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主之源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九章 两位半主源体

老等待周族所有接受少年上场之后,注视着排列有序队伍,再次声点名道:“周沛,请上前来接受启。”

一位身材臃肿少年走出队列,樱桃小眼晃来晃去上前去,当注视吴族区域之时,满脸不屑,似乎骨子里就憎恨吴族人。

对此,场下吴族似乎已经习惯,选择无视场上这位少年,不所有人选择无视,有些少年然也会做鬼脸等不友好举动回应。

“吾儿资质可会让吃一惊呢。”周族区域端坐一位白发苍苍,有气无力白发老人,信满满说道。

“周沛质毕竟会遗传你,这毋庸置疑,据说周沛对武技这一方面有着浓厚兴趣啊。”回应,一脸嘚瑟坐身旁周洪。

战技,每一个修炼者必备技能,它可以利用修炼者吸纳气发动实质攻击,武技催动下,会形成各式各样成像攻击,武技质越好,那么修炼者所造成破坏几何倍增加,它分为凡级,能级,玄级,天级。

启之后,作为一名修炼者,如果修炼者拥有武技质越高,那么同等等级修炼者比试之中往往占到很优势,比试为生死格斗之时,那么武技重要性就体现出来

每一个修炼者都努力得到顶级武技,顶级武技可能能藏某个绝世高手坟墓之下,又或者某一个宗门镇族之宝,更甚至藏危机重重魔兽峡谷之中。

而一些修炼者为身更加强,企图闯入魔兽峡谷寻觅,或者偷盗宗门之宝,误入歧途,因此殒命天子骄子数不胜数。

白发老人听闻,摇头微微一笑道:“族谬赞,吾儿也只不过喜欢玩耍那些武技罢,况且没经历小家伙,武技对可没有什么用处啊”

老,还太过谦虚啊,不出所料,周沛质一定会顶级。”周洪对面前微微一笑白发老人也作出肯定回应。

“族还请稍作等待,吾儿资质待会就知晓。”白发老人再次微笑和声道。

气不断缓缓涌入广场中央,又不断削散周围,启时动作,对于现上场少年来说,已经非常熟练起来,随着不断聚涌消散,周沛感觉身身体也愈发轻盈起来,慢慢感受到天地波动,气不断冲击经脉,最后涌入全身。

“嗤”周沛感觉到身上最后一条经脉疏通,如释重负般叫一声“额!”

周沛成功,作为周族周沛会有怎么惊喜呢?这场下所有人疑问,似乎除周族以外都知道结果,但就希望这结果不预料中结果。

“周沛,体为半主!”平日里无过多面部表情老,这时眼角突然抖动一下,显现出激动。

半主质!这会一来第一位半只质,这意味这周沛修炼速度比顶级质还要高半个档次,前期修炼速度可能看不出任何差距,但后期重要性就体现出来

半主出现,就说明修炼者成为绝世高手可能性几何倍增加,一名绝世高手,如此浩瀚宗来说,也非常稀缺人物,而周沛出现,必然会使周族得到宗门照顾飞跃一个档次。

“挖槽!竟然半主质,老真三生有幸啊。”周洪也震惊道,震惊于实力竟然和己不相上下,周沛质竟半主质。

后代质固然与身父母有关,但往往高开低走,突破顶级一个修炼者瓶颈,身后代突破顶级质成为半只质,后代基因突变也存一定原因,所以说周沛存一定异变,这也达到半只原因,因为老和周洪一样并没有修炼到让后代体成为半主境界。

老险些从座椅上跌下,皱纹脸也充满震撼。

“吾儿半主质,真我们周族幸事啊。”老还不敢相信震惊道。

“哈哈哈,这然,我们周族会因此更加荣耀无线!”周洪爽朗声笑道。

笑声巴不得传到场上每一个人,场上人收到半主刺激,以及笑声里充满嘲讽和质疑,除周族以外,其族都陷于一种复杂情绪中。

其中最复杂家族莫过于周族

“族,周族竟有半主质,这对我族有不利啊。”一向稳重吴族老,竟显得有些慌乱。

吴族区域更多躁动不安,周族出现一名半主质,宗门必然更加倾斜于周族,届时,吴族收到打压可能比苏族,方族受到打压还要惨,因为吴族与周族恩怨早已化解不

“无妨,我们也有我们底牌。”感受到吴族情绪变化,吴江也从刚才震惊变得理智起来。

吴江信之处,只见眼光注视前方还一脸惊讶孙女,吴亚微。

“族,您说孙女,她?”吴族老也用着怀疑目光注视着前方。

“吾儿资质不错,我孙女我相信她不会差到哪里去。”吴江似乎有点慌乱,再有一种走入死局感觉下,把所能寄托希望交给孙女。

“半主质,嘿嘿,吴族,待我成之后,你们就会知道我周沛厉害。”场上少年知晓半主质之后,樱桃小眼缩更小,慢慢地变得阴沉起来。

“周沛,你很棒,望你勤奋修炼,假以时日,你必会成为我族得力助手。”穆老注视着眼前臃肿身材少年满意说道。

“我定不会辜负家族和宗门期望。”少年一本正经回应道,随后扬而去。

“这家伙,似乎戾气有点重啊,这可不好啊。”穆老望着全场目前唯一半主质心想道。

“周岳,轮到你!”穆老对于周岳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因为周族族周洪唯一孙子。

此时,一位尖嘴猴腮穿着红袍少年,面部滑稽从队伍中缓慢走去,与周沛不同,一直注视着周族区域,目光只要聚集周洪身上,满脸崇敬和信。

周洪也一直注视着己唯一孙子,眼神中给予十足肯定。

“聚气,开通经脉!”穆老走到周岳身前,缓慢抬起单手。

,穆老!”对于穆动作,周岳然再熟悉不过,立即催动经脉,让气不断涌入身经脉之中,经脉不断冲击,也让这位纨绔子弟变得痛苦起来,但却没有丝毫呐喊,而默默接受,原来目光所至,就接受启痛苦动力。

“小孙子,你可要坚持住啊。”周洪一直眼神竟出现柔和目光。

“啊!”好像比所有人还要痛苦一般,周岳最后启结束时候声呐喊。

周洪单拳握住,脸角紧皱,呆呆看着这一幕,心里竟有一丝痛楚。

“这...周族给我惊喜可太多太多啊。”穆老布满皱纹脸竟出现一份诧异。

随即有点心潮澎湃说道:“周岳,体为半主!”

寂静,满场寂静,场上要进行启少年和场下所有各家族人员鸦雀无声,很显然,们还难以置信为什么继周沛之后,周族竟又出现一名质为半主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