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二 竟然是一场梦

春风顿滞,新柳绷神,共同见证一对男女撕杀。

见女竟满脸蒙愕状态,慕不得不佩服对方演技过,即使身为当事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认错了对象。

然而,他肯定自己错,因为,蔚蓝星上再也不可能存第二个如此美丽

当然,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一开始就做了严密观察。无论长相外貌,身高体型,还是鼻口三围,声音发质,甚至是微表情反应和下意识动作,都跟昨晚女子一模一样。

“给先说机会,既然借口找,想必已经有打算了吧?”

神色古怪地打量了慕,微微摇头叹息:同学看着成熟稳重,外观形象也十分出众,可怎会有般严重精神问题呢?似乎,应该是某种妄想症吧?

慕同学,清楚说什吗?”

“好吧,既然不想承认,也不会咄咄相逼。不管背后是谁,也不管有何目,都请离远点。还有,昨晚上也有责任,如果有什合理要求,可以尽量补偿,然后从此两不相干。想,也不希望有知道无可挑剔外表下,是如何肮脏一副身体吧!”

“把箱子给回去吧。记得注意休息,事可以找解梦聊聊天,有助于开拓思想。”

话说完,女子伸手想要拉过箱子。慕却有放手,反而一把捉住对方柔荑,软软温滑感差点让他意志力再次崩溃。

“不管是装不懂还是真有病,话已送到,好自为之。”

放手!”

女子也怒了,本看对方精神病份上不跟他计较,哪知对方竟敢冒犯自己?还有,学校是怎,放一个精神病置大家安危于何地?

“李落老师好!男老师好!”

李落还挣脱小手,身后清甜招呼声传。两不约而同迅速分开,转头向两位挽手而女生点头示意,一致露出勉强笑容。

“看到有,就说了,李老师绝世美女怎可能男朋友?都帅爆了!”

“李老师不是新吗?那男看着有些面熟,应该早们学校了!”

……

两位女生远去,嘀咕声清晰地传进僵持耳中,使得气氛更加凝固。

“进去说!”

路上还是不方便,慕提上沉甸甸箱子进门上楼。李落跟后面三米远,明显有了戒备之心。

正是午餐时间,此时英才楼几乎空无一慕看着门牌找到了李落办公室,停门口打算进去。转身,身后是面露纠愁李落,突然之间,他似乎明白了什

“如果就是作为教师形象,那无话可说,只希望永远保持下去。还有,说过话一直有效,虽然是主动,但愿意负全责。”

慕同学,到底想表达什?”

“好吧,赢了。万一怀孕什,到时候还请不要隐瞒。”

啪——

“混蛋,该说吗?以前老师是怎?请记住身份,是学生,老师,即使不懂尊师重道,也请不要随便侮辱一位女性。”

响亮耳光声过后,愤怒喝斥声响彻走廊。李落是真怒了,上班第一天就被患有精神病学生如此妄想,让她心生辞职想法。

慕发懵了,半天才反应过自己被打,但内心却格外冷静,急速思索此事前后是否有错过细节或存误会地方。

然而,越是细想,他越肯定,昨晚就是对方。

**上有一颗痣,错吧?”

“无耻、流氓,滚!让辅导员学生教不了!”

李落咆哮着怒骂,二十多年教养毁于一旦。再也忍受不住面对样恶劣学生,抢过箱子扶手想要躲进办公室。

不过,当门打开那一刻,她差点晕厥。

——一群女教师挤李落办公室里,手中带有各种小礼物,明显都是给她举行惊喜欢迎仪式

“呃!们什听到!”

“对对对,门隔音效果太好了,们什听到。”

“砰!”

接连附议声还未停止,礼筒爆破声震响整座大楼。一瞬间空气凝固后,慕两都傻眼了:所有办公室门开启,探出脸色震惊脑袋。

慕,混蛋!”

泪水从李落眼中溢出,她撕心绝望地吼骂一声,转身跑着消失视线。

慕,可以呀!还愣着干什?快去把她追回啊!”

“其实,只怕她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她现正是需要时候,去好生安慰安慰她吧。”

……

一群老师七嘴八舌地出主意,慕大多认识,尤其戴鸭舌帽一位,是经常一起打棒球吴老师。

慕不知道些老师都听到了哪些,但知道三言两语是解释不清楚了。向自诩从不乎别眼光他,也灼热注视下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且,李落状态确实很让担心,难保巨大刺激下会做出想不开事情

“等等,一起去,也许知道她哪。”

慕讪讪溜走,吴老师放下手中东西跟了上,一同迅速追了出去。

“吴姐,似乎跟李老师认识?”

“认识四五年了,大学同一层宿舍,她远政都是给她建议。”

慕心神微动:既然认识长时间,吴姐对李落认识应该很深吧?他组织语言想要打探,又听吴老师揶揄地说起。

“不过现,恐怕不是因为建议喽。唉!实想到啊,当初那对所有校草不屑一顾正京女神,居然找了一个比她小三四岁男生。

咦?记得好像也是正京吧?难不成们是从小认识

说,保密工作做得也太奇葩了,今早接机不去,反而办公楼抖私.密,现丢丑了吧?活该!”

吴老师滔滔不绝地吐槽,慕大多听进去,只是有一句,让他听得心神大震。

说今早接机?”

“是啊?男朋友怎?难道她告诉?”

“啊?呃!不是。不知道!”

“那就是她不对了,昨天从鹰国回,本时间挺充足,可航班出了点意外,今早到江口国际机场时候差不多六点了,下了飞机就匆匆忙忙赶上课,连行李都还放那。”

吴姐话如同一道惊雷慕脑中炸开,让他意识震荡险些失去思考能力:如果李落是今早上才到,那昨晚是谁?天下间真有完全一样吗?

“不可能,昨晚她跟一起。”

“呵呵!不是做梦了吧?理解,们长时间见面,某些生理.需求自然会以做梦形式排解。也不对,不是解梦吗?怎可能会做梦?”

误姐不解,慕自己更是不解。可细细一想,他又发现很多才解释得通地方,比如:黑夜中远远地看清了李落容颜,事情明明发生客厅他醒却是卧室。以及古怪砰砰声,很可能是窗户未关让风吹响了风铃,并且还吹落了。

但有一点完全无法用梦解释,不是解梦不会做梦问题,毕竟历史传说里有过出现,而是他梦到了还未见过面新老师,并发生了纠葛事,种情况完全闻所未闻。

“对了,监控!”

慕心神一动,记起了开业时工商局要求安装摄像头。既然主观无法判断事,让客观事实证明也好。

打开云控智联客户端,翻出昨晚录像,慕傻眼了:整整一夜,他店门口连阿猫阿狗都有一只,更别说仙子美

“落落,小心点,湖里面有两头黑蛟,先看看是谁?把罪魁祸首给了,想怎处置都由!”

慕闻声抬头,才发现两已经追到湖边,而那清缈圣洁白色倩影,正凄凄地遗立湖廊观赏台。

“吴姐,可以让跟她单独说几句吗?”

懂!些无情无义啊,情领进门,就把媒踢一边了。”

吴姐佯装抱怨地离去,慕心怀愧疚与尴尬地,硬着头皮上了湖廊。

湖廊下有两条移动巨大黑影,撞得湖廊不时摇晃,慕知道是何物,但意,最终停身后半丈距离。

“对不起,之前行径对造成了无法挽回恶劣影响,知道很愤怒,不过请放心,今天之内会澄清。”

“澄清?”

李落回头,哭过面容显得万分娇怜,看得慕心生抱住对方用尽一生力量关怀冲动。

然而,对方眼中愤怒和绝然吓得他不敢轻举妄动,接着充满恨意指责更让他心如刀割。

“还怎澄清?都是因为名声全毁了,现全院老师都认为玷.污,很快全校都会知道。说,澄清?”

事确实怪可以当着全校师生面做检讨。申请学校开除决定,从此也不用再见到。当然,为了降低影响,建议将范围缩减至学院内,当时老师都可以请到场。”

算什?狠狠羞辱后可怜?告诉不需要!不是想糟蹋吗?好,机会,带上户口簿,明天早上八点机场见。”

“什意思?”

慕是真不明白,李落却当对方是故意讽刺,本就被滔滔怒火淹理智她,越发冲动失态。

还要玩到什时候?可以收手了,达到了,明天就嫁给还想怎样?”

“不不不,是真误会了,不是想娶!”

慕大呼冤枉,他实想到,原自己所作所为对方看竟然是如此目

慕,该死!”

一听对方居然有娶自己意思,李落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滔天恨意,猛地扑向眼前男

慕想解释,可还反应过,身体已经坠向湖面。

“吼!”

见食物投水,湖底盘旋两头黑蛟一齐跃出,血盆大口分别咬向两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