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一 一场事故

想要诱惑名解人很难,尤其身处境世界时候,深知切皆由力编织而成。本不存事物,如何使们动心?

务希若兴冲冲地奔进卧室,不及关门要索吻,忽然眼前黑,不省人事地倒了地

慕收回精神力暗道惊险,柳风加务希若,两人身力近十亿,同时压制需要十倍以精神力和分心二用,若有防备还不定成功。将女人抱床后,去,然后直接离开了柳风身体。

既然目标已经找到,慕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不管对方愿不愿意,都要把对方带走。否则,客人脑死亡店里,职业生涯也算完了。

“你人族?”

慕返回客厅,还未踏进,里面传出对峙声音。知道对付柳风两人幸运不可复制,于临门又退了回

又如何?”

慕躲石壁后面,听出了这之前所谓修灵王声音,透过墙缝,还看清了场中情况。

务成气急败坏地退墙角,嘴角血迹表明已受伤。而面前,位身着红衣中年男子,正戏谑地步步逼近。

“大胆盗族,竟敢私闯我族重地,你可知道我谁?”

“呵呵!有意思了,我还真知道你谁,可惜你自己却不记得了。”

“哼!我乃务文部落现任酋长之子,不想死得难看,还不快速速离去。”

修灵王闻言更大笑,身体几乎贴到务成面前,务成惊恐地狠狠往墙贴。

“我这,你能奈我何?”

“盗族猖狂,外面火海你可看到了?”

“你想说什么?”

“那我族至宝锻造之地,以大地为炉子,岩浆为薪,地心为材,祭奠无数血灵族人为器魂,耗时数百年打造血灵神器。此神器连通九州力量,只待二十年后我族冲破封印,必将你等盗族斩尽杀绝。识相点,赶紧诚服吧!”

“我知道,不血灵王座嘛!”

务成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

“说了你也听不懂,安心路吧。”

话音落下,修灵王眼神凝,手掌已经插进务成胸膛。

“为什么……杀我?”

修灵王收回手臂,血淋淋手心有颗跳动心脏。务成身体没了支持滑落血泊中,眼神有五分不解,四分不甘,以及分仇恨。

“你不死,我不安心。”

务成半天不闭眼,修灵王似乎还有不满,盯着对方抽搐面孔冷笑道:“你不吃亏,短短几天时间让我失控了幅三级境世界,加给你妻女补偿,很赚了。”

确认务成死亡,修灵王扔下心脏离开。

慕心中翻起滔天巨浪,听这意思,者根本不真正修灵王,务成能够进入境世界也手段,但为何要置务成于死地?

修灵王必定名圆师假扮了,早不杀晚不杀,偏偏等男子进入自己店内才下手,巧合还预谋?还有,那男子既能走入自己店内,当时绝对有意识存,但自己店内如何进入境?

难道,自己起床期间有人进过屋子?更甚者,江南敌人派内应。

慕脑中浮现各种想法,可惜,现耽搁时候,心神动立刻离开境。

————

“老板,怎么样了?”

室内,见慕睁眼,江南心急问道。

“打急救吧,脑死亡,没救了。”

“啊?”

江南大惊,怎么还没开始治疗出事了?

慕观察得仔细,江南没有作假迹象。让对方打电话同时,开始寻找对自己有利证据,比如监控录像、解记录器之类

急救车得很快,男子没有家属陪同,慕两人便跟了去。

男子随身物品很少,好带着身份卡。

——张透明白色水晶片,腾龙帝国统使用,所有出生公民自觉到户口所公安局有偿领取。不仅用保存公民基本信息,还用绑定各种账号,加新研发通讯、网等功能,已经挤压掉手机百分之九十以生存空间。

慕用对方指纹解开了第层密码,水晶片显示出男子基本信息:姓名周建岸,家庭住址泰晤士水镇尚德路十八号丙字楼二零二,配偶王婷之,联系方式云云。

目送周建岸进入急救室,慕坐走廊长椅眉头锁得更紧。对方不可能救回了,要做摆脱干系,以及最大限度减少对自己店铺影响。

这看起似乎很简单,毕竟有足够证据。但不知为何,心中有种说不清不安,预感此事没那么简单。

“老板,我们不会坐牢吧?”

路跟,江南心中忐忑郁结,满脸副欲哭无泪可怜揪心模样。到现,还紧张地捏着手指,说话都带有哽咽。

慕也觉得这妹子倒霉,只好换笑脸安慰:“没事,像我样多经历几次好了。待会可能会有警察问话,刑侦队我大多熟悉,你如实回答好。”

“啊?多经历?这工作危险系数这么高吗?”

“我也从实习开始,我之前那位老板三天两头进局子,我建议她也不听,所以我自己开了这家解屋,两年次碰这种事。不过你放心,这事怎么也问责不到你头,即使要负法律责任也我。”

“都怪我,没有预约不该让进解。”

“好吧,既然你要主动承担责任,那……”

“不。老板,我口不择言,你不要信呀。”

“晚了,去,帮我把早餐买。”

这样?”

“不然呢?”

“好,保证完成任务。”

江南转忧为喜,取出身份卡接过数字币,叮嘱声看好她跑了出去。

走廊边,同样位女子跑,身着白色衬衫,步履慌乱神色恐慌,眼看去比江南还适合叫波波。

最终,女子停急救室前,汗水打湿发丝凌乱脸颊,双眼肿胀眼圈发黑,副操心过度模样。

“请问,你医生吗?”

慕闻声看了眼,原自己还穿着帝国规定解要求白大褂。

“你王婷之吧?”

慕起身,边收好外套边招呼:“我慕,名解人,周先生我店里昏过去。”

你!”

听立刻发飙,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差直接咬去,嘶声吼道:“你还我老公。”

里面,医生正抢救,你如果不冷静话,很可能会影响到治疗。”

“要我老公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偿命。”

“先坐吧,我会陪你起等,顺便,我也需要向你了解些情况。”

“不用你假惺惺做好人,我跟你没什么好说。”

慕还想劝说,这时房门被人打开,身穿防菌服主治医生走了出,王婷之早心急如焚地扑去。

“医生,我老公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苏醒?”

“我们尽力了,你进去看看吧。”

王婷之奔溃了,流着泪冲了进去。慕没有跟进,因为有人找

慕”

对制服男女,慕都认识,女同学,还属于实习期,真正主话男警察,胡坤。

“杨警告,胡警官,两位午好。”

“好个*好,有人举报你谋杀她丈夫,我跟胡哥去过你那里了,还以为你畏罪潜逃了呢。”

慕苦笑,解释道:“人没救了,不过我有充分证据证明与我无关。”

“受害者哪?”

“里面”

杨好忙进屋查看,胡警官也跟医生确认,周建岸几分钟前已经死亡。

胡坤眼中闪过狐疑,当然也认识慕,之前慕实习时候每次进局子几乎都调查,那位解人老板如今还监狱里。当时撇清关系了,但有前科人,这种人最有嫌疑。

“有什么话到警察局说,有问题吗?”

“当然,麻烦胡警官了。”

慕很配合,自觉走两人面前。还没出门,又遇买早餐回江南。

“老板”

“她人?”

“我昨晚刚找助理。”

“事发时她也场?”

“准确说,当时我两都不场。”

“那也跟我们走趟吧,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个清白者。”

,刚从惊恐中恢复些江南,这样头雾水地被带往警察局。

没收随身物品后,两人被分开审讯。

————

“姓名”

慕”

“怎么进?”

“这事要从我起床之前说起”

“你尽管说,我们有点时间。”

“大约我起床前十分钟,有位客人敲门恳请治疗,没有预约,所以我事先不知情。我助理安排填写背景调查表后叫我,但这期间,自己闯入解室躺了解仪。不到十分钟,我到解室发现,已经脑死亡,然后打了急救。”

“你否可以证明自己说话?”

“我店里有监控,可以证明客人进屋时间以及打急救电话时间,前后不超过十分钟,还有解有解记录,可以证明我还没有开始解。”

“监控我们取了,但为什么视频显示,受害人晚进屋子?还有,解记录,我们怎么知道你删了?”

说着,审讯员把视频展示给慕。慕接过,将信将疑地看完,顿时心头沉,脸色变得阴沉慎重。

知道,此事定有人设计了。

沉思许久,慕终于抬头道:“我申请打电话。”

“可以,最好不要与案情无关。”

审讯员叫全键盘手机,递给同时开通了录音监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