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诡异魔主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二 捆尸绳

镇中心,有整镇子最大的水源,口深不见底的老井,整镇子共有五口井,而镇中心的这口井最大的,听老说,这口井关系到古镇的存亡,井在镇在,井无镇亡。

漠最重要的带足够的水,去绝龙谷大概要十天时间,所以他得带够二十天的水。

“老梁头。”小白对坐在井边的老声招呼。

老梁头镇的老张灰黄脸,皱巴巴的像大叶柞树皮,七横八岔,满沟坎,他以前漠捡,不现在年纪大,体力不支,进不漠,就到镇中守着这口老井。

“霄儿啊,这次要进漠多久。”老梁头说道。

“二十天左右。”杨霄递两金子,“多加份,有跟我起去。”

镇中的取水不要钱的,两金子的水给“屠”买的,钱用的也“屠”的订金。

镇中水很多,但外不知晓,在这水就生命的地方,价格自然高……些。

老梁头打上两大水囊的水,别看他年纪大,力气却不小,那根上百米的绳子被他拉上毫不废力气。

水囊,老梁头随口问道:“这次去哪?”

小白沉默下,镇子中的对绝龙谷有种恐惧,若让他知道自己去绝龙谷,指不定说道番。

他道:“去东边找。”

说完接水囊,老梁头睿智的老,要被他问下去,恐怕会露出破绽。

镇的屋子离得很近,两间房屋之间,只够两并排行走,镇中有百多户,若很容易在镇中迷路。

镇子像迷宫般,对他说自然没难度,毕竟已经住十八年

“在转弯就到。”杨霄看到吕姨的面馆嘀咕道。

面馆看眼,已经饭点,面馆关门,他怕打扰到吕姨休息,就没有进去。

砰!

杨霄感觉被撞到,身体摇晃下,护住水囊,稳定重心,退两步,才站稳。

抬头看去,撞他的位满脸麻子的年轻,微怒道:“古连你干什么呢?”

古连弯腰道歉道:“不好意思杨哥,这不到饭点,我娘喊我回家吃饭,跑的有些急。”

说完,古连像风般的跑开,看方向的确他家。

“古怪。”杨霄看着古连的背影,双眼微眯会,他记得刚在面馆看到他,目光落到水囊上,难道他想撞翻水囊。

摇头,水囊没有掉到地上,他就没有计较。

“屠”还在家中等他,这可金主,他可得罪不起,迈步回家。

就在他走后,躲在墙角的古连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露出丝冷笑。

走到家门口,推开大门,杨霄将水囊抛给“屠”,道:“这你的水。”

抛完他就后悔,万没接住,他不还得掏钱给“屠”买水。

令他吃惊的,此随手握,水囊就落入他手中,似乎水囊本就飞向他手中般。

走进屋子,从地窖取出足够的干粮,再回自己房间将墙上的捆绳取下,别在腰间。

漠捡的标志,用黄麻和牛筋制作的,制作成功后,经气浸染二十年,可捆阴魂和活

当然,能不能绑住他不知道,因为没见,每漠捡带在身上心安,二可以拖体,减少回程的时间。

两件大衣,到院子,“屠”闭目依靠在泥土墙边。

“走吧。”将半的干粮和件大衣扔给此,走出院子,边走边道:“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屠”沉默阵,将大衣放在旁的椅子上,本想将干粮也放在上面,但想想塞进胸口,跟在杨霄身后道:“屠,我喜欢别叫我这名字。”

小白笑笑,天下只要杀猪的都可以叫屠,但从没有会说自己叫屠

摇摇头,怪怪性格。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望无际的漠,空旷而高远,入眼之处皆,杨霄两张面巾,自己用张蒙住口鼻,将另张递给,后者摇摇头,没有接

杨霄轻笑声,收回面巾,在前方带路,现在不用,等屠受不的时候自会求他。

盘浑圆的落日贴着漠的棱线,大地被衬得暗沉沉的,透出层深红,托着落日的漠浪头凝固,像片睡着的海。

找到前建造的土洞,二进去,漠的夜晚很冷,不土洞中有干柴,足够二取暖。

“前半夜我守夜,后半夜你。”杨霄说道,漠的夜晚很危险,旦风,他们会被埋的。

盘膝坐地,半睁眼道:“不需要,风,我会叫醒你。”

言罢屠闭住双眼,不在言语。

杨霄皱皱眉,,如果不他出价太高,早就撂挑子走

闭着眼睛,怎会知道风袭。

样子,风将他埋都不知道。

坐到土洞口,双手抱胸,依靠在洞边,半睁眼看着外面,屠不为自己的安危担心,他可在乎自己的小命。

扭头看向屠,他依旧保持盘膝在地,五心朝天的姿势。

他道:“你这样在修炼?”

平常能坚持半时辰就不得,可屠已经坚持时辰,实在令难以相信,而且他这样子就像地球上说的修炼。

眉头皱,脸上有些不喜,道:“静心,保持状态,几天要跟很强的对手打上架。”

杨霄愣,难道屠去绝龙谷跟某打架,可那里除体只有体,不对,他从未进去绝龙谷,里面有什么他也不知道,不,那种地方可能有

越想越疑惑,想的太多越容易放困,不小睡去,就连早的目的也忘

夜晚的风越越大,渐渐风中带着黄打在他脸上,睁眼看,远处条巨大的龙卷风吹

“风。”杨霄突然大叫声,跑出地洞,没跑两步,又走

外面风平浪静,哪有风,回想下,他昨夜想的太多,做噩梦罢

看向洞内的屠,他正好睁开双眼,杨霄感觉有两道光芒从屠眼中射出,吓得他连连后退,倒在地上。

“没事吧。”只手伸,杨霄回,从地上爬起,再看屠,黑白眼珠,跟平常样。

“难道错觉。”黄中,杨霄小声念叨,脑海中总浮现早上的幕,不时看向身后的屠,除胸口有道被白布包裹的伤口,就普通

漠跋涉件非常凶险的事,不仅要担心随时会袭的狂风,还要预防豺狗。

漠本没有豺狗的,但自从漠中传出真龙的消息,此的,又有许多没有在漠中生存的能力,将生命留在此处,久而久之,将这些以为食的畜生吸引

杨霄轻蹭鼻尖,用力吸口带着黄的空气,转身道:“在这里等下,马上回。”

刚走几步,他回头,因为屠,眉头皱,任由屠跟着,朝远处走去。

刚才通风中气息,他闻到附近有体的味道,味有些浓重,大概死月左右,遇到意外,不好的意外,对于他说,多赚笔,也有可能什么都赚不到。

顺着味,杨霄寻到处,两边丘,在中间形成低谷,而他闻到的味就从低谷中散发出的。

体被黄掩埋,要定发现不,杨霄用时辰才将体从黄中挖出。

浓烈的臭扑面而体的主穿着声黑袍,全身腐烂,看不出年纪多大,手边有水囊,不里面没有水,看漠中迷路,水源喝完,才死在漠中。

杨霄取下捆绳,将体的双手双脚绑住,捆绳很长,绑完后还留有截,可以让他拖着体行走。

“你这在做什么?”屠到他身后,屠的体型普通点五倍,但这不臃肿,隔着衣服,还能看到他强壮的肌肉,站在他背后,正好把阳光遮住。

杨霄回头看眼,扭,自顾自忙着,边忙边解释道:“漠多冤魂,我手上的捆传下,专门对付这种东西的。

体双手双脚捆住,纵使体变异或体有邪魂,也无法做恶。

自言自语道:“阴魂和活我倒听说,甚至见其中的阴魂,但你也借用凡物也能制住?”

杨霄愣,噗嗤笑道:“难道你不?”

眉头皱,没有说话,只用他那平淡的眼神看着他。

杨霄笑声越越低,最后尬笑两声,专心摆弄他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