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古第一神尊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6章 自吹自擂

苍蝇叮不死人,但却在他前嗡嗡作响。

那五人被视为带回去,押送回城主府。

等待他们的下场也许就死字,有其他

忽然,有刺客咬破自己的舌尖,挣扎出点力气

“我们不刺杀城主的。”

他在人群使劲张望,却看见张笑脸,属于的笑脸。

他忽然明白,他们究竟刺杀谁,想要杀谁,根本就不考虑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他们真真正正的激怒城主,甚至把整黄家周家都拉进火坑

缓缓地朝着家小酒馆走过去。

小酒馆坐着红衣服的少女,此时少女正在恶狠狠的瞪着他。

少女仰起脖子,把剩下的酒悉数灌入自己的喉咙

“哟,看出哈,你还挺机灵。”

眼,四有人,小酒馆空荡荡的,只剩下他和那少女。

“承蒙姑娘夸奖。”

女孩白眼,哼哼唧唧的吐出字:“我才有在夸你呢。”

她像只烧红壳的虾子,整人弓起身向外跃,桌上剩下半碗残酒,如同晚霞般绯红。

眼屋子,屋子空空荡荡,老板不知道从哪冒出,满脸堆笑的看着他。

他丢出几块下等灵石从柜台上两壶竹叶青。

他刚走多远,却被老板从后叫住:“诶诶诶,年轻人,你多付钱。”

头也不回:“就算替先前那姑娘也并结账吧。”

老板嘟囔几声:“要每天都能够遇见这种人该多好,果然长得好看就好。”

他掂掂手刚刚收下的银钱,进屋端出盆水煮花生,坐在门口大嚼。

路过的人问他:“钱老板,今天心情挺好啊,酒钱收两份啦?”

他只哼哼声,并不说话。

红衣的少女从巷子,脸上带着丝神秘的笑。

“虽然你坏场大事,但却给我新的思路。

反正城主都要死的,无论在大马路上还在宴会厅,他都要死的。”

有人在乎街上什么时候走过去红衣红裙的女孩,女孩手握着把弯刀,弯刀上花纹凌厉。

路朝着他跟云天影居住的小屋走去。

却发现,屋黑灯瞎火,老头抱着坛酒,躺在门口的椅子上睡着

他摇摇头,这样的天,老头这样睡觉不得冻死。

他试着把云天影整人扛起,却听到云天影嘴模糊的发出音节。

他屏住呼吸,还以为云天影要说出什么东西

他却听见:“周家那小子,欠我只鸡,明明说好我替他打副篱笆,他给我只鸡。

铁篱笆做好,鸡却给我。”

笑,接着把云天影往屋子抬。

他却有看见,云天影本应该朦胧模糊的眼睛射出道精明的光。

他在身上闻到血腥味,但他不说。

他依旧在装醉,直到把他辅导床上以后,他把拉住的袖子。

“小子,你知不知道......”

他那句话说完,却歪过头去,跟死猪样开始打呼噜。

烛光照在他脸上,古铜色的皮肤还带着铁粉炭灰,乍看就像金属般在发光。

白眼,他知道老头最最喜欢招。

他根本说不清楚,这老头究竟睡死有。

每次等他以为老头要酒后吐真言的时候。

要么重复着以前他根本就不相信的营养屁话。

要么就跟现在样,只言片语,全

无论,对于说,他似乎都有接触过事情的真相。

老家伙用人之力,把真相锁死,压根就不让他看。

他深深吸口气,关于他的身世,他的切,这些东西他总有天要知道。

云天影不说,他自己也要探索得到。

他甚至开始怀疑,云天影曾经说他弃婴。

他自己却不确定,从他自己感觉看,若他真云天影捡的弃婴,云天影怎么会这样对待他。

诚然,老家伙心肠好。

心肠好也不必要把自己全身本事都全盘托出去。

他狠不下心说老家伙愚蠢,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他看云天影那副样子,对他倒比亲生孙子还好些。

他旁敲侧击的想要知道,自己不云天影老头的亲生孙子。

老头却在无意之中说过,他有儿孙。

事情在这,仿佛断线。

他叹口气,边开始从自己的储物袋翻检出东西收拾。

老头不知道为什么喝大醉,但现在看,根本有办法把他拖起

觉得自己的身体还有大堆莫名其妙的玩意。

那些东西乍看上去并有任何不对,仿佛他只寻常人。

那些东西却实实在在的阻碍他的修行,他甚至开始怀疑,他修为直上不去就因为这原因。

此时,床上躺着的云天影哼声。

“水......”

给他端碗茶水过去,却看见老头双眼睛分外清明,根本就不像喝过酒的样子。

云天影咳嗽两声,接过那碗水饮而尽。

“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什么,但你想要知道的东西,终有日你会知道,至于什么时候,什么时机,那我的事情。”

有些震惊,他刚刚想的事情,这老头怎么知道的?云天影扫眼桌上,感慨句:“带回的东西可真多。”

得及高兴,却看见云天影拿篓子出

他把其中大半的东西都丢进篓子,丝毫不给子。

“可惜东西多多,但大部分都垃圾。”

云天影随手捡起串小果子,丢进篓子

“像这赤色三未果,不新鲜,发苦,三味全都,根本有办法炼丹。

诶,这金樱子不错,小子,你还能够找到好东西的嘛。”

声,说得好像他在巨灵山脉在逛大街样。

他干的事情哪件容易,又被狼群追逐又被周峰黄程远围堵。

还要迎接这两家的暗杀。

捡起紫色的圆球,伸到云天影前。

“你说的紫竹果,我带回。”

云天影笑着摇摇头,道:“这可不紫竹果,这紫衫果。

傻小子,紫竹果根本不长这样。

既然带回,老夫我就有叫你白走趟的道理。”

愣:“你说什么?”

“你不就觉得自己的修为上不去,丢人吗,我就想着,既然你觉得修为不行,我就让你修为上去。”

不解,老头子说的什么东西。

云天影慢慢给他解释:“修为什么,看得出,你的体内生出的两股灵气,吗?”

点点头。

云天影从桌上端起碗茶水,放在边的锻造炉边上。

“本按理说,水火不容。

你大概率会得到两条废掉的灵根。

所谓灵根,灵根并不天生就带有的东西,而你擅长什么,他就会生出什么。

这样,你身上的水火灵根就好解释。”

反问他:“因为雨火锤法吗?”

云天影点点头:“就雨火锤法。

对于雨火锤法说,火根本,最最本源的力量,而水辅助,要的只势头。”

点点头,所以他体内的水灵气看上去就像火灵气的附庸般。

云天影端起那碗茶水,茶水被烧得滚烫,看上去正在咕咚咕咚的冒泡泡。

他伸手把茶水泼进锻造炉,茶水变成道白烟被蒸发干净。

“寻常人说水能灭火,火也能够把水烧干。

二者想要相辅相成,倒般的灵根还要更难些。

不过幸好你遇见的老夫我。”

半信半疑,老家伙自吹自擂的时间可比他真正提供方法的时间要多多

云天影又挥手,巨大的水泡从淬火的池子,缓缓落到锻造炉边上。

熊熊的烈火炙烤着这水泡,水泡的水却不见变少。

而火焰和水泡之间似乎隔着层防护,两者完完全全不接触在起。

水火两种东西就像现在样以种奇异的情况相融相生。

云天影看出的疑惑,挥手,打碎水泡。

中妙处,言语不能够说清楚的,你早点睡吧,明天早上,我会给你新的东西。”

点点头,朝着屋子走去。

他还在想着那奇异的水泡,但却忽然想起张冷清的脸。

徐冷霜的脸,徐冷霜挥剑瞬间时候的那张脸。

她脸上带着点点决绝,雪白的牙齿微微咬着嘴唇,似乎在下定决心。

救人需要下这么大的决心吗?他在心暗暗地想着,算起,徐冷霜差点杀次,又救次。

这样也算扯平吧。

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却想的自己的身世。

世间万物皆有处,唯独他身份不明的人。

他想要去问云天影,但云天影只说他的孤儿。

至于哪的,身上带着什么标记有,或者有什么信物有。

这些云天影有说。

等到能够记事的时候,这些东西也从有出现。

远远处,传云天影的声音:“小子,翻身轻点,我明天还要去城办大事。

你跟我起。”

白眼,这老头还真喜欢使唤人。

夜无梦,城好像炸开般。

谁都知道,黄家周家两大家族当街刺杀城主未遂。

城主为此震怒不已,甚至根本有参加自己女儿的宴会,就已经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