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5章 雨夜杀戮

大雨,瓢泼而下,雨幕遮蔽天穹,一场追逐杀戮就这夜雨中开始。

刘左卫一当先,带着提刃男子林间狂奔。晃动的树冠成指路灯,意无意,皆布局。后面三紧追同伴,哐当哐当的磕碰声连成一片,只是被大雨禁锢小小的范围传递。山确认洞中没的时候,远远地吊后。既要不被发现,又要及时支援刘左卫。幸好山锻体效果明显,才能经得住这种奔波。

刘左卫远超他,再次制造出山猿冲撞的假象后,顺制造陷进,就找地方隐藏起来,静待敌上钩。一场属于斥候之间的战斗,就此展开。

跟着刘左卫一路疾驰,片刻后就追到刘左卫最后制造动静的地方。看着周围再次恢复平静,似乎山猿凭空消失一般,地上也没山猿留下的任何痕迹。

似乎已经意识到此刻的境遇,立刻摆出防守姿态,匕首横前,眼神犀利,缓慢的转看向四周。

“噗”一声响起,头顶一根碗口粗大的树干迎面咋下,树上还一些树枝胡乱生长,很明显树干还是刚才赶时间做出来的。

男子看着落下的树干,闪避开。只听“砰”的一声,树干砸进落叶堆中,引起周围地陷,男子和树干一起落向坑中。

说时迟,那时快,男子见状,就地一翻滚,滚向一旁。

远处的刘左卫暗呼一声就是现,一射出,直取翻滚地的男子。一射穿雨幕,也射穿男子的小腿。

“啊,啊”

男子痛苦嘶吼,低沉的咆哮山中远远传开,痛苦难耐的男子伸折断插腿上的矢,一只紧紧地扣地上,一只握着匕首,眼神凶狠的盯着矢射出的地方。

招,你怎么?”另外三族斥候闻声赶来,就看到躺地上的同伴,纷纷低声询问。三背靠背,警惕地注意着四周,朝叫招的族男子移去。每都双持刃,脸色阴狠的盯着周围,宛如发狠的野兽。

“忍着点”三招围住,一地上给招中的伤口处涂抹药粉,另外两注意保护。

“嗖”一破空而至,直指上药的族。

“哼”一声冷哼,另外一守护的族男子眼神一扫,反应迅速,将斩断一米开外的地方。

刘左卫一射出,头也不回的跑开,刚才的地方已经暴露,只能再次更换藏地。果然刘左卫刚刚离开,原来藏的地方就一支铁飞来,扎树上,留下尾羽颤动。

“嘣”

“嘣”连续两,朝着刘左卫躲避的方向射来,幸好因为大雨遮挡视线,他们只判断出大概方向,刘左卫才能惊无险的继续隐附近,试图再找机会进行攻击。

一时间,林中两方马僵持。一明,一暗,一方多势众,一方寡力薄,唯借助地利。

这时山也跟上来,远远地跟后,看着林中的四族。两全神戒备,一分神上药,一气喘吁吁躺地上。

山弯弓搭,全神贯注的瞄准敌,铁弓被拉到满月,先是瞄准躺地上的,又慢慢转向正包扎的族男子,这一出去就会暴露自己,一定要趁此机会,给对方造成足够的麻烦。

“嗡”,一声打破寂静,铁快如闪电,带起一道虚影,以迅雷之势飞向蹲地上的族男子。

“啪”守卫的两反应迅速,依旧拦下飞来峰矢。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铁力道太大,虽然被斩断,仍一部分穿透男子的甲胄,没入体。一共四,两受伤,现即使硬拼也不落下风。

山看到一正中族男子的体,信心大振,打算再度弯弓开。拿起中的长弓,才发现弓弦已经崩断,计划只好作罢。

“去树后”族斥候也是经验老到,两拖着受伤的同伴快速躲古树后面,山和刘左卫一时失去视野,难以偷袭。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四躲藏的古树,三合抱的树干完全遮住影,山无奈,只能另想办法。

雨越下越大,道道闪电划过长空,像金蛇狂舞,阵阵雷声响彻四野,震耳欲聋。

山,干的不错”山正紧盯林间,注意敌情,忽然旁响起刘左卫的声音。

“敌明,我暗。现我们占据利,只需要消磨他们的精神,便能轻松拿下。”刘左卫低声指导山,战斗中教学,也是前所未的体验。

“不用太过紧张,先恢复体力,等他们疲惫的时候,我们再去干掉他们”刘左卫看着族藏的大树,射出一后便靠着树休息。

山虽然体力充沛,不过还是学着刘左卫一样,盘坐一根粗壮的树枝上打坐修炼,恢复自血气。

一坐就是一夜,一晚上只双方射倒是互来回,只是都没什么效果。等天快要亮的时候,刘左卫示意山跟着他,两提钢刀,慢慢地走向族斥候藏的地方。

远远地两就看到树后的情形,中的伤者脸色些苍白,斜靠树上,另外两仍旧小心的观察周围,只是四看上去都非常憔悴,分明整晚上都没休息。

族的也发现山两,目光碰撞间,火气十足。山从的眼中看到仇恨和怒火,还一丝不甘。

山提刀邀战,心算无心,此刻天时地利和都山。山之所以一邀战,也是想更多的解下的攻守之道,为以后可能发生的战争做准备。

“秦国,我会斩下你的双,洗刷我们的耻辱。”族斥候神态暴虐,语气蛮横。

“来吧”

提百炼刀,肆意豪放,任由雨水拍打。族男子双握匕,随一转,映出道道剑花。

族男子看着山,脚步一滑贴近山。短小的匕首中翻转,横划,斜挑,竖劈,招招攻向山要害。山横刀胸前,只能刀随剑走,提刀格挡。

“铛,铛铛”

族男子速度太快,山只能连续防守。又是一次刀剑相交,山刀一翻,顺势斩向敌族男子侧避开,山趁势压上,横刀挥砍,斜刀上挑,瞬间攻守变换。

山全力展开攻势,刀如猛虎,快若流星,劈砍撩刺,动作行云流水,攻势连绵不绝。此时族男子疲于应付,每一次格挡,都感觉双一痛,逐渐感到些酸痛,心知不能继续这样被动防守。

借助山刀劲,顺势拉开距离,暂时摆脱重重刀影。山再度跟上,不过这法灵活,前后腾挪,整山周围跳转突刺,招招诡异多变,一横挑,一突刺,影闪烁,迅捷无比。

缠斗一会,终于抓住机会,一剑划破山后背。山再次体会到火辣辣的疼痛感,鲜血顺着伤口流出,被雨水冲刷,染红后背。

族男子眼光闪烁,继续追击,每一次攻击都不离山背后,想要加剧山的伤情。

逐渐山也发现族男子的意图,故意露破绽,族男子果然闪到山后面,再次划向山后背。山等族男子近后,顺势翻倒地,长刀画圈,顺向上劈出。

匕首再次划伤山,不过长刀也砍中族男子。两败俱伤,不过伤分轻重,山起,捂住还流血的腹部,族男子却倒地上,再也起不来,刚才山一刀从腹部划到胸口,那族男子此刻已是气若游丝。战况变化太快,场中的还没反应过来,族男子就已经倒地上,他们想要支援已经来不及

山随意包扎伤口,虽然脸色苍白,但是依旧生龙活虎,看着其他三跃跃欲试。现场基本大局已定,山和族另一受伤的鏖战一起,几十回合后,再次败亡,刘左卫丝毫不软,将其余两族斥候杀死,一场突如其来的的遭遇终于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