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7章 离开

自从村里开始习武修炼,整个村子人,开始变得忙碌起。早上,在修炼,中午,修炼,晚上依旧修炼。门碰到人,先问一声,你修炼怎么样了?

过修炼那么容易事,有人成功,自然有人失败。修炼有成人动力十足,每天除了必须事情,其时间基本在修炼。修炼人,则消沉一阵子,又开始继续以前生活。

想给娘挑选一种比较适合功法,过被王从弟拒绝了,用她话说,“反正她也随便练一下,有胜于无,没必再换其,反正强身健体罢了。”听完。也休了其心思。

自从大家开始修炼后,村子里生活也改善许多。房子再像以前那样破烂随意,吃青菜,隔三差五会有一些肉食改善生活。

也一直跟着大家修炼,练拳劲头再次现在修炼上面,整个人铆足了劲,咬定修炼放松。

……

转眼间便两年过去了,村里小孩子,现在一个个变得生龙活虎,因为修炼原因,每个人好像有无限精力一般,整天在一起“切磋武技”。

也在这两年跟着猎队进过几次,太青外围野兽对们这些人说,基本手到擒,只一次,基本收获满满,从会空手而归。

也仗着自己有些力气,将自己家从新休整了一次。以前那个小屋子已经变成了两个,一大一小两个房子并在一起,整齐木条做成房门,一根根圆木斜着排在房顶,可以说住过最好地方。

“唉!这锻体,锻体。没有其药物辅助,以力炼体方法似乎已经没有了效果,难道离开吗?”

一个少年靠着树杈,有些愁眉苦脸自言自语着。这人正,虽然还个十二岁孩子,但身体却完全一副青年模样。有些短小粗布衣衫贴在身上,显得更加高大,两条古铜色手臂裸露在外面,肌肉分明,凌乱头发随意绑在一起,耷拉在胸前。双眼微闭,一直在沉思着什么。

这两年间,住一起,一为了修炼方便,二,也母亲发现身体上伤痕。主在锻体方面太过狠心,大大小小创伤几乎遍及全身,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唉,算了,明天和二叔们再进一次吧,看看能能找到一些药草。”

跳上树顶,充满希冀看着太青早就知道,太青传说,确有其事。太青深处有什么妖怪谁也知道,但有妖怪确一定。这么多年,从没有人能越过太青,就连师傅,也直接被传送到太青外围。这太青就像一座天堑,隔断了外界与秦国,进难,去也难。

说完后,便跳到林间,开始一遍又一遍操练起,一拳接一拳轰在粗壮树干上。拳头轰打地方,树皮纷纷脱落,一拳落下,大树就一阵抖动。

傍晚时分,乌云遮天蔽日,常年少雨太青,下起了瓢泼大雨。豆大雨珠滴落,敲打在屋顶,噼里啪啦声音连成一片,大雨整整持续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雨过天晴,一道彩虹缓缓现,挂在高高峰之间,宛如一条丝带,点坠了天空。阳光照在林间,小草上布满了露珠,水滴从树叶上落下,整个林间变得清新自然。

“农田全毁了”

片刻间农田被水冲毁事传遍村子每个角落,过大家已经习惯了。再说,自从开始修炼,开垦农田事,与其说农活,如说锻炼更实在。

众人各自忙活起,有人家里继续修炼,有人互相配合练体,有人去收拾早饭。农事,修行,练武同时现在这偏僻脚,显得异常和谐?

“娘,我今天跟二叔进

“好,注意安全,跟好你二叔,一个人乱闯。”母笑着说道。母虽然也坚持修行,过效果实在怎么样,尤其没有适合药物配合炼体,距离锻体大成境界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娘,您放心,我会当心。”

答复道,两个人这样对话,已经现过多次。每次狩猎。母亲会提醒。同样话代表了同样一颗慈母之心。每次进母亲会暗自祈祷,但会在面前表露

中午,猎队再次进打猎。因为村中人基本在锻体阶段,对肉食需求远胜以前,所以现在进次数也比以前更加频繁。

果然和预想一样,除了野兽,其灵药仙草没见到。希望成空,就一直在想,去外面世界看看,找寻一些锻体灵药。身体已经暂时达到了瓶颈,需从其方面提升,然很难再有突破。

“娘,我想去外面闯荡一番。”

饭后看着母亲,抿了抿嘴,最终还说了

去?小,村里待着好吗?衣食无忧而且你也可以继续修炼。怎么会突然想起去外面闯荡了?”

看着儿子。再她想,儿子目前修炼刻苦,应该会想着去闯荡才对,毕竟她也知道儿子修炼多刻苦。

“娘,我想去外面找一些修炼用药草,我现在想增强体魄,一定用一些药材洗练身体,然很难再有提升。”

了自己目前困境,因为母亲对修炼很上心,所以对一些瓶颈和细节很清楚。

“小,一定去外面找吗?娘想你去犯险,能能换盐时候,让人代买一些?”母想起了外面混乱和危险,尤其父亲死。这些扎在她心里刺,如今儿子又去,虽然她也知道同于父亲,但依旧非常担心。

“娘,以我现在修为,遇到一些贼寇,根本会有任何危险。再怎么说,你儿子也锻体大成修士了。”

说着。顺手找了一块木头随手一捏,只见木头在手中变成一团,最后碎裂破开。再看手没有一丝伤痕,只有一些木屑从手中飞

“小,你一定走吗?”

母亲,定定看着,眼中充满舍和担忧。

“对起,娘。”点点头。

“唉,小,娘知道你已经长大了,凡事有自己想法。娘也想让你整天愁眉苦脸陪着娘,既然你执意走,那么娘也拦你。但你到了外面,一定多加小心,少管事,知道吗?”

王从弟看着儿子,心中思绪万千。从儿子生到现在,这还第一次和儿子分开。

“嗯,我知道了,娘。我会尽快回看您,我在家,娘,您也多加修炼。”看着娘亲,从小到大两人没有真分开过。世后第一眼看到便母亲,一直到现在,也有十年了,突然分开,心中也满舍,两个眼圈有些泛红。

”唉,孩子长大了,也有自己走。娘会好好修行,你就操心了,照顾好自己就。”母还住看着,母子两人一时间有些沉默。

……

第二天一早,虽然十分舍。舍和一起打闹孩子们,舍对照顾有加亲人邻里,更加舍辛辛苦苦母亲。背着行李,挥手送别了母亲,跟着外采购人离开了生活许久村子。也许从此以后便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