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主之源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章 周族的底蕴

满场寂静片刻后,换来铺天盖地嘈噪声,声鼎沸充斥在全场,基本所有都处在震惊中。

两位源启少年为半生品质,这无引起每一个内心震撼,唯有与分享,才能使内心震撼削弱一点,他们大胆讨论着,有些交流着现在强大,也有谈论这两位少年今后辉煌事迹,还有讨论宗门发展趋势等等。

这样讨论持续了好久好久,穆看着场一切,也加以劝阻,两位新生半主品质,实在太过震撼,这对族而言,族拥有两位潜在绝世高手,受到宗门特级关照,往后族受到资源,以及在附属家族地位都会大大增加。

“母亲,半主品质又什么厉害源体啊,看他们很惊讶。”纪宇雪亮眼睛发现场情绪变化,再次询问羊妈。

“纪宇啊,源启后源体半主品质话,说明修炼者在今后修炼成就会很高,而且修炼速度比顶级品质还要快很多。”羊妈也从惊愕表情中缓了过来,一字一顿和纪宇解释。

“哇,那么族就有两位半主品质啊。”纪宇听闻羊妈解释后,小脸突显诧异。

族可很强大呢,你可要随便去招惹他们哦。”多一事如少一事,羊妈希望纪宇无忧无虑,对于作风,羊妈处于纪宇安全考虑,提前让纪宇要去招惹族,这都为了纪宇考虑。

“母亲,放心,孩儿可会随便惹事呢。”纪宇虽然年纪小,但从小与羊妈生活在宗门,见过家族争太多太多,自然明白羊妈心思。

纪宇心想:会主动去招惹任何,但也希望要有任何来招惹,但凡有任何招惹到羊妈,或者身上,一定会加倍奉还。

“还儿懂事。”羊妈看到一脸正经说道纪宇,欣慰道。

族区域所有坐立安,本来以为继续持续两足鼎立,没想到族竟然出现了两位半主源体,这无疑把吴族往着脚底踩。

“族...这...族怎么会存在两位半主源体,这也太骇了吧。”对于场上发生一切,竟然大惊失色问道。

族...果真让意外啊。”吴江用只有自己可以听到声音回应,随后陷入漫思虑中,见族心有疑虑,敢多言。

此时,姜族区域前方一位年迈松了一筋骨,随后沉思道:“原来这就马威啊,洪你可真好手段啊。”

“族族可一年比一年强大啊,这次源启竟然又两位半主源体,地位可越来越高了啊。”身旁一位对着还在沉思姜丘讨论道。

族固然强大,但作风品性行,如果吴族加以压制话,们姜族可有压力了。”姜丘捋一捋思绪,随后沉重说道。

“族何必担忧,吴族这八年也在砥砺修炼,相信与族有过及,但差距一定会太大。”身旁深思熟虑后,得到结果。

“吴族与族向来矛盾重重,如果这一次吴族压族,附属家族地位就要开始规划了。”姜丘起身活动筋骨,目光望着幸福族一众若有所思分析道。

“马上轮到吴族少年进行源启,自然就会见分晓了。”族姜丘站起来,身旁也站起身来,一起注视着族方向道。

等姜丘再做回应,台上忍耐许久宣告:“安静,安静,片刻后,全场安静来。”

内心再怎么高兴族,或其他甘心家族,在听到命令后,都停止了讨论,对于台上,没有任何可以挑战他权威,除非你拥有挑战整个天源宗实力。

安静片刻后,经历四个家族自然感触颇深,激昂对着场所有说道:“大家可能对于四个家族源启各有所思,尤其刚刚源启完族少年,知道你们心里面想着什么,希望你们各自家族可以为此进行良好斗争,而无用嫉妒,这些都族所有努力结果,还请各家族努力向族靠齐。”

洪听闻穆对家族夸赞词,让本来努力掩盖内心喜悦平静脸庞变得笑意十足“穆,严重了,这族分内事,足挂齿。”

洪说出话语用源气成线传递到穆耳中,穆耳朵顿了顿。

“还请族继续保持去。”穆平静回应。

,穆。”洪说完后,嘴角再次诡异笑起来,看到突然反常,围实力弱心里都疑惑想道:“族会兴奋有点失癫了吧...”

立,请上前来!”源启照常进行,穆再一次抬起单手。

源气得断涌入与最终切断,都会引起场目光集中,因为这时候都会有一名成功源启少年。

“源体为顶级!”

“源体为中等!”

“源体为中等!”

“源体为顶级!”

“源体为低等!”

在穆手臂抬起与放,场都会听到洪亮宣告声,对于源体低,中等,场会有太多关注,这样寻常实在太多太多,完全会吸引注意,每当顶级源体出现时候,总有马上吸引场所有目光,场所有都在期待,期待已经出了两位半主源体少年中,还能能出现成为绝世高手半主品质。

往往结果都可预料,绝世高手哪有那么简单成功,直到最后一族少年再也没有出现一位半主品质,族高开低走引发了全场轰动,但结果却没有再像场预料一般,可高开,两位半主源体,再一次奠定族附属第一家族地位!

族最终结果:低等品质三十,中等品质:四十八,顶级品质:十五,半主品质,两

第一家族,实力果真强大如斯。”苏族前方,闻言族源启最终结果后,一位壮硕青年笑脸满面,微微点头肯定说道。

“毕竟第一家族,族虽强力追赶,但差距还巨大啊。”苏锋身旁回应道。

急,这一次源启大会们也有非常大进步,假以时日,们必定会超过族!”

笑脸,谁知晓这一位年轻心中所想,可以肯定,他坐上族后,真让苏族有了翻天覆地变化,对此深信疑。

“族英明。”对于身旁年轻敢轻视,也非常肯定他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