何又难以捉摸。情绪低落人在这镇南城四处走走逛逛,硕大镇南城,竟让感觉更加孤独。

一路走来,到有人聚集在一起,还不停指指点点,嘴里谈论什么。也跟过去一会,发现有人在卖艺乞讨。

小孩子平躺在地上,一身材魁梧男子在场地中央,手握红缨枪,舞虎虎生风。长枪大开大合,宛如游龙不见首尾,周围偶尔响起稀稀疏疏掌声,不过男子摆在地上筐篓中却空空如也,任凭男子如何吆喝,也不见众人掷钱。

“让开,让开。都什么,有什么好,不用回家吃饭啊?”

“让开,公子到

刚才还挤在一起人,闻声四散,尤其听到公子三字后,都谈虎色变,推推嚷嚷跑开

“哼,一群刁民还不快滚,小心抓你进大牢。”被一群精壮汉子围在中间少年开口呵斥,这应该就他们口中公子

这所谓公子,手中一把折扇轻轻扇动,一身粉红锦衣,腰间一根坠明珠金丝带,还吊一块拳头般大小玉佩。全身行头都在彰显他贵气。

“你这人好生大胆,没有任何备案,就敢在城中卖艺,你以为这镇南城你家开?”公子持枪男子说道,声音娇弱,让人听格外别扭。

公子,在下初到贵地,如果有得罪地方,请多多见谅。实在小儿身患病痛,在下身无长物,只能以此筹点钱给小儿治病,还望公子高抬贵手。”中年男子指躺在地上小孩,满脸无奈,对公子出言解释。

不管你什么原因,只知道你没有郡守同意。如果你想要给你孩子治病,那也不没有办法。你这人,也不错,只要你愿意跟愿意出钱给你儿子治病。你可愿意?”公子中年男子,眼中意味不明。

“你这汉子,真不识抬举,公子中你,可福分,还不赶快叩谢公子?”公子手下纷纷出言呵斥,上去一恨不得替男子跪下。

“这位大叔,你们这?有什么不对吗?”有些奇怪旁边人,那人表情奇怪,似乎这公子招揽并不什么好事。

“这公子啊,他喜欢男人。”旁边人以手掩嘴,小声一句。

“喜欢男人,喜欢男人?那他们几?”不知道该说什么,指围在公子旁边精壮汉子,轻声问别人。

随后便到旁边人点头示意,顿时无语。

公子,小人还有要事需要回家处理,实在不能跟在你左右,还请恕罪。”男子抱拳赔罪。

“哼,要不你身材不错,值得欢好一番,早就收拾你。没想到你竟然不识抬举,那就不要怪。上,把他们抓起来,要亲自炮制他。”公子怒气冲冲,气急败坏吼道,声音尖锐,就像一女人在叫喊一般。

“上,抓住他”公子护卫抽出钢刀一拥而上,和男子打成一团。长枪翻飞,或撩或挑,长枪一扫,激起阵阵尘土。钢刀斩出,带起道道寒光,刀枪交接,乒乓响不停。

男子勇猛,时间久也体力不支,一时间双手难敌众拳,很快就落入下风。不到片刻间,男子被打倒在地,身上也添几道刀伤,皮破血流。

“怎么样,跟作对,简直自寻死路,这镇南城它姓,由公子说算。”

公子说从护卫手中夺过长刀,在男子身上比划,眼神阴翳,嘴角冷笑,男子神情。只在太青野兽身上到过。

“你说,在你这里划一刀,会怎么样?对,你儿子也在这里啊,你不要给儿子治病吗?要不要送你儿子去天堂,省他难受,哈哈哈”公子化身噬人野兽。露出自己变态獠牙,手中长刀在两人之间来往比划,就像一恶魔一次次摧毁男子心理防线。

给你出注意吧,你脱光衣服,跪在面前求饶,就放过你孩子,这可你最后机会。

“滚”公子转头朝还在周围人群喝道,泛冷长刀寒光凛冽,狰狞表情欲择人而噬。话音甫落。周围围观人群纷纷跑掉,再也不做逗留。

“唉,何必欺人太甚?”

实在不下去,挺身而出。虽然身强体壮,但和其他几成年汉子相比,还有些矮小。不过绝不畏惧,自从锻体无法突破后,也不知道自己身体极限,虽然他身上布满伤痕,但那些都以前就留下

“吆,有人呈英雄啊,你也不你那样,这些护卫,随手就能捏死你,还好学人家做英雄。哈哈哈,你们说,这脑子进水,好不好笑,哈哈!”

公子冷笑说道,神态轻蔑至极,斜眼,丝毫不把放在心上。

“那就试试”话不多说。提起拳头就冲进护卫群中,一拳一,切瓜砍菜般就把几汉子打倒在地,即使他们如何努力,胸口总有一股力气压他们,难以起身。

“一群废物”

护卫首领见状,嘴里骂到,自己提刀迎上。钢刀挥舞,一招基础横扫千军也使得气势震人,不过轻轻跳跃,便躲开。护卫首领一刀接一刀,不断抢攻,从容不迫全部闪避掉。

“小子,你只会躲吗?连这点本事都没,就像学人家当英雄?”护卫见自己刀刀不中,恼羞成怒,出声挑衅。

“那就如你所愿,来吧”

神色一凜,吸气提拳,朝护卫首领砸去,护卫本有些轻视,但见拳头越来越近,感受到拳头夹带气劲,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只能仓惶横刀防护。

“砰”拳刀向接,随众人惊呼,只见护卫手中钢刀被一拳砸弯,余劲不散,携带弯曲刀身砸在身上,一拳直接轰飞五六米远。

“这!小兄弟”众人惊呼,就连公子也脸上挂满笑容,硬头皮开始和扯关系。

“别。公子,可不兄弟,也不想和你这样人做兄弟。你毫无缘由打伤他人,这就错,有错就要认,你打算怎么做?”脸上不露任何破绽,公子厉声问道。

“这位小兄弟,刚才在和这位大哥开玩笑,没有其他意思。这位大哥不要给孩子治病吗?给钱,给钱。”公子哆哆嗦嗦从怀中掏出一袋银子,颤颤巍巍递给躺在地上汉子。

“这位兄台,赶快带银子离开吧,找大夫,先给你儿子病吧。”示意汉子拿上钱快走,这里毕竟别人地盘,待越久。变数越多。

“多谢这位少侠,以后有需要,在下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中年人拿这钱袋子,抱起孩子转身离开。

“小兄弟,现在人也走,钱也给。你也可以走?”公子。嘴里陪笑,心里却恨不得把大卸八块,一泻心头之恨。

你应该经常欺负百姓,就这样让你走,心里有些不爽,要给你留点教训,免得你以后继续作恶。”公子眼底阴狠,在眼里。放虎归道理,他两年前就已经知道

“这颗痛心丸。只要你肯服下,那么今天事就到此为止。”不知道在哪里摸出一颗丹药,递给公子。

“大,大侠,这痛心丸?”公子拿药丸手,抖动不止,药丸,艰难开口问道。

“吃这颗药丸,你每隔三年时候,都会心脉疼痛难忍。只有服下解药才能压制药效。如果让知道你还有为非作歹行为,那解药你也别想。”说出这药丸功效,公子脸色煞白。

“家父镇南城郡守,小兄弟,你要三思啊!”公子,一脸凶相。

“吃不吃?”

“家父镇南城郡守”

“嗯?”

“家父镇南城,呃”公子话未说完,就动手将药丸塞进公子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