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8章 报酬来的太快

自从蛇毒和药草量三合为后,炼化受阻,炼化速度变慢许多。三种量交缠起,给自救带来许多麻烦。

炼化蛇毒时,没有太多感觉。但却感非常疼痛,三种量合成新力量不停地冲击身体,有种要冲破身体,从身体里钻出来感觉。

外面上去,就会发现身体变故不断,右边身体肌肤青黑,表面黑气缠绕。如果仔细观察,还会体内似乎有东西窜动,正如个个气泡般鼓起又消散。

“噗”疼痛难忍,口喷黑血,黑红色血液刚落草上,就嫩绿杂草被黑血腐蚀,转眼间就变成光秃秃条。

感受着体内情况,似乎有自己体内血气和雷灵气越刚猛,炼化速度越快时候,另外三种力量才会反抗更激烈,有种鱼死网破意思。

明白身体已经达极限,如果继续被毒冲撞,可要半个身体爆亡了。按下鼓作气念头,不再炼化毒,果然体股开始全力修复被血气和雷灵气占据左边身子。

荒芜川上,灵气活跃,身体就像海绵般,不停地吸收灵气,恢复血气,滋养肉身。不过身体血气刚才被蛇毒消耗太多,体不足,很快就察觉天地灵气再也不融进自身,好停止修炼。

“大意了”强忍疼痛,左手撑着身子站起来,着自己模样,心里回想刚才情形。都自己最近锻体大成,心中自满,才导致大意中招。

没想尾巴还没翘起来,就被那条小蛇当头棒,这也让明白,不仗着自己有刘庆元记忆,就可以无所顾忌。这圣寰大陆,即使化虹境,也会随时会陨落,更何况个锻体小修。

这幅模样,也许会让更加清醒。

“这人模鬼样,真啊”

打量着自己,连自己都觉得自己难,多眼都感觉心里发怵。原本上身肌肉分明,整个人都显得孔武有力,精神十足,现却干瘪瘦小,眼就骨架。脸上皱纹密布,俨然个古稀老者形象。

右边身躯却又番样子,身材同样干瘪,皮肤片青黑,偶尔会有黑气冒出,散发出股难闻气味。

“幸好还活着。以后定要多多留点心”劫后余生暗自唏嘘。

有了生还希望,痛定思痛,暗下决心定要打起十二分注意,不再有意外发生。穿上皮甲,着皮甲松松垮垮身上,以前贴身皮甲现就有些显得太大了,别说防御,真正战斗时不成拖累,已经算谢天谢地了。

小心行走平川上,耳听八方,眼观六路,既想无事发生,又希望刚才让自己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罪魁祸首。

“咕咕”

这大川上行走了不两个时辰,就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头晕目眩,又听肚子发出声音,他颇感麻烦。平常吃过东西后,三天也不会觉得饥饿,现才不两天,就感觉饥肠辘辘。

“可身体出了问题,真屋漏偏逢大雨”

心烦意乱,胡乱拿出干粮应付了几口,但仍旧非常饥饿,点作用也没有。

心中疑惑,拿出了准备所有口粮,狼吞虎咽股脑全部吃完,本以为会有所帮助,谁料肚子凸起,却依然发出饥饿咕咕声。

血气消耗过度,想办法找些补充血气肉食了。”心中明白,应该血气急缺,不维持身体所需量才会导致这种情况出现。

身体实饥饿难忍,收刀持弓,重操旧业,打算川中狩猎番,先解决血气问题,再收拾蛰伏体内邪恶力量。

身为个拥有两年打猎经验猎人,这无边平川里更得心应手。不半个时辰,就有所收获,狩猎头香獐和獾。

身体越来越饿,先将这两猎物随意烹煮番。平时用来对敌打仗百炼刀,现充当杀猪刀,不太懂烹饪之道,也懒得精算,随意清洗了番,便开始烧烤。

烟熏火燎折腾了好久,终于穿木棍上獾肉滴出油脂,颜色也开始变黄。又烤了会,獾子好多地方已经烤焦,便扯下獾肉,放嘴里大口咀嚼。

“呸”獾肉入嘴,苦涩荤腥,还有些夹生。着獾肉上处被烤糊地方,眉头紧皱。

“这真吃过最难吃东西了”

心底默默地鄙视自己,但还硬着头皮将手中獾肉吃下。

獾子全部下肚,肚子高高撑起,摸了摸自己肚子,轻笑着自语“来要做阵子饭桶了”。

獾子下肚,饥饿感觉消失,身体再次恢复气力。着地上香獐,想了会,直接盘坐地上,趁着血气有所补充,开始炼化体

再次炼化体不敢冒进,点点慢慢蚕食。每次炼化点点,每次炼化都伴随着剧痛,暴动再次冲撞游走。

咬牙强忍疼痛,终于将右手炼化。这次实太过紧张,炼化过程中。那股力量好像有智慧样,不断地冲击手臂,像要鱼死网破。幸好锻体有成,如果锻体没有大成境,胳膊早就被撑爆了。

终于炼化完,甩掉手上汗水,狠狠地双握住了双手,再次体验了完全控制双手感觉,心中欣慰,恨不得仰天长啸。

刚炼化点手上,就听肚子再次打鼓。

“咕咕”

再次听熟悉声音,非常郁闷开始了新烹煮。这香獐比獾子大了许多,肉质也美味了许多,血气不足,提供量远远少于獾子,香獐下肚,仍旧有点乏力。

路找寻,路煎熬。拖着丑陋身躯路走过,要有蚊虫苍蝇之类周围盘旋飞过,不用动手,这些虫类直接被毒气杀死,掉落地。

日落月升,黑幕掩日,无数萤火虫空中飞舞,淡绿色光点连成片,朦脓焕丽。

“嘶嘶”

“嘶嘶”

不知自己何方蛇声嘶嘶,循声过去,眼前景象让他心中乐。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见前方颗怪异树下,两条小蛇缠斗起。条身如绿带,月下散发绿光,通透艳丽,舌头呈三角状,两颗紫色獠牙更紫光闪烁。另条小蛇洁白无瑕,身合月光,白色信子吞吐不停,白色小蛇虽无毒牙,但额头上有几个凸起小包,更显危险。

两条小蛇也发现了这个不速之客,但却无暇分心。两条蛇缠起,白色小蛇不停地闪躲着绿色毒蛇进攻,紫色獠牙多次擦身而过,白蛇身上带出道道浅紫色印记。

白蛇招架,味躲避,不过白蛇整个身体却紧紧勒住绿色小蛇蛇颈处。

绿色毒蛇来人,更加焦急,拼命挣扎撕咬,白蛇面对这突如其来攻势,表现更加不堪,它没有及时避开紫色獠牙,被绿蛇咬中。

被咬中白蛇,下子变得有些萎靡,甚至觉得现白蛇,似乎比刚才暗淡了些。

着场中情况变幻,张弓搭箭,瞄准两条蛇纠缠地方,想要击毙命。

不知错觉,竟然两条蛇眼中了人类才有表情。绿蛇眼神狠戾暴虐,像威胁,白蛇眼神柔弱,显得有些可怜兮兮,似乎还带着丝祈求。

“竟然已经通灵了”

通灵,普通野兽分和妖怪嘴明显区别,这世间所有飞禽走兽,鱼类爬虫都要先通灵,然后才开始修炼。

时有些犹豫,野兽通灵不易,杀掉有些可惜,不杀又怕多生祸端。

“罢了,你我无怨,通灵不易,就不杀你了”

和这白蛇无冤无仇,而且这白蛇显然不毒物,最终选择放过白蛇。心中有了决断,手中长弓偏,利箭离弦,直射绿蛇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