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六 墓室逃亡

怪力乱神,既有魔道,必生佛道。

为解,陈都十分清楚,不同的境世界,各有不同的设定和规则,而本源却是相同的:力或愿力。

力是圆师用来编织境世界的唯材料,且编织完成后都要凝结出个核心,用以控制整个境世界。

愿力是境世界失控后,里面的生灵相信所世界真实而产生的信仰力,以此使得境世界永远不灭。

通常情况下,解研究境世界只其主编织的手法,然后化解、取核,但当处其中,且境世界的等级高于他们能破解的范围时,只能选择另个破解手段:遵从圆师对此境世界的设定,完成设定通关。

很显然,两的世界属于现实映射,但增加了民间故事的化实。

扫视了眼,间不大的密室,密室中央放口石台支撑的红漆棺材。周围的光线十分昏暗,还渗幽幽绿光,比外面的黑暗明亮太多,但更加的让心惶胆颤。

墓门许进不许出,封死了。”

石门边琢磨半天终于肯定,墓碑再也打不开。想想样也好,否则外面那女怕是得吓哭小。而且他相信,既然是试练,总会有出口的。

已经被吓住了,虽然强装淡定,但紧缩的眉头出卖了她的真实内心。见墓门关闭,她硬头皮走到角仔细检查,猜想可能有暗门之类的开关。

密室的四壁很有特色,四角吐珠龙头悬挂,空间里的幽幽绿光便是由四颗珠子散发出。龙眼格外逼真,像是嵌入了活瞳孔,被注视的两感到如芒背。

石壁上刻有浮雕,虫鱼鸟兽应有尽有,神鬼怪不而足,唯相似的是,个个面相浮夸,张牙舞爪很是狰狞。

光线太暗不出具体情况,陈用手探索可疑的地方,只感觉浮雕画像实实从手心游过般。

忽然,陈感到有拉扯自己衣袖,心头紧,体发僵地转过头去。

“那龙眼似乎有问题,好像会盯我们转。”

暗松口气,原来是小。又见对方紧张的表情,精神再次紧绷。

抬头望去,灰白如森的石质龙头散发寒芒。陈走近观察,到那龙眼确实是斜视的,但没有转动的迹象。

“没有啊,光线不好你错了吧?”

回头安慰李,也是安慰自己,果见对方小脸放松了不少。

疑惑:难道是真是自己错了?

她眨眨眼想清楚,顿时眼瞳大张,惊惶之色再也无法掩饰。

见此状况,陈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屏呼吸转,差点吓得原地起跳:那双圆鼓鼓的眼睛,正目不斜视地盯他!

“没事,都是境而已,别被眼睛欺骗了。”

勉强笑道,话说得十分没底气——他们是体进入境世界,要是发生意外,后果将不堪设想。

“机关龙头上也不定,可惜我们现体够不到。”

“小事,来,我托你!”

也觉得种可能性很大,当即站到墙角蹲下体。

咬唇犹豫,要是不清醒还好,那就是兄妹,而且小小年纪不会想太多。但两都还保持现实世界的记忆,体过分接触实不好。

“呵呵!你不会是害羞了吧?明显不是我们的本体,难不成你对个十岁的男孩也有想法?”

“虽然起来小,但都是境设定所致,跟真实体有什么区别?”

“那你说怎么办?”

扫视眼,整个密室除了她两只剩副棺材。咬咬牙她只得赞同陈的方法,装胆子骑到对方脖子上。

“扶稳了!”

叮嘱的是陈,但扶的也是陈,李早把小手伸向龙头。

“再高点。”

叫苦,体稚嫩便罢了,连力气也变小,他挣红了脖子才站直了双腿。

“咔嚓”

左摇右晃地,李摔倒之前碰到了龙头,还把龙嘴中的珠子打地上,只听断裂细响声,整间密室都开始颤抖。

“小心点,还不知道是不是门。”

放下李,两背靠戒备周围,目光扫过四面可能出现门或机关的地方。

砰—砰—

动静还没停止,两似乎听到了对方的心跳声,接又察觉不对。

声音,好像是里面传出来的。”

指向棺材不确定地道,陈心沉谷底:他确定了!

“我想起来了,叫四龙镇魂,快把珠子放回去。”

情况紧急,也不管陈是如何知道的,李忙捡起珠子,入手冰冰凉凉,让心神感到十分安定。

故技重施地,两慌忙把珠子放回原位。顿时大喜:响动果然停止。

“你画,是不是有什么指示?”

也是从高出发现的,四面浮雕,所有生物都是仰头张嘴的。而站地面,却又是朝下。

“不愧是圆师,校长的场设定都用上风水玄学了。你再,每面浮雕最高的或动物,他们的额头是不是都有个洞?”

“还真有,你懂风水?”

“我有个圆师姐姐,她帮设计过摸金倒斗的境世界,我耳染目睹的知道些。”

“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接下来当然是先把李放回地面,不然陈板可要被骑坏了。

放回李,还喘粗气,陈便道:“风水宝地讲究背山向水,山巍峨,水长流,灵气自生。越是风水好的地方灵气越充足,但也有度,否则会对死者造成影响。”

跟你说的四龙镇魂有什么联系?”

“灵气孕育生命,如果太过充足了,就会造成尸变,如同枯木逢春般。”

“重生?”

“没那么夸张,脑死亡是无法复活的,所以重活的只能是行尸走肉,性情比野兽还不如。而且,被灵气激活的细胞属于无限分裂变异,比癌症病变还可怕,活碰到点就会被传染。”

“所以要用四龙镇魂?”

“不错,四龙镇魂用于灵气充足地方,根据灵气的强弱和穴位数量,有到九龙之分,龙头压阵,魂珠点沙,便能够压制尸体活性。”

“那些壁画呢?”

“那是校长留给我们的后路,壁画也是门阵法,叫做‘封尸启门’,不仅能替代四龙镇魂,同时还能开启生门。”

欣喜,忙问道:“有办法出去了?”

抬头望了望,摇头道:“办法是找到了,但有点棘手。”

“还有什么问题?”

“开启阵法要用镇魂珠,么高的位置怎么够得到?”

喜悦的眼神黯然,几乎贴近天花板的口洞苦笑道:“就是够得到又如何,不恐怕等放进去尸体已经跳出来了。”

“跳?”

脑海闪似乎想到办法,连忙又摇头否定:他现模样连小都难以载动,更别说跳了。棺材里那位倒是可以,但有些不好把控。

“要不,我们把棺材搬过去垫?”

犯难:“样不太好吧?”

事到如今,不太好也没办法。对视会,两起动手,然而发现棺材太重搬不动,于是改用棺材板。

“奇怪,怎么是趴的?”

全程不敢睁眼,太过好奇的陈出异常:棺里明显是位女性,穿三色寿衣,材矮小瘦弱,趴白纸上只得到花白的头发。

“打扰已是罪过,还是快点离开吧。”

下意识点头,使出全力才挪走棺材板,还要先把李托上去才够得到洞口。

小心翼翼地,两取下第颗,熟悉的心跳声再次响起,震得他们萌生退意。

“她复活也需要时间,我们最好快点。”

“嗯!”

“等下,把衣服脱了。”

“啊?”

“脱外衣,扯成布条,先绑住所有珠子,然后起扯下来,样多少可以减少点时间。”

没有犹豫,她比陈还紧张,危急关头,很可能秒都是性命攸关。

砰砰——

镇魂珠离穴,密室中心跳声立刻加速。两不敢耽搁,咬牙拖重重的木板放置不同的珠子。

事实证明的潜力是无限的,陈此时感觉自己有无穷力量,每次刚放下李棺材板就跑。得目瞪口呆中,很快结束三个位置。

“快,最后个了。”

咬牙坚持,挣得脸红脖子粗,短短时间被汗水打湿了额前头发。李得有些恍惚:个十岁的男孩如此有担当,实太让心疼了。

“往左点。”

快支撑不住,体不停打晃。李恐高之余心跳如鼓:马上就好了!

“咚!”

突然声重物地声,两脸色大变心坠寒窟,体僵硬不敢乱动:他们都知道是什么东西。

僵尸闻息而动,又是个跳跃,后咫尺距离。

凝神屏息紧张到了极点:他几乎能感觉到冰冷的体贴自己后背。

嗡——

时,道墙壁蓦地闷响,那跳出棺的影也被吸引过去。

——千钧发之际,最后刻珠子也被李放进了口洞之中。

“走!”

不知哪来的力气,趁僵尸转,来不及放下李就扶跑向出口。

慌不择路地,陈口气跑出上百米,突然,脚下软摔倒地。

“怎么样,你没事吧?”

慌忙起是第二次把家摔地上了,心里很是愧疚。

“还好,没追上来。”

不等陈拉起,李先站了起来,见陈脱力模样,反而搀扶过来。

“没想到保研路还有种冒险,今天算是惊心动魄了!”

“不错,挺刺激的。”

次体验到种劫后余生的兴奋,笑得掩不住她整齐的皓齿。

忽然,她的笑容渐渐收敛,小脸上警惕与担忧慢慢浮现:她视线所及的黑暗里,道干瘦影缓缓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