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章 江山

太青,处于秦王朝最南方,高入云,横亘帝国和外界之间,宛如天堑般长久屹立于此。有传深处有食人的妖怪,身有八头,体型如,更能吞吐烈焰,只从未有人见到过。不过中多瘴气,更有野兽猛禽出没,所以人烟罕见。

“嘿哈,”

“用力,挺直腰竿,拳头握紧点。”

“要用力,不要摆出花架

循声看去,却不知何时,荒芜的太青脚竟然有了一个小小的村落,树枝杂草搭建的房屋零零散散的分布高耸的树冠下,犹如一个个蘑菇朵。

声音从林间的一片空地传出,原几个小孩跟着一个粗布破衫的汉学习打拳。小孩光着上身,身上的汗水不停涌出,虽然瘦小却又认真。

一拳一脚,都学的有本有眼。幸树耸立,一个个树冠就像华盖一般,遮住了正午的阳光,不会太热,偶尔有星星点点的透过树叶,林间形成一幅光影交织的画面。

了,今天就练到,你回到家也要勤加练习,明天我会考较你,都回去吧。”中年汉点点头,对着场中的几个孩喝道。

,世成叔”小孩躬身行礼,完便四处散开,纷纷钻进了自己家。

脚又恢复安静,只有袅袅吹烟林间飘散,斑驳的光点穿透了如轻纱般的烟雾。如梦似幻,烟光迷漫。

“娘,我回了。”嗄吱的一声,话音落下,便看见一个小孩推开简陋的柴门,光着膀钻了进。一张小脸笑开了花,额头上的头发湿成一片,紧贴额头上。正刚才练拳的小孩中的一个。

“小,你先坐着,饭菜等一下就。”房中的妇人转头对小孩道,声音温柔,看向小孩的眼神更充满疼爱。

小小的屋,摆满了各种东西,本就不的空间,更显拥挤。放眼看去,锅碗瓢盆,床铺板凳,还有一些生菜叶,让整个屋显得有有些生气。

“没事,娘,我不累,我帮你看着火吧。”叫小的孩熟练地扯过一个小板凳,坐灶台前面,专心的看着柴火。闪烁的火光照的脸脸蛋上,显显得红彤彤的。

现今秦帝忙于征战,小蛮夷,西陲沙族,东州三百岛等。外忧不断使得秦帝一时分身乏术,导致帝国官吏肆无忌惮,横征暴敛。各地官吏趁此巧立名目,横征暴敛,三天一苛捐,五天一税赋,有时候还要征招青年前去做苦功。搞得帝国百姓人心惶惶,谈之色变,全国到处都有村整村搬迁,有的迁往深,有的落草为寇,有的勾结官吏,为虎做伥。

本名叫江,也随村搬迁而的,他叫做告靠村,也邻近脉,村以狩猎为主,所以现现迁到太青下,也算比较适应。

一般上午人养精蓄锐,下午便进打猎。女人和孩家里打理农田,幸脚有一些土地,可以开发成农田,虽然位置偏偏僻,但远离纷争,也算生活平静。

一次狩猎中,江的父亲因为掩护族弟,不幸被一头白额虎抽中,身受重伤的江父被人抬回家时,已经没了生息,唯一留给家人的的东西,便一把留有崩口的猎刀。从那以后,江便外认真练拳,家里帮着着做家务。

不一会,饭菜便做了,青菜粗饭,不见荤腥,只能填饱肚,维持生计,却难以维系练武所需的能量。

“娘,等我长了,一定打到很多猎物,让您天天吃的。”

一边嚼着食物,一边挥着拳头含糊不清的道,因为他又看到娘亲只吃了很少的一些,其他的都给了自己。

的,娘相信你。小,今天练拳练的怎么样,有没有那里不舒服?”。妇人着伸伸手摸了摸小的头,满脸慈爱。

“没有,娘。我会学习的,一定会尽早练成,到时候和二叔他一起去打猎。”两个人偶尔聊几句,其他时候都默默地吃着东西。

转眼间,下午时分。村里的精壮汉已经集结一起,从林间小道出发,顺着道,往深处的的地方潜去。

有人身背长弓,有人手持三刃猎叉,其中教小孩练拳的汉,手里拎着一把斧,表面漆黑,没有一点利器的样,一行人转眼间便消失道上。

村里的女人孩纷纷站门口,目送男人离开,搬迁到太青下后的第一次打猎,以前一直忙着开垦田地。每一次的进,就像一场战争,她只能守个家,同时为自己的男人祈祷,祈求平安,祈求运。

男人出去打猎,女人也开始劳作,挑水灌溉,除草驱虫。一些动的小孩树上爬爬去,仿佛一只猴,上蹿下跳地地发泻着过盛的精力。

爷爷,您中真的有妖怪吗?像一样,那该有多厉害啊!”

“小啊,里的妖怪都吃人的,你太爷爷就见到过一只两个头的恶狼啊,那畜牲,挥挥爪,就能抓断帝国的精铁钢刀,比牛还,看到人发狂,你以后可干万不能去太青深处啊!”老者身一身短衫,手握一根烟枪,有些恍惚的着。

“知道了,爷爷,我不会去的。爷爷,帝国的外面也太青一样,全吗?里面也有吃人的妖怪啊!”

你可就问对人咯,爷爷我刚知道。帝国西边一片沙漠,生活着西陲沙人。帝国东部一个湖,一眼看不到边,传有食人的鱼里面,凡进去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的。啧啧,一眼看不到边的湖啊,那湖里有许多的岛屿,据小小有三百多个。!”

老者咂舌感叹道,想想刚自己见过最的湖也才方圆几十丈。

“原样的,我一定要去看看,沙漠,湖。”小的眼中一片憧憬,仿佛已经置身其中

“嗷呜”

“吼”

话音甫落,就听到天际传一声嘶吼,一声响起,便连绵不绝,各种各样的嘶叫似要声穿天穹般,寂静的间响彻。猛兽咆哮,飞禽鸣叫,不间断的声音从太青深处传,越越越急促。

“叔,世成他打猎,惹怒了中的妖,妖怪啊?”一群女人牵着自家孩,慌张的跑,面无血色的看着狩猎人离开的方向,声音颤颤巍巍的问道。

“胡,那的什么妖怪,听声音,不像世成他引起的,按道理,他应该刚进,但声音明显更深处传的。你不要自己吓自己,都去忙吧。”老人的声音坚定有力,像明事实本该如此。

老者的话平息了慌乱的人,虽然还有些担心,不过终究平复下,一个个埋头离开,还不停地念叨着上天保佑。

爷爷,您不有妖怪吗?刚才为什么没有啊?”小不解的看着老人。

“小啊,我也,如果有妖怪的话,她会更担心,于事无补,多增烦恼,更会搞得不安宁,只能希望上天保佑了。”老人完,便双手合十祈祷,小听的懵懂,却也听懂了爷爷的意,便不再打扰老人。

“吼”

穿云裂石的震天吼声响起,空中的云朵也被震的四散,周围的树木无风而动,偌的树树冠摇摆不定,脚的人也被震的耳朵发鸣,嗡响不停。

所幸的,只响了一次后,中所有的咆哮和鸣叫都平息了。整个太青再次恢恢复安安静,只有天上的云海还四散翻腾,慢慢消散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