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梦王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一 诡异的女人

砰——

砰——

砰——

死寂黑夜里,一阵古怪而规律响动从天边传

“哪声音?”

泰晤士水镇,临街公寓里,陈惊醒。听此声音顿生困惑,绪更是莫名地焦灼:有一分沉闷、两分压抑、三分烦躁、四分悸动……总之,就是乱!

仔细听,越发觉得对劲。

这声音,像是恶魔呼吸,丝丝戾气使恐慌;又像是死神步伐,声声催魂让颤悸;更像是大地鼓,律律山崩令惊惧。

这声音,远远传又悠回远去。

预感有大事要发生,惜,思索许久依毫无头绪。

屋外闪过白光,应该是要下雨了。下意识看了一眼,又猛地转头再看,后直接扑到落地窗边。

闪光照见了屋外全貌:合围哥特式建筑中央,是一片柔软草地,草地上长着伞枝贴地雪松和绿榕。此时,一位白衣仙子正穿越草地向公寓跑

是绝能做,这是蔚蓝之星尽皆知定理。身为解,陈非常清楚地意识到,眼前景象绝对真实。

但,世间怎会有如此倾绝儿?

明明是黑夜,夜色却无法遮掩她美丽:淡淡修眉绘清婉,缈缈水目写温柔,轻风精雕长发,雪玉细刻容颜……

她身姿袅袅,衣袂飘飘,分明是急准备,匆匆忙忙就下了凡尘。

她奔跑,奔跑像是在舞跃,舞跃在星光月色下,春风花海间。

是了,她一定是里跑出

知哪位天纵奇才,竟能描出如此方物仙子!

咚咚——

知何时,一楼敲门声将陈拉了回。暗道一声邪门,穿着睡衣便下了楼。

邪门是屋外场景,而是自己身体反应:呼吸短促,跳加速,这些本是普通遇上真正美丽才有变化,出现在一位解身上,实在应该。

而,更邪门是敲门之

好意思,打扰了!”

亮灯开门,女孩带有歉意清悦声响起。陈看了一眼,正是那位温婉仙子,靠在黑暗边让生怜惜。收回视线,微微皱起了眉头:那种神悸动,怎么又出现了?

“你找我?”

“你是解吗?”

“女士,恕我直言,你现在找应该是非自现象事物管理局,或公民重塑局登记你身份,我帮了你。”

“你能误会了,我是蔚蓝星上,要下雨了,想在你这避避雨,以吗?”

女孩嫣笑,让有一种如沐春风舒畅。

眉头皱得更紧:对方身份疑、行迹疑、理由更疑,哪有如此美丽,深更半夜找一个单身男借宿

四顾望去,没有发现有追捕迹象,女孩看起是被追捕慌张。一时间,陈犯难了,该怎样在影响店铺形象前提下拒绝对方?

错,这是陈工作地方。本该毕业实习,没有去找其工作,反而是利用自身天赋继续经营这家开办了两年屋。

作为职业解,无理由拒绝一个上门求助仅违反职业道德操守,国家法律也是允许

轰隆——

还在犹豫,突暗空中一声惊雷碾过,瓢盆大雨随之倾泻。女孩明显被惊吓了些,但仍保持微笑等待陈回答。

“真好意思,本店提供住宿服务。”

女孩笑容僵住,很快又展颜:“那如果我想解以进吗?”

“当以,里面请!”

雨太大,再赶家走就太礼貌了,陈只得换上笑脸将女孩迎进。

女孩进门环视一圈,屋内很是简洁,总共两室一厅,还有一个通往上方回旋阶梯。用说她也知道,客厅是陈主要活动地方,一间屋子摆放工作相关物品,一间是用为客场所。

给女孩倒了一杯热水后,陈坐到茶几对面再说话,知道女孩没有解需求,只想等雨停后看看能能把对方劝走。

——天生警觉告诉,这女孩同寻常,与其走近绝对有麻烦。

“咯咯,难道你平时就是这样招呼客?”

半天见陈出声,女孩忍住笑着打趣。似乎觉得陈没有危险,捧着水杯直接坐到身边,凑近了说话。

“你这样行,解应该都是能说会道嘛?”

身边香风,耳边柔语,引出陈中一种从未有过颤动。这种感觉对于一个解说很好,甚至是,灭顶之灾!

“见笑了,我这比较沉默,对客也只是按照解流程工作。”

“哪有你这样,客被你吓跑了?你这是服务业,最起码服务态度得有。”

笑笑没有解释,经意地坐远一些。女孩见状乐意了,放下水杯拉过陈手臂,嗔声道:“木头疙瘩,我教你几招吧,算是你收留我报酬了!”

锁眉,正要说什么,抬头却对上一副令骨酥魂销画面:明艳倾城容颜,肌肤柔滑皓洁,春波温漾秋目,红唇水嫩似滴,娇媚含露睫毛……每丝每寸,都让无力抵抗。

“其实我也太会,算是互相学习了!”

女孩低语如同春风暖阳,融化了千山万雪。一瞬间,陈失去了所有防备,下一刻,沦陷在了温海之中……

————

“怎么……会这样?”

夜尽天明,陈从床上醒,身边早已空无一,但空气中似乎还遗留有女芬芳。神揣揣地检查了一番屋内屋外,除了床沿上因为激烈运动坠地风铃,以及阳台未关窗户,看出有痕迹。

一切发生得太突、太意外、太邪乎!陈脑海错乱难以思考,甚至已经记清那女面容。

按说,解意志力只比同级圆师逊色半分,对任何诱惑都能轻易动容,昨晚……算了,当作是一场吧!

屋外雨还在下,淅淅沥沥有消停迹象,时回响几声空雷,像是垂垂老矣猛兽咆哮。

“难道是爷爷她这样做除了赔上自己会得到什么?就是有视频证据也威胁到任何!”

看着窗外怔怔出神,思考事故原因,中忧虑更深几分:那女孩,,那女是谁?她到底有何目?自己怎么没能抵抗住,是她有特殊手段,还是自己意志力消失……

雨更小了,行车辆忙上街头,雨后清新世界逐渐喧嚣。

终究还是没想明白,看时间已经早,只好甩甩脑袋清空思绪,重新振作精神:今天,还有事要回学校。

回学校理由让很哀叹:挂科重修!

更让哀叹是,挂这门学科还是学得最认真、最用,因为考试赶路撞了,结果迟到没能进考场。

而最让哀叹是,这门学科本学期已经取缔,只能选修其相关专业课抵消。

于是,从那天起,再也相信全自动自驾系统了。

有千千绪,陈很难专注其事情。浑浑噩噩地,怎么进教室都知道,一如既往地坐到了第一排角落里。

直到,一袭白裙影出现。

是昨晚那名女子,一手抱书,一手托着行李箱,面带急色地踩着铃声进入教室。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到,陈绪更加复杂,极力猜想对方手段,暗暗思索各种对策。

而,对方似乎没看到,直接走上了讲台。

“各位同学好,接下一个学期,我就是你们国际政治学老师了……”

实际上,从老师进门一刻起,就再也没听得进声音,整个世界都已经消失在们感知中。

刹那间,三分之一感到潮澎湃,分明有一股热血涌遍全身,冲上头颅。情绪极度高昂想要拍案而起,后单手指天向老师保证,即使命中注定这门课要挂科,但管天灾祸绝会旷课。

整节课下,学生没有丝毫分,完全沉浸在老师倾世容颜与天籁之音编织仙境里。至于讲了什么内容,没明白,包括陈

也是因为老师外貌而在焉,但态度截相反,想告诉被外表迷惑同学:这配做老师。

甚至,陈吝以恶毒想法猜测,这女如此年纪轻轻成为大学教师,定是做了某种肮脏交易。

过,这些跟又有什么关系?过是为了学分而与课堂貌合神离

调整好态,陈自动过滤老师专听讲,丝毫没察觉到,厌恶夹杂有太多嫉妒,嫉妒昨晚还独属于自己芳华被别欣赏了去!

三节连堂课,陈刻刻如坐针毡,百般煎熬中,恍如隔世下课铃终于响起。

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发现,下课铃声竟是如此美妙悦耳。

“陈同学,以帮我一个小忙吗?”

才起身,直击神魂声音传。毫无犹豫地,就要狠狠拒绝,这时突察觉其同学投、以至讨好目光。

知道,为了自己,为了别,也为了校风,必须要好好警告一下这位老师了!

“老师您太客气了,什么事尽管吩咐!”

假笑着回答,女子却报以真诚笑容。

“帮我把这箱书搬到英才楼三楼,一个做得到吧?”

“当,小问题!”

微笑接过箱子扶手,在女子带领下往英才楼走去。

此间教室距离英才楼远,只隔了一片工湖,还以从湖边柳荫小道走捷径。而,等到达目地,陈已经忍住开口。

“这里没,我们开门见山地直说吧。”

“啊?”

女子惊愕地回头,对陈变脸十分解。因为从小美到大缘故,某些困扰在所难免,但也得益于此,她还从未被冷面过。想之前,她是因为全班学生中陈眼神最清明才选帮忙