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主之源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五章 源启大会

天空透明清澈,暖光普照大地。

赫尔帝国西方……

沿着着蜿蜒的的山路上前,海拔并不高的山顶之上,屹立一座座巍峨的宫殿,华丽的装饰令眼花缭乱,宫殿一座连着一座,貌似杂乱没排序,实测层次分明,每一座宫殿都着属于自己的建筑特色,一层一层环接着,巍峨的宫殿一座挨着一座,让目不暇接,而最引瞩目的宫殿的中央,着一座比任何一座宫殿还要庞大的宫之大宫,它比任何一座宫殿还要大,似乎所宫殿都对它俯首称臣,众多宫殿中脱颖而出,无疑它那庞大的体积,以及华丽绝伦的装饰。

西北方建筑格局着如此大仗势的无疑坐落明山之上的的天宗。

今天宗难得的盛世,因为八年一度的启大会宗举行,来访的嘉宾一般都着实力底蕴的附属家,实则给修炼者启,暗则附属家的明争暗斗。

和周底蕴丰厚,互相明争暗斗,隐隐约约着两虎相斗的局势,而苏,方实力相对较弱,但依旧不能小觑,而姜主要为宗门炼制丹药,虽整体实力不行,但姜的影响力却最大的,因为一枚顶级丹药对于战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剩下因为经历过启之后的家,一般可以凭借启品质高且数多的原因,一跃成为宗门的更高层次的附属家样给家带来的不只荣誉,还宗门直接给予功法和战技,强大的诱惑,无不吸引各大家的努力争抢,而关键启的品质,而不数量多,一般,很难拥圣主品质,除非拥非常强大的血脉之力支撑,另一种由于父母任何一方非常强大的者,最后一种,也最不可能的一种,那就变异。

,凡拼家前辈的努力,或者前一辈的的努力,后代靠变异的几率太小太小,而经过变异的体很可能当场死亡,一般都不能存活下来,而幸存活下来的体,无不例外都成为名震一方的强者。

突然,一位步伐蹒跚的老对着身旁的女童

“孩儿,如今你终于可以进行启了,个地方将会实现你所的梦”

“哼,痴梦,吴老头,你得了痴心妄想症了吧,竟然想靠你个孙女,你不嫌丢都替你丢啊。”老和女童回过头看,原来一直和家敌对的周家,而话之便处处让孙女难堪的周家二长老周洪,而老吴家的长,吴江。

“周洪,休要狗吠,你周家一直被吴家打压,现只会呈口舌之利了?”老内心翻涌,表面却平静的

“之前如果不吴云,想你们吴家根本入不了们周家的法眼。”周洪愤怒。似乎,对那位名叫吴云的特别愤怒,甚至隐隐约约点恐惧。

“周洪,儿还的时候,没见你如此猖狂,你信不信儿回来,你周家可没活路的机会了。”吴江微怒,也不甘示弱的对周洪反驳

不可能,你儿已经失踪了十年了,谁知葬落魔兽峡谷了,还不你儿自持实力强大,高傲无比,谁知早被野兽吃光了呢,可惜啊,现你吴家也没可用之才了啊”周洪一脸不屑,对吴江冷冷的嘲笑

“你不要欺太甚!”吴江恶狠狠的盯着周洪,他的周围顿时许多气聚集,气息变化自然引起周洪的注意。

吴江,你可想一想宗,你要动手的话你想想后果!”周洪对于眼前的吴江悻悻,似乎就激怒吴江的攻击,样他不仅仅会失去今日启的机会,还会被其他家狂妄嗜斗之徒,让宗门对其惩罚脱离附属家样,吴家的势力,就会更加的削弱,样无不利用周家的发展。

“爷爷,们走吧,不要理他,启也快开始了。”女童扯了扯吴江的袖口,低声的哀求

听到女童的言语之后,吴江身旁的气息波动慢慢归复平静,吴江面色慢慢缓过来,双眼也变得温和起来,低下头对着身旁拉扯着自己的女童:“了,孙女,一般不和他见识!”

“哼,刚才还不知谁要动手呢,你动手啊,你怎么不动手?”周洪恶狠狠的

笔账,之后会算的,你等着吧。”吴江拉着女童继续往前走起,不再管后方意图勾引吴江动手的周深。

好期待的呢,等着你哦”周洪讥讽的回应,然后径直走向广场。

以往看着无比宽敞的练武广场,越着员的不断涌入,并依次围座宫殿外门广场上,广场再不像练武时那么空旷了,成为了满头的头广场,伴随着员的尘埃落定,宗门关闭。

突然,全场寂静,一个修长的身躯从中央宫殿楼梯缓缓走出,站广场的前方台上,他身着白袍,单手扶立于身后,脸色些许沧桑,满脸的白色胡须,但他的双眼彤彤神,似乎看全场一眼,全场所举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无疑显赫出他与众不同之处,让不敢轻视位老也更加衬托出场面的神圣和庄重。

“纪宇,知谁吗?”羊妈注视着身旁的纪宇微笑

“那穆爷爷!穆爷爷!”纪宇小手的挥摆着,对着前方的穆长老大声呐喊

台上的穆长老时候时候也注意到一幕,微微的对着纪宇笑了一笑。

“哇,不吧,穆长老竟然笑?”突然一位方氏一的成员

“对啊,没看错吧?对没看错!”旁边回应着位成员。

从他们的对话当中,可见穆长老他们的影响当中多么冷漠的一个,突然如此庄重的场合下微笑,对他们来不可思议的。

穆长老随后:“安静。”

伴着一声命令之下,广场许多窃窃私语的马上停止了交流,因为他们知,如果得罪了样一位老,会引来多大的后果。

片刻之后,再次满场寂静。

穆长老用着洪亮的声音对着广场所:“今天,又八年一度的启大会,很感谢各位来宾的到来,此次启由来担任引导,并且会合理分配进入内门或者外门品质及数,不会让大家等了八年一度的启寥寥收场,会做到足够公正,不会包庇座任何想各位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穆长老实力高强,做区区引导什么问题。”此时声音回应到,顺着声音头,找到一个面色猥琐,身材非常瘦弱,话还一丝丝阴气的白发老,此周家二长老,周洪。

“无耻小!”吴江望着周洪自信自语的

“好,介于家数过多,其他老夫也不多言,启今日开始!”

穆长老洪亮的声音响彻回荡整个广场,甚至连远处的街居民也隐隐约约听到,久久还未散去,似乎就为了体现每个的心情。

每一个字都那么振奋心,而场下的所那么的激动,因为等了整整八年,每个家花费多少财力物力培养了那么多孩童,只为今日发扬家的机会,只要孩童出色,那么,家的地位就会大大提高,所得到的宗门物资也数不胜数,对于一个附庸家多么的重要,关于家的荣耀富贵就要今日全部体现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