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3章 血染的男子

话说猎队满载而归,欢笑,却不知村中其他人早已心急如焚,女人孩子纷纷树下屋外面来来回回,刻也不得安静。

“他叔。我还有些担心,不,不我再让几个人进去?”

几个女人牵着孩,老人屋子前开口说道。

“胡说,现什么情况都不了解,再让人进去也不见得好事。再等会吧,等等,等等。”老人声音从屋子里传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等什么。

“可他叔啊,我当家里面啊,活见人,死也见尸啊,万有个三长两短”

“闭嘴,瞎说什么不吉利话,按照老规矩,等明天天亮,他还没回来,我再安排人去找。你这里胡言乱语,都回去照自家菜田吧。”

老人语气沉重呵斥到,几位妇人听到话后,也没有再说什么,各自回家去了,只颗心仍旧七八下,忐忑不安。

“唉,祖宗保佑啊,村子已经经不起这样灾难了。”老人着屋子里牌坊,喃喃低语着。

……

“回来了,叔叔回来了。”坐着树孩子欢快喊着,童声笑语村子里炸开了锅,各家门纷纷大开,老人,孩子,女人都跑了出来,涌向村中孩子平常练武空地,哪里也暂定分配收获地方。

“哇,好多啊”

“你那条蛇,都快赶我家水桶了”

“那头狼好漂亮,颜色真好

人还没有赶到跟前,就听到惊呼声,嘈嘈杂杂,不大片空地,似乎炸开了锅般,人声鼎沸,翁嗡嗡响个不停。

“当家,你可算回来了,吓死我娘俩了!”

“你不知道刚才那声音多么害怕,连云都吼散了,幸好你平安无事,老天保佑,祖宗庇护啊!”

“爹,爹,你有没有受伤,那头野猪这么大,你怎么打死?”

猎队几个人被亲人围成团,嘘寒问暖,有甚至不停地摸索着,后背,胳膊。虽说打猎趟都不到天,但受异象影响,大家都度日如年,感觉日甚过年。

“没有,你爹我好着呢”

众人七嘴八舌,纷纷发问,无外乎怎么打到猎物,有没有什么危险,孩子更拉着大人,问有没有妖怪。

村子里,悬着心也喧闹中消散,担忧过后,便喜悦,丰收喜悦,未来可期喜悦。

“好了,大家都不吵了,稍微安静点!”村里老人,也辈分最高老爷子,到众人不再大声喧闹时候出声喝道。

嘈杂声音逐渐平息,大家也都知道,接下来才分享眼前这些肉食时间,那才让他真正想东西。

“还按照原来规矩分配,不过这次比较多,我建议,可以先封存其中两个,万以后有紧急情况,可以备用。大家觉得怎么样?”

老人言既出,下面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毕竟以前没有这种事情发生。不过老人村中也有些威信,大家既不赞成,也没有出言反对。

“叔,如何算应急,万有人找理由,到时候给还不给?”有人出声问道。

“以备万,万哪天有灾害,或者家里没有口粮时候可以应急,到时候可以酌情给予,再说了,我也不信咱中会有人贪这个便宜。”老人说话语气坚定,转头人群,没有再多说什么。

“好,那就按照根叔说分吧,没了还可以再去狩猎嘛。”

“听根叔

到猎队人也同意根叔意见,其他人自然没有多余想法,纷纷应承下来。此刻他早已经垂涎欲滴,本来就烦心担忧,现没有了烦心事,又有这么多肉,自然大吃顿,慰劳自己咕咕作响肚子。

村中老手已经开始帮手切割分配,已有流程再走遍,很快就分配完毕。江手中也拎着大块肉,这分给他,村子里人对她孤儿寡母也多为照顾,从不欺诈。

“谢谢叔伯

“好了。快回去收拾吧,都饿了”

对着还收拾场地几人躬身行礼,人虽,该有礼数却不会少。江母亲也对着几人躬身行礼,完事后便拉着江起离开。

“娘,今晚您做什么菜啊,终于有肉吃了。”江跳着跟她母亲身后,不时掂量着手中沉甸甸大块肉,似乎想着各种烹制手段。

,吃吧,多吃点”

“娘,你也多吃点,”

等饭做好,已经星汉高悬。两人围坐块圆木桌前开始吃饭,有些破旧瓷盆里面飘着些肉块和青菜叶子,搭配着些粗米饭,便难得美食。淡淡灯光,映出两人身影,温馨和睦。

太青夜晚,天空星光灿烂,银河长悬,月亮高峰中探出,光影朦胧,分外绚丽,月影下太青,就像只沉睡巨兽,安静,威武。

“好了,,已经不早了,你快去睡觉,娘收拾下” 吃完饭江母催促着去睡觉,自己开始收拾锅碗瓢盆。

江母名唤王从弟,顾名思义,就家人想再生个男孩,以延续香火。可惜事与愿违,男孩子没有等到就遇到了贼祸。帝国内部贼横行,水匪猖獗。官匪勾结,把持交通道,百姓苦不堪言。出趟远门基本被层层抢夺,能活着都算命大,王从弟爹娘便时运不济,早早便丢了性命。

“没事,娘。我想出去教练拳,今天世成叔叫拳法,我还没有全部学会,我练几遍就睡觉。”

“嘎吱”

推门而出,屋子不远处块空地处开始练拳。身影,月影下腾挪翻转,时而动若脱兔,时而立如青松。拳出风微动,腿扫叶起舞,式,打有板有眼,个头太,还真有些气度。

“熟能生巧,武功活学善用,但基础打好,打好基础才能学有所成。”

世成声音耳边回响,所谓基础,无非苦练。所以每天都会私下练习,村子里孩子,刻苦认真方面,无人能出其右。

“终于练完了”

打了几遍后,感觉身有些黏糊糊,便停下动作,甩了甩有些酸软胳膊,朝着屋子不远处颗大树走去,心翼翼,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唉,能快点长大就好了。”

树下解开短旧裤子开始解。

“咦,什么东西?”

忽然感觉头似乎有东西滴落,仿佛水滴般,随手系好裤子,摸了摸脑袋,抬头去。却只见头顶树杈挂着个男子,身锦衣缎袍,只和手都沾满了鲜血,只手耷拉着,滴滴鲜血从手指滴落。

“啊,鬼啊”

愣了愣神,开口呼喊。三更半夜林间树,乍然个滴血东西,人鬼不辨,即使成人也吓破胆,更何况孩子。

“砰”

滴血人砰声从树掉下来,不知跳下来还掉下来,但速度快如闪电。随着呼喊,男子大手已经捂,沾满了鲜血大手,轻轻地拍头顶。随着男子动作,道道光晕从男子手亮起,然后没入头顶。随着男子动作。感觉脑袋似乎裂开般,头皮发痒,浑身炽热难耐,身犹如只只蚂蚁爬动般,奇痒无比。

“好疼啊”不停闷吼,脸蛋缩成团。

江母听到呼喊,担忧声音从屋子里传出,跌跌撞撞朝着方向跑来。父母不人世。丈夫也英年早逝,江便了,如果江出了问题,估计王从弟也随之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