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6章 锻体大成

将沙族的搜刮干净后,找了个坑埋掉,然后始打扫战场,清除掉了各种痕迹。切都收拾完,刚刚好天亮。

天亮雨停,中晨雾弥漫,在林间缭绕,聚集,蒸腾。阵风过吹过,雾气翻滚,片迷蒙。

“先休息会吧,等雾散了,我们回营休整两天吧。”左卫看着还在流血的伤口,皱眉说道。第次出来,本应该是学习,谁知道就遭遇了敌不知道该说他幸运还是倒霉。。

说完后随手扯下块破布,拧成条,替包扎伤口。拽下的皮甲,看到身的伤痕,左卫忍不住倒吸口冷气。

等到左卫帮处理好伤口后,两爬上棵树,躺在树上休息恢复。左卫环顾四周,放哨警戒,打坐恢复。

盘坐着,默默调息,尽量恢复内血气。前腹后背处的伤口不在流血,只是偶尔会牵扯到伤口,丝丝麻痛。

时间在静谧中过去,当太阳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

雾气慢慢溶化,渐渐稀淡。中清风徐来,雾纱被卷起角,露出湛蓝的天,蓝得刺眼,云雾散尽,只余万里晴空,碧蓝如洗。

“回吧”左卫在附近做下记号,便招呼回营。次出来所收获,再加上受伤,需要回去调息,没必要在中多逗留。

路上尽量保持隐蔽,沿着原路返回,左卫留下的记号仍在。路无惊无险,平安回到神锋营,跟着左卫学到了很多东西。

看着眼前的坳,思绪反转,自己需要好好调整状态。

以前幻想过杀,但是却不曾发生,最多就是在打猎的时候放放冷箭。当敌真正死在他刀下的时候,心中反而久久不能平静,刚才因为分神还没感觉,现在心思放松下来,顿时觉得心中翻腾,难以平静,四个死前的情形不断在脑海浮现。

回到神锋营中,左卫始检查从沙族那里缴获的战利品,则回帐休息。用水简单的冲洗掉身上的灰尘,感觉霉气扫而空,整个精神了些。盘坐在地上,神游天外,谁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甚至自己不知道自己想什么。

样静静地过了夜,终于想通,不再纠结些事。走出帐外,看着外面正在操练的军队。个个队列连成片,整齐统。众气势凝聚,站在神锋营的另端,都可以感觉到冰冷的杀意在周围凝聚又消散。几百挥舞长矛,似乎点点寒光凝成片无情的杀戮之网在神锋营飘曳。

……

晃就是半年,彻底习惯了神锋营中的生活。半年里外出执行过许多次任务,基本都是出去侦查,很少遇到敌军,更不需要搏命。 半年时间,些军功,不过全部被用来兑换草药,洗练肉身,突破锻境。

天,外出归来,积攒的军功终于够换突破所需要的几种药草。急不可待的收拾好了所的东西始药浴。看着帐中切准都已经备就绪,颇为激动,终于要再做突破了。

根据师傅的记忆,将几种药草撕碎,扔进滚烫的水中,自己脱衣跳进去,始药浴,条件限,只能切从简。

根根药草漂浮在翻滚的水面上,慢慢地始发挥药效。只觉得无数的虫子在身上蠕动,似乎要钻进身样。

以前破裂的地方,奇痒难耐,夹杂在钻心的疼痛,就像所的伤口在瞬间全部裂,而且裂处就像虫子在爬动着往里钻样。

混杂的药草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埋头其中的只觉得气味刺鼻,令恶心。紧咬牙关,强忍着疼痛,手指张,尽可能的全身都吸收到药效。

等水慢慢冷却,疼痛和刺痒的感觉完全消失,木制浴缸中的水。已经变得浑浊粘稠,基本都是洗练身排除的杂质毒素。

些辛苦的爬出浴缸,用破布擦干身,立马套上件破旧的衣物。然后将水中残留的药物捞出,小心保存起来,最后将浴缸中的污水倒掉,切搞定后始检查身

根据庆元的记忆,几种草药混个起,药力刚猛,效果非常明显,不过凡是药物,长期使用的话,效果会明显降低,只次最为重要。

褪掉上衣,先看了看自己的身,发现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痕消失了,其他的就没任何变化了,但是双手握拳,却感觉自己力大无穷,仿佛拳之下,无物可挡。认真的感受身中的任何细节和变化,最终只觉得身的血气更足。

仔细回想,终于记起来,庆元曾经泡过药浴,大概情形应该样。好像药浴主要是洗练精髓,强化经脉,进步的极限,以便再次突破。

确认无误后,接下来继续始锻泡药浴,突破极限后,锻速度远超以前,个月的时间,便锻境大成。

不过在师傅的印象中,似乎锻大成后还能更进步,不过很少做到。只像太虚神宗,灵,剑阁等些顶级势力的弟子才机会达到那种境界。

据传当今剑神玄无极就是锻大成后再做突破,达到了玉骨天成的神奇境界。更传说,灵的天才弟子无相练成了金刚琉璃。不过些都太过缥缈,心思去探索。

“乓乓“”神锋营中,左卫战在起,两都擅长刀法。互相过招,刚好可以相互学习,弥补不足。

“不打了,不打了,你可真是个变态,都不累的”左卫收刀跳,满脸无语的看着。两切磋已经半刻钟了,自己后背都快湿透了,反观呼吸如常,身上没半点点汗迹。

“你啊”两起出去执行任务的次数已经不少了,知道左卫虽然修炼,奈何修炼天赋不足,锻毫无进展,丝毫感受不到天地灵气。给他修炼功法,只是作用不大,便很少提及此事了。

不过的印象中,些天地灵药可以改变质,提高的修炼天赋。只是那些灵药都比较珍贵,尤其在弹丸之地,更加罕见,只能将种想法先埋在心底。

“你要再去西方探查?”左卫轻声问道,,知道每次突破后都会外出执行军务。

“是啊,现在境界彻底稳定下来,是打算出去看看。”看着远处,峰层出不穷,眼看不到尽头,自己锻圆满,是时候凝气冲穴了。

“现在你的实力远超我,我就不去拖累你了。压力真大啊,我个左卫快要当不下去了”左卫笑着说道。

半年里,两多次配合,已经是生死之交,偶尔玩笑,是他们放松的方式。

“不用灰心,相信我!”正色的对着左卫保证,左卫愣,回头看向才发现此刻的神情严肃,眼中只坚定和自信。

左卫虽然在玩笑,不过听出了其中的无奈。乱世之中,命如草芥,只足够强大,才能保护他,才能逍遥自在。

“好,统领曾想过些办法,只是不尽如意。命,强求不得,不要太过执着。”左卫拍拍的肩膀,转身看向天际。

远处的孤鸿迎着太阳展翅,拉了长长的道影子。

“统领做不到的事,可以”

左卫闻言,再次盯着种自信或者自负,以前从未展现过。

“好,那我等你,可不要放我鸽子”

“我走了”

最烦种腻味,对左卫挥了挥手,跳下了神锋营。

“镇南城,许我该感谢你们”左卫看着,脑海中又浮现了初次见面时的情形。

神锋营,打算次走远点,定要探到沙族的动静。两国交战,长久的平静只会让更加不安,可能平静下面隐藏的是更大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