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0章 再遇王公子

山看着公子还叫嚣,公子心口处摁,便听到公子发杀猪般的嚎叫。

“感觉怎么样,如果你还想试下,我可以满足你。”

,以后会再欺凌别人,大侠,你饶过我吧!”公子擦擦脸的汗水,唯唯诺诺的说道。刚才钻心的疼痛,让他会非常乖巧。

“好,那就样。希望以后要见到你作恶,走吧”山冷着脸说道。

“多谢大侠,多谢大侠饶命”公子被几个护卫架着,溜烟的跑掉,转眼间便消失街角。

其实刚才山给公子服下的也是什么药丸,只是吓唬吓唬他,实际他的心口压下,让公子暂时心血堵塞,从而导致他疼痛难忍。

看着公子等人离开后,山也离开此地,他还想继续逛逛镇南城,顺便找个落脚的地方,等明天牛角果到手后,再做打算。

路兜兜转转,只觉得镇南城,空其表。行人个个显得无精打采,神色匆匆,酒肆茶楼大多空荡荡的。和山师傅记忆中的那些大城相比,简直是破旧堪。山也没继续逛下去的性质,随便找个客栈住下,便待房间里修炼。

夜过去,山洗漱收拾完毕,就朝着宝来商号走去,按照谈好的,牛角果今天就能拿到。种预感,最觉得此行应该会诸多变故,也许等他的是郡守和其他陷进,但是山也正想趁个机会检验下自己的实力。

掌柜,我来下的牛角果准备妥当没?”山踏进宝来商号朝着掌柜抱拳示意。

“小兄弟,果然是守信之人!请随我来,牛角果早已备好,就等小兄弟来取。”掌柜故作自然,领着山前往后院,只过额头的汗水断溢

掌柜,你宝来商号环境真是错,曲径通幽处,柳垂翠鸟鸣,别番享受啊!就是点远。”山跟着掌柜路走来,两侧假山交错,头顶垂柳轻拂,远处鸟声空灵,确实别番景象。

“小兄弟说笑珍贵之物。自然需要特殊保护,到掌柜和山到座演武场。

演武场石砖铺地,两侧的兵器架摆满各式武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样样俱全。还几个人坐演武场方的观武亭内,公子也是其中个,观武亭下方守着两队护卫。

“大胆狂徒,竟敢城中行凶,抢夺他人财物,殴打郡守之子,你匪类,眼中还帝国法?眼中可还我?”亭子中人看到山进来,便声喊到,掌柜也顺势跑去观武亭中。

山看着观武亭,亢的问道:“哦,你是哪个?”

刚才说话的那人甩衣袖,指着山大声斥责道:“哼,我正式本城郡守,你目无法纪的匪贼。”

郡守,你怕你儿子的心痛?”山缓步走向摆着钢刀的兵器架,声问向郡守。

“小子夸口,哪什么痛心丸,老夫岂会被你毛头小子哄骗?”亭子中唯坐着的老者,也就是镇南城郡守开口嗤笑。郡守长相倒是仪表堂堂,长发高高束起,身着宽袍大袖,谈吐间怒自威。

“既然郡守大人说没就没吧!”掌柜,我要的药哪里,拿来看看。

“哈哈。黄口小儿,你要的东西就里。只要你今天能活着去。药给你也无妨。就跑你无福消受。”郡守从桌子拿起物,正是牛角果。

说完便挥手示意,身旁的两个护卫跃而,攻向山。

两人可比昨天那几个人厉害多,两人攻守序配合默契。个双手成拳攻击面门,双拳间断的击向山。另个从后面手,招招狠辣,总是从难以防守的角度发动偷袭,山只能闪躲,竟然效的反击。

“就点修为,还敢挑衅大人您,真是自量力。”掌柜看到山落入下风,即刻看向郡守,嘴停地溜须拍马。

“哈哈,知道天高地厚罢,仗着自己点力气,就藐视我,该当教训教训。”郡守也开口说道,说话的同时还忘茶端起茶杯。

山确实太习惯,虽然以前村子里也练习,但都是交手,而且大家只是互相练习,招间终究是迹可循。

“砰,砰”

三人缠斗会,山便身中两拳。山躲避后面的偷袭时,前面的拳手抓住机会,两拳打山胸口。山只是稍微晃动下身体,继续打成团。

三人转眼间已经交手二三十招,山也开始修炼适应,本能的战斗意识开始觉醒,身体和思维终于统,心到拳到,身形矫健。两人仍旧前后夹击,山也手脚并用应付自如,架肘挡拳,横腿扫敌。又过几十个来回,两人已经逐渐感到力从心,似乎无力招架山的攻势。

“砰,砰”接连两声,两个人被拳轰到。

“再来”山朝着亭中喊到。

“哼,两个废物。刘统领,你去,定要给我拿下他。”郡守对着身后个青衣老者说道。

“是”刘统领从台子纵身跃,跳到山跟前。

刘统领天庭饱满,青衣下面肌肉鼓气,顾盼之间鹰视狼顾。老者站山面前,双目瞪,自种迫人气势。

“请”

刘统领语落地,便手捏鹰爪,起手攻来。两只手灵活自如,手攻面盘,手压胸口。山见状,挥手格挡。手爪抓山胳膊,随手撕,山的袖子就成碎布条。才过几招,山的衣服就变得破烂堪,衣衫褴褛。

“你看你现的样子,多像个乞丐。哈哈!逞英雄,打我,你个垃圾,家父可是镇南郡守!”公子脸狰狞的嘲讽。

“呲”又是抓,山的衣服支离破碎,布条横飞。看着身的破布条,山无奈,只得脱掉衣,露精壮的身。只见身密密麻麻,尽是条条细小的伤疤,胸前背后,几乎全身满布。

“再来”山举掌迎,刘统领的手爪抓山的身,只砰砰响声,却没留下任何伤痕。

场中的其他人看着两人的战斗,纷纷变得些紧张。任谁看到山身的伤疤,也会心里发怵,再加刘统领的鹰爪,似乎都破山的防御。

刘统领似乎也发现问题,眼神紧,从袖中掏两个精铁打造的鹰爪戴。精铁所铸的银爪,看去黯淡无光平平无奇,过爪间摩擦的声音锐利刺耳。

山也暗自戒备,顺势从旁边的兵器架拎起把刀,手中刀,心中底。整个人气势变,气态超然,眉目之间威严逼人,长刀振,嗡嗡作响。

刀走刚猛,爪灵巧。刀劈,声势惊人,横扫竖斩,刀刀逼人。刘统领鹰爪神鬼没,招招诡谲,总是人意料的角度探,让人措手难防,转眼间两人又缠斗半刻钟。

“叮叮叮”

两人连续交手十多招,刀竖劈鹰爪,发清脆声响,多少力气,他自己也知道,只是刘统领被刀砍飞,翻飞到观武亭前,嘴里咳口鲜血。山手中的长刀也应声断裂,跌落地。

郡守,现什么话说?”山手拿断刀,龙行虎步,逼视众人。观武亭下的护卫掏武器,紧张的盯着山。

位小兄弟,犬子肖,是我的错。以后定严加看管,会纵容他惹是生非,还请小兄弟高抬贵手,某必定感激尽。”郡守看看还抽搐的刘统领,最终还是低头赔礼道。

“如果以后让我知道,你们父子欺诈他人,会像般轻易放过你们。我要的药草,还来?”

“是,是小兄弟你需要的牛角果,权当赔礼送给小兄弟,请笑纳。”郡守拿起桌子的牛角果递给山,郡守那种高高的姿态早已

“二两银子,少。该是你的,我会抢夺。但是你们要记住,以后还敢为祸,人如此刀。”山从包裹中翻二两银子扔,双手拿刀,用力扳,断刀再次应声而断。

说完也管他人,拿起自己的衣服便大步离开,留下众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