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古第一神尊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9章 自告奋勇

侍女欲言又止的样子叫霍总管心面生出了分好奇。

“接说下去,我聚宝阁难道还容不下不成?”

侍女脸的表情哭笑不得,她心半是同情,半是艳羡。

“那位先生没干出来什么出格的事情,是阿娟做错了事情。

所以那位先生,带阿娟转了大半,但是却没在阿娟手面结账。”

霍总管心下了然,按照聚宝阁的规矩,在谁手面结账,就算是谁手面的业绩。

起来,那位买了不少价高的东西,但是却不知道是如何付的账。

涯笑了,道:“我去隔壁把他叫过来吧,兴许是走得急没带钱,也不知道买的是什么东西。”

侍女脸露出丝尴尬的神色:“东西......其实他不买还好,若是执意要买,我们也根本提供不出来。”

“什么?”

回轮到霍总管吃惊了,他们聚宝阁号称无所不包无所不,居然能够买不到的东西。

侍女恭恭敬敬的从背后掏出张纸来,开始念:“黑海珠母贝,沉水弱音香,揽胜无定木,度母蜡台珠......后面还许多,我们根本没听说过。”

霍总管愣,些东西他不是听说过,他甚至无比的熟悉。

些都是拿来打造传说之中神兵利器的东西,但是些东西怎么会被从个铁匠般的嘴巴面说出来。

与此同时,隔壁的酒楼面探出来个苍的头颅。

他头白发苍苍,但是精神却矍铄,甚至比般的年轻还要更加能喝些。

他身边站先前那个侍女,那个侍女几乎要哭出来了,但是却不敢喊他回去结账,生怕时兴起,再来两坛。

与此相反,酒楼板倒是满脸堆笑,他边数的空坛子,边把酒从酒缸面打出来。

影朝板喊道:“再切二斤烧肉,兑坛竹叶青。”

板高高兴兴应了声,样的客要是能够来个十个八个的,自己还不是要发死。

般罕见的喝法呆了酒楼面的,如今进酒楼的吴见的就是般的场景。

影身边堆满了空坛子,坛子面没滴酒。

除了酒楼板以外,谁也数不清楚他究竟喝了多少,也许是百坛,也许是百斤。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去身量不大,却跟个无底洞样能装。

头端起酒坛,直接就把面的液体悉数倒了进嘴面去。

他动作流畅连贯,滴不洒滴不漏,比杂耍的卖油的还要更加熟练些。

“好!”

声喝彩声爆发在酒楼面,甚至还惹来了许多在外面围观。

涯摇摇头,头,几日不见酒量已经不是见长了。

寻常么多水下去,估计也要撑死。

霍总管的眼睛面生出异样的光来,他就说,吴涯的师父不会是什么凡

涯哼了声,朝影那桌走去。

他没见,他背后两个去似乎是在围观的,实际四只眼睛直勾勾的盯住了他的后背。

若是目光能够实体,估计他背后要生出四个洞来。

那两个似是寻常的打扮,大桌子只点了壶茶两盘瓜子,颗没颗的接磕。

伙计只当那两个是来蹭说书的,也没在乎。

反正整座乌城面的穷么多,他也不在乎两个。

但是谁知道,那两个森寒阴冷的气息。

那两正是周家和黄家找来的杀手,个两个,都是灵尊修为。

他们两个如今隐匿了气息,去只是普普通通寻常

但是寻常后背可不会么热切的眼神。

涯回头眼,他感觉到针扎般的感受落在他背

但是他却什么也没见,目光没痕迹,恨意也没

但是他却仿佛见了个熟,那个熟似乎是黄程远。

黄程远此时并不在,来自告奋勇监工的,是黄程远的堂弟。

说是堂弟,实际只是远房本家,那小子名叫黄志远,名字字之差,实际差地远。

他不是个纨绔,因为根本就纨绔不起来。

他那房无比破落,他仗跟黄程远长得几分相似,偶尔替黄程远干点事情方便,才在面混了席之地。

然而说到底,实际却是个狗腿。

日黄程远发达了,估计死的第个就是他。

日黄程远犯错了,推出来顶包的第个也是他。

两者没什么实际的区别,反正他只是个工具而已。

但是现在,他双眼睛贼溜溜的打量涯。

他的眼睛面三分幸灾乐祸两分酸。

三分幸灾乐祸,那是因为黄程远答应了,见吴涯的头落地,就去吐口唾沫。

他要是能中,黄程远承诺了,给他百灵石,顺便还把香楼的姑娘给他包夜。

另外两分酸,那是在酸,他自己凭什么就没么好待遇。

家族面的怕露馅,家主特意找了外面的来杀他。

家族面给他们些个偏门弟子还没心呢,对个仇心。

影打了个酒嗝,见吴涯过来,招呼他坐下。

“来来来,坐下,你尝尝花生米,撒的五香粉,不是盐粒。”

筷子夹起个花生米,那个花生米却飞了出去,砸在了背后那

叮当声脆响,是刀剑断裂的声音。

瞬间警觉了起来,多撒不开手。

他的雨火锤法虽好,但是根本不能够在样的地方使用。

伤到,那不是罪过。

何况口密集,万动起手来,他自己先不说能不能够抵挡。

光是两个的修为,他就根本不透。

影眼中起来还是片迷茫,但是他嘴面却开始念念叨叨。

“两个灵尊,劫,个二劫。

小子你去挺值钱啊,谁派来杀你的。”

句话被后面那两个清清楚楚的听见了,顿时拔刀起身。

影刚想要站起身来,他身的肌肉瞬间绷紧,散发出古铜色和冲的气势。

霍总管爆喝声:“朗朗乾坤,家酒楼面,你们居然还想暗杀。

给我把他们拿下。”

聚宝阁面跑进来面拿武器,朝那两个扑了去。

影呵呵的笑,双眼睛面已经不见半点酒气。

霍总管对影恭恭敬敬的说道:“让先生受惊了,不知道先生是如何出来,两个是刺客的?”

影哼了声,拉起吴涯,手根筷子飞了出去,正好落在黄志远身

黄志远身顿时被开了个不大的血洞,他连滚带爬,从桌子底下钻了出去。

酒楼面的食客酒徒还没回过神来,才发现,酒楼面藏两个刺客。

“跑了个小虫子,算了算了,夫我没兴趣去追。”

霍总管的脸瞬间僵硬了,他没想到,两个的动作居然么快。

他们两个的身材打扮,都跟寻常样,落进面根本找不到。

涯心面明白,两个估计是想要等他处聚宝阁,然后立刻杀

谁也想不到,两个会在时候暴起杀

聚宝阁寻常都会盯自己周边,生怕趁机杀夺宝。

两个倒好,硬生生埋伏在了聚宝阁周边。

到时候,谁知道是想要杀夺宝还是仇家暗杀。

霍总管黑脸,问道:“不知道两个是谁派来的,什么目的。”

涯冷笑声:“还不是那两个纨绔,不知道霍总管是否印象。”

霍总管愣,忽然想起来,曾经那两个纨绔似乎在聚宝阁面和吴涯起过争执。

霍总管顿时觉得阵嘲讽般的感觉,那两个纨绔,居然还脸刺杀了?云影哼哼声,朝远处的板举杯:“板,再来坛子点点哪够喝。”

涯朝他翻了个白眼,却只得到了个白眼的回应。

影哼哼声,反正不是他付钱,爱喝多少无所谓。

要不是为了给小子面子,他甚至能够打包点回去埋起来。

自己酿的酒和外面卖的怎么可能样。

霍总管的脸还带先前的怒气,他完完全全没想到,细微纨绔居然能够嚣张至此。

涯却好像跟没事样,甚至开始问云影:“头,要是想要洗筋易髓,需要什么丹药?”

头漫不经心的又倒了口酒进他嘴:“白花丹或者是雪织丸。

对于你来说,雪织丸更容易手,也更好用。”

霍总管的眼瞬间生出了精光,却头缓缓站了起来。

“您二位是想要回去吗?不如先生继续在聚宝阁。”

影嘲讽似的笑了声:“什么,反正不需要也买不起。”

,他嘴巴面哼小曲,拉路走了。

霍总管暗暗地觉得可惜,他不知道吴涯的底细,但是现在来,头绝对是世外高个等级的。

影哼哼唧唧,脚下的驴车也哼哼唧唧。

驴车面拉了许多坛酒,那是霍总管额外赠送的。

虽然值不得什么钱,但是实际却能够实实在在的讨好个脾气古怪的头。

“那个总管跟你说什么东西,他想要你干什么?”

涯从怀面掏出块银子来,银子正是先前那银。

霍总管的的确确想要跟他们两个继续聊聊,但是聚宝阁面说还事,他也没办法拒绝云影的抗拒。

影哼哼唧唧,从马车面端起了坛酒对脖子就开始猛灌。

“说是炼制批雪织丸,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些东西是干什么的。”

把把酒坛子丢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