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界分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14章 遇敌

一路向西,逐渐天色昏暗,冠遮住天上星光,间视野变得越来越近,给两行动带来一些不适。不过左卫轻车熟驾,晚上出任务更是习以为常,只还略不适。

”猿啼突兀中响起,让两心中一紧。音悠远,难以判断具体方向和距离,两蹑手蹑脚爬上旁边顶,一动不动潜伏,想判断这猿啼是为还是无意识

”过一会,猿啼再次响起,幽暗林间,左卫对江打手示意,两干缓缓滑下,动作轻微,丝毫不敢发出一丝响。

左卫样子,江心中思量,不会这么巧,第一次出来就遇到敌吧。

仔细检查方圆干枯叶,没找到任何记号,显然这附近没同袍。如果真惊动猿猴,基本可以确定是西陲沙族,只不过不能确定数,难以判断到底是大军还是斥候。

“江,我们可能遇到敌军,要打起十二分注意,等下看我手势行事。”左卫凑到江身边轻提醒,还不忘打量四周。

点点头,俯身跟左卫在林间探索,虽然音距离遥远,但是没敢肯定附近其他,两只能小心翼翼。

消失猿啼再次响起,这次持续一会。啼比刚才略显急促,似乎更加高昂。猿啼起,但是周围仍旧没其他动静。

“看来附近没,根据音来源,似乎在西北方向。江,跟上。”左卫似乎已经确定周围安全,开始在林间快速穿梭。

迈步跟上,两一路疾驰,大约过一个时辰,左卫终于放慢脚步,边走边吐纳,开始慢慢调整体力。

一个时辰疾驰,江也感到些温热,摘下头上轻盔,让自己稍微舒服一些。前方是一线天,两侧崖陡峭,几乎垂直地面,崖壁上生一些不知名,大小不一,稀稀疏疏笼罩崖下方峡谷。

“我们爬上去,一一侧。多找体掩护,不要露出行踪。”左卫看一线天两侧壁,心里暗自比划一番,确认可以攀上去后做下决定。

各选一侧,慢慢地开始攀爬,幸好生长在壁上,让他们攀爬起来更为方便。这种一线天地势,最为忌讳就是横穿谷底,如果两侧设埋伏,基本十死无生。即使两侧不设陷阱,如果敌在出口处埋伏刀兵,配以神射,也是九死一生。

此刻似乎更默契,左卫也不时地用手势提醒江,两偶尔停下来,互相帮对方巡视周围,以防被包抄。两默契相投,互相配合,安然无恙爬到上方。

看到左卫朝西方伸手示意,自己也点头回应。两就这样在岩壁上一路向西,攀爬而行。这个一线天并不是很长,只三四百米长,两小心翼翼爬行约半个时辰,终于安全过一线天。

一线天后面仍旧是荒野岭,不过不同神锋营所在。这里多是遮天大,随便一棵古便要两合抱,林间枝交错,枝上生满绿苔,更显原始。

趴在石头上面,岿然不动,静静响。过一会便扭动下脖子,巡视中动静。

寂静,冷冽。猿啼不再响起,只偶尔鸟鸣在林中传出,两背靠石壁,借月光看向外面中。清幽月光宛如白纱,笼罩整个大,高低不平岩石层层分明,颇层次。

也不知道这样看多久,只到乌云掩月,收敛光华,间也开始变暗。

“江,下去林间”左卫音轻轻传来,说完自己开始顺岩壁快去下行。江见状,也跟左卫下潜。两一前一后,跳到林间,脚踏落叶缓缓而行。

天空越加阴沉,成片乌云袭来,逐渐遮住满天星斗,间漆黑一片。

“要下雨,先找个地方避雨吧”左卫看头顶乌云,只能暗叹天公不作美,侦查探哨最怕碰到大雨。

刚爬一颗古,天上就下起暴雨,滴滴雨珠从天而降,胡乱敲打在林间,上。噼里啪啦,连绵不绝。远处,在这遮天雨幕中巍峨耸立。

”急促猿啼再次响起,这次听分明,音似乎就在不远处林中响起,急促嘶哑,似乎包含怒火,更像是在寻衅发泄。

“走”两音传来方向摸索过去,冰冷雨水打在皮甲轻盔上,发出轻微音,两脚步也被雨掩盖,雨丝成网,完全隐去身影。

不断接近,终于发现一些异常。虽然大雨冲刷一些痕迹,但是隐约间还是可以发现一些打斗留下线索。两条枯枝掉落在地,虽然枝干枯旧,但是折断处却呈新痕,显然是战斗发生在最近。

继续仔细搜寻,终于在一块皮上看到半个脚印,脚印踩碎周围皮。只留下前脚掌痕迹,根据脚印,可以看到脚底印一条条花纹,似乎是形。

“是沙族”

左卫摸脚印,脸色难看?虽然早心里准备,但是真碰到,还是些不太好受,尤其这里远离神锋营,自己两孤立无援。如果对方数众多,或者是大部队,那两就要交代在这里

左卫静静地看四周,江也顾目四盼,不过雨水实在太大,两很难发现什么,只能极力寻找。

“似乎是动物踏过留下脚印。”江忽然发现一处枯叶凹陷进去,些像动物留下脚印。

猿留下,仔细找找,应该就在附近。”左卫用手在凹陷进去脚印处摸索几下,就认出这脚印来源。

沿脚印方向,逆向而行,果然脚印越来越密集,也越来越凌乱。

“洞穴”两驻足,发现前方几十米处,一个黑漆漆洞口,地上脚印也直通洞穴。

“你先上埋伏,我先试探,如果出来,不要急动手,等确定基本情况再出手。如果出手,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如果没,你听到我信号后再汇合。”左卫慎之又慎,在江耳边低语。江点点头,便拖身子,爬上远处一颗大上,钻进层层冠中,叶遮住身体,在这雨夜很难被发现,取下后背铁弓弯弓搭箭,紧紧盯左卫。

藏好身,左卫便在地上轻微划拉,抹去留下踪迹,自己也小心敬慎爬上一颗大,让叶完全遮掩自己。然后就朝洞穴处发出猿啼

过后,洞穴中好像一个出来,来站在洞口四处张望,再三确认后,仍旧没发现身影。来又在周围地上仔细确认一会,便转身回洞穴。

等那进去约半刻钟,左卫再次发出猿啼,试图引出洞中

果然等一会后,沿墙壁慢慢地探出来。和刚才那不是同一,而且这个更加谨小慎微,手中提一把匕首,经过再三检查后才走出洞外。

“哗啦”

响起,江就看到左卫藏身狠狠晃动,似乎是受撞击一般,紧接就看到接二连三冠晃动,一直蔓延向远处。江本想跟离开,但是看到左卫示意,让他稍安勿躁,于是憋住呼吸趴在上。

“又是这畜牲,这次老子要活剥你”手提匕首男子看远去猿,朝洞里吹口哨,就转身追去。紧接就看到洞中窜出三个,三提匕首男子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