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主之源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八章 针锋相对

什么,苏竟然有十二个顶级品质,是经历了什么,结果太恐怖了吧!”刚才还一脸讥讽肥胖者,难以置信

似乎已经习惯胖子被打脸瘦弱青冷冷:“马上轮到我了,你赶紧准备带去场上。”

两位是成员之一,们和苏一样,常被打压在吴,周之下,如今看见和自己相当如此优异之时,不免感到自卑起,相当于苏似乎已经没有任何资格了。

,请上场!”穆长老看望位,命令登上场去。

一次长没,希望些小家伙们可要争气一点啊。”刚才还一脸嫉恨胖子变得忧愁起,对身旁。胖子种嫉恶如仇思想是对,但是对每一个同宗门不同敌意,无疑是可笑

“我不指望我们和苏相当,我只希望,我们不要输太惨。”青时也冷冷回应

时光白驹过隙一样,场下人也经历和刚才一般情绪起伏,也伴随周围嘘喊声,有惊喜,有不屑,有遗憾,各种情绪充斥在场上,最折磨莫过于实力比苏更加薄弱,但是们却好像没有苏那般约束力。

进行源启少并不多,就足以见得不进取,最终,源启越情绪平静落下帷幕。

最终结果是:低等品质:三十四人,中等品质:二十五人,顶级品质:五人。

作为引导师穆长老自然明白与苏差异,但差距之大,也是想象不到不语,但是内心已经慢慢地对产生了一丝丝排挤之意,但毕竟是同属一个宗门,对于结果是不满意,但是更多是恨铁不成钢吧。

,还是一点变化没有啊。”吴江端在在座位之上,右手举茶杯,缓缓喝了一口,内心毫无波澜。似乎情况在完全在意料之中。

也难怪一直被打压,宗门不重视原因吧”端坐在一旁一位长老冷静回应

在如此继续下去,可能会自取灭亡啊。”吴江竟有几分担忧

毕竟同为附属家,作为吴江自然会理解现在处境,因为现在实力仅次于周,也是从现在,但是吴凭靠是自身努力修炼,不敢放松半分竭尽全力去改变,反观,逐步衰弱反向努力,也是人觉得不值得同情之处。

长何必担忧,都是咎由自取。”一旁长老不屑回应种不屑,自说对惰性。

“也罢,但愿能作为改变吧。”吴江看身前还在聚精会神看场上孙女,若有所思回应

“哈哈哈,废物,四个顶级品质,那么多低级,老狗是怎么做到”周洪听闻结果之后,嘴角裂开大笑

,在下一次源启再不做改变,一个顶级品质都没有,可能和纪一样沦落到偏僻之处咯。”一旁长老也因为弱小不屑附声

一处俏皮可爱脸蛋探出头,望身旁羊妈问:“母亲,源启人好少啊,们家人员很少吗?”

“对啊,傻孩子,如果人多话,们会有很多很多和你一样呢。”羊妈顿了一会,缓慢

羊妈明白家之间竞争,但是不想让面前纯净纪宇知些不良竞争利弊,也可简称为家命运抉择,之后没有顶级品质,那么将会遭到宗门驱逐,届时,会有更多类似顶替,说,无疑是致命

“完了,完了,次我们完了。”突然一个惶恐声音从传出就是刚才引导进场胖子。

“怕什么,我们还有机会,不要带动慌乱情绪!”时候,端在在前面一位面如土色老者一脸平静,但是却对胖子斥责

知晓现在源启大会对于形势不太友好,而如今,没有如何挽救办法,也只能对胖子斥责,缓解一下自身惶恐情绪了。

“是。大长老”胖子只能咽下去,哀愁始终摆在肥胖脸庞上。

穆长老片刻之后便平静下心想一定会将之事告诉宗主,让宗主裁决散漫,如果再继续样散漫,结果不仅仅是消散,还会削弱影响宗门综合实力。

穆长老平静之后再次用响彻全场声音命令:“,准备上场!”

,是以炼制丹药为主附属家们一般实力偏弱,但是们炼制丹药却有重大作用,丹药可以用于修炼者修炼加强战斗能力,以及修炼者受伤时加快愈合,更甚至有让濒死之人起死回生仙丹,所以在宗门看,实力并不重要,但今日是所有附属家源启大会,所有附庸家都要参加,当然也包括

进行源启陆续登场,也越之时间推移而散去,果不其然,源启品质非常糟糕,但是,在场没有任何人敢于尝试嘲笑们。

最终结果为:低等品质:六十一人,中等品质:二十八人,顶级品质:三人。

穆长老以及在场所有有资质人,对比还要差没有任何意见,反而惊奇一次竟然多了一位顶级品质,疑惑是谁家杰出人才,也是大有进步啊。

老还是般容光焕发啊,风采不减当啊”在,突然了两人笑容满脸,一位瘦弱老人弯下身子,抱拳般对一位迈老人恭敬

面前俩位老人,从一人满怀笑脸中,可以看出虚假,原就是各家所排挤长周洪。见如此殷勤般讨好那位迈老人,就可以知迈老人地步了,没错,就是统领天源宗主要丹药供给长,丘。

迈老人对于突乍到俩位老人显得很平静,依然坐随后慢慢仰上头,缓慢自己双手抱拳回敬:“哪有,哪有,周长看起比老夫还要精神呢,老朽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

周洪脸色立即变得惊讶起,继续殷勤:“怎么会呢,老,您一手高超练丹技艺,随便炼制一枚补偿身体丹药,也可以给您身体状态倍增啊。”

“丹药毕竟是外物,不属于自己身体东西,迟早会消散。”丘脸色微变,向周洪解释。

老严重了,周某看你现在身体很好啊,不存在什么身体差,是吧,而且您还有各种补偿身体丹药,是常人不可及啊”周洪再次不好好意回应。

“但愿如此吧。”丘对面前滔滔不绝周洪并不在意,但出于对家考虑,没必要和其结仇,所以自然还和许多不相关,甚至还不喜欢人打交

次源启大会,中实力不差啊,比以前好太多了啊。”周洪对于态度,周洪并不觉得懊恼,还已经习惯了,可见周洪是热脸贴冷屁股啊。

都是中努力所为,与老夫没有大多关系。”丘显现出有点不耐烦,冷冷回应

“怎么会呢,一直是宗门最器重,今日有如此成就,我周某在此恭喜老。”周洪自然也看出不耐烦,加大声量直截了当

“周长,怕不是打击我们吧,我们和你们相比可相差太远了啊。”老似乎看出周洪前,一开始想拉近关系,但态度刺激到睚眦必报周洪,周洪索性直接摊牌,对,我是想拉近和你们关系,但是你不给我丝毫面子,那我自然也不会给你面子,马上轮到我周源启,你就会明白,就算是宗门最器重,在我强大资源下,你还不得乖乖巴结我?都是周洪所想,似乎丘一开始就没有在意过。

“现在轮到周源启!”场上再次传命令口吻,但是没有一个人不满,更多还是尊敬和期待。

“那有,哪有,老严重了,我马上开始源启,还谅恕不奉陪。”周洪脸色变得有些僵硬,说过完随即转过身去,走回到周区域,心里还在暗:“哼,死老头,不死抬举,待会你就会知你刚才言语多么愚蠢,再怎么受宗门器重,如果你们还想依托种器重走下去,其会隐忍?,真可笑。”

长,周洪明显是挑事,为啥你还给好脸色呢。”身旁人不解询问丘。

丘听闻,脸上皱纹更加聚集,双眼有些空洞,向所问之人解释:“凡是留条后路,我们看不惯周作风,但如此实力雄厚,无意结交,但是我们也不能撕破脸面,一只虎视眈眈老虎,对于说是致命。”

长所言极是,像周强大存在,不招惹是最妥法了”身旁人点头肯定回应。

“就让我们看看,强大如斯,有多少新生力量吧”望络绎不绝登上场上丘此时不想多言,身旁之人也明白,侧过身去注视场上意气风发少

最强大天源宗附属家,周,场上周也将马上开始源启,会给场上带什么样震撼,是场下所有人都在期盼,也许会有与众不同震撼,悄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